杨轶讲解完,看到曦曦跃跃欲试的样子,便笑着举起他的右手,说道:“OK,现在谁第一个来挑战一下?”

    “我,我!”曦曦激动坏了,高高地举着她的小胳膊,还一个劲儿地往前凑,似乎在担心弟弟要跟她抢第一一样!

    然而,小曈曈并没有这样的想法,他还处在思考人生的状态。或许爸爸摆下的这个红色的迷魂阵让他有点困惑,也或许他只是在努力地想要理解爸爸和姐姐的意思,想要知道他们在玩什么。

    既然曦曦这么积极,杨轶便乐呵呵地点名,让曦曦第一个去闯“红外线阵”。

    “姐姐先来,弟弟待会再上!不过,记得不能碰到那些纸巾,要是碰断了,就算失败,要退出来,等待下一次从头开始哦!”杨轶挥了挥手,他退到了和小曈曈一块的位置,看曦曦的表演。

    小曈曈见到爸爸站在自己的身边,便有点兴奋地伸手抓了一下爸爸的裤腿,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也被姐姐吸引了过去——姐姐在做什么?

    在爸爸和弟弟的注视中,曦曦全神贯注地看着横亘在前面的纸巾,她也学着爸爸的样子,小心翼翼地抬起脚,跨过第一道“门槛”。

    杨轶布的阵,还是有讲究的,前面两条纸巾之间的间距会比较大,这属于容易通过的,也是方便曦曦她们去摸索,但越到后面,每两条纸巾的间距就越小,难度也越大,闯关者需要面对的问题,也渐渐地多起来。

    所以,曦曦跨过第一道门槛便高兴地回头,想要爸爸的夸奖时候,杨轶只是微笑地向她竖起大拇指,并且鼓励她继续前进。

    第二道是一个半高的纸巾线,对于曦曦这样身高来说,需要弯腰,曦曦也便蹲下来,爬了过去。

    咦,好像很好玩呢!

    小曈曈看着姐姐钻来钻去的样子,圆溜溜的大眼睛流露出了向往的光芒。

    曦曦并没有能够完成闯关,曦曦在遇到第五条纸巾的时候,侧身通过,没想到她太高了,扎着的两个羊角辫在纸巾带上刮过,弄断了本来就很脆弱的纸巾带。

    “哎呀!”曦曦自己也感觉到了,纸巾断下来,晃晃悠悠地在她的眼前飘落,她懊恼地叫唤了一声。

    这算失败了!失败者需要退出来,让给别人玩的!

    曦曦还没玩过瘾,舍不得出来,所以只见她呆在线阵里,扭过小脑袋,眼巴巴地望着爸爸,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似乎在哀求着想要一次豁免的机会。

    “出来吧,要轮到你的弟弟了!”杨轶却严格按照规则来玩,笑着冲曦曦招了招手,“别急,说不定你弟弟输得比你还快,一会儿又轮到你了!”

    进去容易,出来难,何况曦曦还拿着刚才被她弄断的纸巾,小姑娘磨蹭了一会儿,才慢悠悠地出来。

    还好,小曈曈没有催促她。小家伙只是有些按捺不住,嘻嘻地咧着小嘴,要不是爸爸拉着他的手,他早就想要钻进去了。

    “你也跟姐姐一样,看能走多远,好吧?碰到纸巾的话,就得出来。”杨轶蹲下来,拉着小家伙,做临场的小培训,不过,看他的样子,杨轶估计也没有怎么听进去。

    等姐姐出来后,杨轶松开手,拍拍他的小屁股,笑道:“去吧,我们的特工小弟。”

    曦曦将断掉的纸巾交给爸爸,顺势依赖地钻到蹲着的爸爸的怀里,背靠着爸爸宽厚的肩膀,嘻嘻地笑道:“特工小弟,但是我跟弟弟不一样呢!我跟粑粑一样,是特种兵姐姐,不是特工姐姐。”

    小姑娘知道爸爸以前当过特种兵,而且她看过耿厦叔叔演的《士兵突击》,知道特种兵“超级厉害的”,所以,曦曦因为爸爸,对特种兵有着一种盲目的崇拜情节。

    “好,你是特种兵姐姐,他是特工小弟!”杨轶莞尔一笑,说道。

    这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现在他有这么丰厚的身家,不可能把孩子往那个危险的方向去培养。

    不过,眼前小曈曈的表现,也断绝了这种可能!

    只见小家伙憨憨地笑着,一个劲儿往前跑,就在姐姐和爸爸给他取外号的时候,小家伙已经勇闯了三关!

    除了第二关略高,对矮矮的小家伙造成不了影响,小曈曈可是把第一和第三关直接用脑袋给撞开了!

    不过,红红的纸巾缠在了他的脑袋上、脖子上,将小家伙弄成了脑袋木乃伊的模样,这个感觉可不好受。

    杨轶哭笑不得地过去将他拉出来的时候,小家伙正站在原地,两个小手拨拉着,跟那长长的犹如蜘蛛丝一般恼人的纸巾较着劲。

    “哈哈!”曦曦在旁边咯咯地笑了起来,小姑娘还笑得前俯后仰的,“弟弟太笨了,怎么可以直接把这些给弄坏呢?这就输了呀!”

    果然爸爸说得对,她不用等太久,弟弟便自己把自己弄出局了!

    杨轶受曦曦的笑声感染,也是一边笑着,一边帮小曈曈把缠着的、他自己弄不开的纸巾给接下来,随手堆放到旁边,然后跟他讲解起来:“不能碰到这些障碍的,你是要躲过它们,对不对?”

    小曈曈被纸巾缠过一次之后,知道这东西烦人了,也便转头看着爸爸,一本正经地看着爸爸跟他说话。

    当然,该听不懂的还是听不懂,只是小家伙能听懂“不要”、“应该”、“对不对”这写关键词。

    所以,小曈曈看着爸爸一边解说,一边拉过来一条新纸巾,让姐姐给他表演一下如何钻过去的时候,他也大概明白了玩法。

    “这个!”小曈曈看着爸爸,奶声奶气地指着线阵,说道。

    “我先来的,轮到我了!”曦曦以为小曈曈要抢先,急忙提高音调,焦急地跟爸爸说道。

    “都等一下,爸爸要去修补完,你看这些障碍都被你们姐弟俩弄坏了!”杨轶笑着,拿着新纸巾去修修补补,弄好之后,才挥了挥手,说道,“姐姐先来,弟弟你要观察和学习一下,看姐姐是怎么玩的!”

    小曈曈被爸爸抱在怀里,只能眼巴巴地看着姐姐带着欢欣的笑声,钻进了“红外线阵”里,看了一会儿,他忍不住在爸爸的怀里挣扎了一下。

    “粑粑,要玩!”小家伙挣不脱,只能指着姐姐的方向,嘟着小嘴巴,急切地说道。他很流利地说出了这一句非单音的句子,看来也是看着姐姐玩觉得好有意思,真的憋不住了。

    杨轶想了想,自己这个通道宽度不小,原本是设计用来停放自行车的,不过他为了通畅、美观,还是空了出来。其实,还是挤得下两个小家伙的,而且他们也不会在同一个位置啊!姐姐肯定比弟弟爬得快!

    如果两个孩子在里面一块玩,有竞争或许会更有意思!

    于是,杨轶拉了拉急得跳脚的小曈曈,笑着说道:“爸爸可以让你去玩,但你不要碰到这些纸巾……”

    杨轶还拿起一条被小曈曈弄烂的纸巾,扯在面前,用脑袋撞断,给他示范一下,然后摆了摆手,说道:“不可以的哦!你知道吗?”

    小曈曈还是能弄明白爸爸意思的,他眨了眨圆溜溜的大眼睛,点了点头,小声嘟囔道:“要玩呢!不可以。”

    “好吧!”杨轶笑着,松开小家伙的手,指了指这个线阵,让他过去,顺便,杨轶还高声提醒了一下曦曦,“曦曦,你可要快点通关哦!弟弟来了!”

    曦曦还在慢吞吞地闯关,她为了不失误,可是跟小乌龟一样,动作很慢很慢地钻着。

    这会儿,听到了爸爸的话,曦曦扭头一看,弟弟正“嘿嘿”地咧嘴笑着,跑到第一条线那儿,颤颤巍巍地抬起他的小腿。

    为了不摔倒,小家伙还弯下了腰!

    小曈曈是学习他姐姐的,还学得有模有样!

    “哎呀,粑粑,你怎么让弟弟也进来了!我还没有输呢!他不可以这么快。”曦曦不依地叫了起来。

    不过,她的紧张感逼迫她只是跺了跺脚,也是咯咯地笑着,继续努力地往前探索。

    “看弟弟快还是你更快。姐姐要加油了。”杨轶故意逗着曦曦。

    “那不行,还是我更快呢!”曦曦头也不回,清脆的声音传了回来。

    楼梯间回荡着一家人开心的笑声,不过,杨轶不知道,他让两个孩子一块儿钻进去,还是引发了他料想不到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