萝卜开的花,并不能说是美得惊人,因为它并不像牡丹花一样,有着浓烈的色彩、壮观的外形。正好相反,它不但不壮观,而且也并不浓烈,有点像满天星,都是米白色,甚至带着点很浅的黄色,而且花骨朵很娇小,只有一团团簇拥在一起的时候,才能表现出一点存在感!

    但对于曦曦来说,它的开花,比起牡丹花,或者说比起之前已经见识过的白菜头开出的小黄花更加令她欢喜,更令她看得爱不释手。

    因为来之不易啊!

    杨轶带着小曈曈过来陪她一起欣赏的时候,小姑娘担心弟弟跟小灰一样调皮,都小心翼翼地伸手拉着站到地上的小曈曈,嘴上劝说道:“弟弟,你不可以碰这些花花哦!只可以站远一点看……”

    小曈曈困惑地仰头看了看姐姐,然后侧着身子,扭头去看花。

    在小家伙看来,这一切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啊,姐姐在说一些什么呢?

    杨轶听了,莞尔一笑,不过他没有劝阻,只是在一边琢磨一下,开口问道:“曦曦,爸爸来考你一个问题,看你能不能答出来,好不好?”

    “什么问题呀?”曦曦好奇地转过头来。

    “萝卜花,它一朵有几个花瓣?”

    “几个花瓣?”这个问题,可把曦曦考住了,她倒还算灵活,自己不知道,便选择实地勘察,“我数一数好了。”

    不过,看到这一开就开一大团的萝卜花,小姑娘犯了难:“咦,好多呢……一,二,三,四……”

    小曈曈看着姐姐,眨了眨大眼睛,小家伙学过好几个数字,都是平时墨菲带他去别墅区后面的亭山小坡上溜达时候,一边牵着他爬台阶,一边嘴里带着他数台阶,这样一点一点地教的。

    曦曦还真的挨个数了起来,但没一会儿,她把自己绕晕了,眼花缭乱的花朵,她数了一会儿,便忘记了自己数过哪些。

    “哎呀,太多了……”小姑娘有些焦急地嘟囔一声。

    杨轶好笑地看着曦曦数了一会儿,才跟她说:“你数错了,你要看这下面,只有这样一小块,才是一朵花,这一大团,是很多小花集合起来的。”

    “咦,粑粑你不早点说。”曦曦发现自己刚才的思路都是错的,但白白地数了那么多数字,她有些不依地扭了扭小屁股,埋怨起了爸爸。

    小姑娘现在很聪明了,爸爸这点恶趣味,都能被她发现。

    不过,埋怨完了,曦曦还是绕有兴趣地再数起来:“我再看看,一、二、三、四……但好像有的不是四个……”

    为了辨认清楚,她好奇地凑近一些,伸手去拨拉一下花朵,才欣喜地扭头跟爸爸汇报起来:“哎呀,不是,还是四个花瓣,因为我认错了,我以为这个是五个花瓣,但是它不是呢!它是旁边还有一个花,然后这个花的花瓣被我以为是这个花的了!”

    小姑娘巴拉巴拉地说完自己的发现,便嘻嘻地跟爸爸笑着,等着爸爸的夸奖。

    不过,旁边的小曈曈却拉了拉姐姐的手,嘴巴里叫着:“一,一!”

    “一什么?”曦曦觉得有些莫名其妙的。

    只见小曈曈仰着小脑袋,一副很认真的表情,他用空着的右手,在空中不知道比划什么,就是跟往下压一样,带着明显的节奏,念叨道:“一,二,三,四,五……”

    “五!”似乎在控诉姐姐刚才没有念道五一样,他还看着姐姐,重复地大声地叫了一遍五。

    或许因为年龄相差不大,曦曦倒是明白了弟弟的意思,她嘻嘻一笑,说道:“不是啦,弟弟,没有五,我跟粑粑在数花的花瓣,你那是顺口溜。麻麻给你念的。”

    “我也给你念啊!”小姑娘饶有兴趣地提高音调,念道,“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打不到,打到小松鼠!”

    小曈曈听着姐姐念顺口溜,他顿时跟好像找到了知音一样,眉开眼笑了起来,一边拍了拍小手掌,一边用他不太清楚的口齿,也跟着说道:“咬松许……”

    “是小松鼠!”曦曦努力地纠正着。

    ……

    曦曦的萝卜花开,这可是一件大事!

    小姑娘不只是自己欣赏、记录,她还忍不住去昭告天下。

    中午,曦曦吃完午饭后,睡觉前,她用微信给妈妈,给爷爷,给小姑姑,还有给远在米国的外公打视频电话,告诉他们自己种的萝卜开花了。

    “萝卜开花,那你这个萝卜就不能吃了!太老!”对面的镜头里,墨鹤年黑乎乎的,估计是老爷子没弄懂这手机的前置摄像头怎么才能正确地对准自己的脸,但这不妨碍他给曦曦做指导,“你让杨轶,就是你爸爸,把开花后的种子再种下去,过几个月就能有萝卜吃了!”

    “种子……吃萝卜,好吧!”小姑娘倒是很乖巧地听着,捧着手机认真地点头。

    “算了算了,跟你说,你可能记不住,把手机给你爸爸,我跟他说!”墨鹤年显然有点低估自己外孙女的记忆力。

    不过,曦曦还是听话地蹬蹬蹬跑回去,把手机递给爸爸:“粑粑,外公说要和你说话。”

    没一会儿,杨轶哭笑不得地跟墨鹤年解释清楚自己不是要给曦曦种萝卜吃,这只是曦曦一个自然科学课的作业。

    “曦曦,你大中午的不睡觉,居然跑到外面去看萝卜花,而且还打扰外公休息!你知不知道,现在在国外,已经是很晚了!”杨轶收起手机后,好气又好笑地伸手揉了揉小姑娘的头发。

    “好吧,那我可以给小薇姐姐、小鱼儿她们打电话吗?还有琪琪、诗云、昭宇……”曦曦跟爸爸笑嘻嘻地说道。

    “不行,现在是中午了,你要去睡午觉。你看弟弟都睡午觉了。”杨轶索性将小姑娘直接抱起来,往楼上走去,笑道,“你要想告诉其他朋友,可以等下午,或者明天上学再说啊,你可以拍几张照片,爸爸帮你洗出来,拿给她们看。”

    “那,那好吧……”曦曦本来还有一些遗憾,不过,她忽然又觉得爸爸的提议不错,便欣喜地同意了。

    ……

    下午,杨轶在跟墨菲通电话的时候,曦曦跑过来,说要去兰馨家玩。

    “可以啊,那你注意安全。”杨轶同意了。

    平时两个小姑娘都自己跑来跑去的,别墅区内还是挺安全的。

    不过,杨轶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他的电话都还没打完,便看到原本安安分分地趴在客厅的包子摇着尾巴,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

    “咯咯!曦曦,你的萝卜花在哪儿啊?”兰馨那大嗓门,隔着老远都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