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晨,杨轶例行的,早早地将曦曦叫起来,到别墅区的湖边跑步,锻炼身体,顺便打两套拳。小姑娘锻炼完,额头上汗涔涔的,调皮的刘海都被牢牢地粘住,但她跟爸爸回来,没有急着回去休息、洗澡。

    “粑粑,粑粑!”小姑娘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伸手去拉了拉爸爸,将他带到了自己的“种植区”。

    杨轶看着正拉着自己的手,跟拉车一样,努力地往前走的曦曦,好笑地挑了挑眉头,问道:“干嘛?你要收割你种植的蔬菜吗?现在你新种上的黄豆芽都可以吃了,要不要今天割上一些,做个小菜?”

    曦曦种植这些,杨轶是极力赞同的,而且小家伙还坚持了一个多月,每天殷勤地给它们除草、浇水,但有点不好,就是曦曦舍不得把这些自己种得漂漂亮亮的蔬菜吃掉。

    还好,家里不穷,她的“劳动成果”才得以保存……

    这不,听爸爸这么一说,她连忙用力地摇头,仰着小脑袋,嘻嘻地笑道:“不是啦,粑粑,才不是要吃这些啦!我是想让粑粑帮帮我,抓一下小虫子,然后,然后我……找个东西,把它们带到学校,给小丫吃。”

    曦曦本来想法很简单,她可以“直接”将虫子带过去。但很快,小姑娘又想到,自己很害怕这些小虫子啊!

    于是,她的声音又低沉下去,后面都是嘟囔着说的,一边说着,她还在努力地转动着脑袋想办法。

    “你可以用小瓶子装着,这样它们跑不出来。”杨轶好心地帮她想办法。

    “对,用小瓶子装着,那种很漂亮的小瓶子,玻璃的,可以装很多小虫子了。”曦曦眼睛一亮,欣喜地说道,“粑粑好厉害呢!”

    “但是你如果带去了学校,你还是不敢碰这些小虫子,怎么喂给小丫吃?”虽然曦曦的崇拜,杨轶很受用,不过他还是觉得小姑娘抓虫子去学校的想法好笑,便笑着问道。

    但杨轶没想到,曦曦只是迟疑了一下,她这一次思维很敏捷,一下子找到了办法:“我可以把小虫子倒出来给小丫吃啊!”

    杨轶看着劲头十足的小姑娘,看着她明亮的眼眸和喜悦的笑容,他一时间竟然想不到有什么可以拒绝的理由。

    那就抓虫子吧!

    杨轶找了个玻璃小瓶子,以前装装饰品的,他问过墨菲说不需要了之后,便将里面的小星星、金丝缕线等等杂七杂八的东西弄出来,倒不用清洗,准备拿去装小昆虫。

    当然,杨轶没有打算上演空手抓虫子的戏码,他翻开家庭医疗箱,拿出一把小镊子,一边领着曦曦往外走,一边解释道:“爸爸用这个来抓小虫子,然后你也可以用这个将小虫子夹出来,爸爸帮你捉到之后,都会弄死那些小虫子的,所以你不用害怕!”

    “嗯嗯!”曦曦喜滋滋地点了点头,走一步,蹦两步,跟在爸爸的身后。

    反正还没有上手,曦曦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承受极限是多少,现在她就眼巴巴地盼着爸爸抓虫子。

    因为曦曦平时打理得很勤快,“种植区”的小虫子几乎绝种了!

    “哎,真的是,平时不需要的时候倒是有很多,现在想要的时候,一个都没有!”杨轶都忍不住吐槽了几声,杨轶翻了好久,连小甲虫都没有,最终在白菜花的叶缝里捉到了一条小青虫勉强交差。

    不过,这小青虫也是瘦瘦小小、营养不良的那种,可以说都不够人塞指甲缝。

    杨轶用小镊子夹了夹它的脑袋,顿时小青虫便缩成一团……应该是死了,只是,这缩成一团,看起来就很有“味道”了……

    “粑粑,小虫子如果死了,小丫会不会不喜欢啊?”曦曦在一边按着膝盖,俯着身子看着蹲在花盆旁边的爸爸操作,小声地提问道。

    “不会,很多人喂鸟都是用晒干的虫子,它应该都能吃的。”杨轶说道,不过,他微微苦笑,跟曦曦说道,“现在就这么一点虫子了。你就当成小点心,先喂给它吃吧,另外,你可以喂它吃一些昨天爸爸给你的,打磨过的小米粉末。”

    因为这种小鸟嗉囊和砂囊,直接吃小米消化不好,所以昨天跟曦曦查完资料后,杨轶也跟曦曦给小丫准备了一小包可以喂很久的口粮。

    “嗯嗯!”曦曦乖巧地点了点头。

    “然后,今天中午,爸爸不是跟你说,要过去学校,带你的小丫去看医生吗?”杨轶笑着直起身来,说道,“到时候,我再顺便给它买一些面包虫,适合它吃的画眉料,这样它以后能吃的东西就多了!”

    “好啊!”曦曦喜滋滋地点着小脑袋,屁颠屁颠地跟在爸爸的背后。

    瞧她高兴的样子,好像她才是小丫一样!

    ……

    一只小鸟,牵动了很多孩子的心,可不只是曦曦在为它着想,其他小朋友也都惦记着它。

    所以,曦曦早早地来到学校之后,便看到好多同学都给小丫准备了新鲜的吃食,有苹果块,也有面包屑,还有的小朋友,将自己早上吃的包子皮,搓成了小圆团,偷偷地揣在兜里带过来。

    当然,最让曦曦高兴的是,小丫经过了一晚上的休息,终于恢复了不少精神,它虽然不能飞,但细细的小脚丫可是很有力,在小小的笼子里蹦来蹦去,啾啾地冲这些围观的小朋友叫着。

    它还挺大胆的,别人把苹果块丢进去,它都很高兴地啄着吃,翘起来的尾巴,一扭一扭的,活泼得都不像一只受伤的小鸟!

    “它的小笼子脏了。不要把苹果放在脏脏的上面给它吃!”王磊磊在旁边,他个子矮矮的,够不着,便着急地跳了跳,抗议道。

    “来了,来了!”周四的负责人曹若琳倒是很热情,她拿着擦窗子的抹布就跑了过来,打开小笼子,伸手进去擦了擦鸟屎。

    很快,小笼子里面又变得干干净净的,只是这块抹布变得又脏又臭。

    “哎呀,你们谁可以帮我洗一下?”曹若琳看到了抹布上的鸟屎,后悔的劲儿才冒了出来,她着急地捏着抹布一个角,顿了顿脚,“求求你们了!”

    然而,所有的小朋友都往后退一步,怯生生地看着她手中沾了鸟屎的抹布。

    “那,那我再买一条抹布好了!”曹若琳有些赌气地将抹布扔到后面的垃圾桶里,闷闷不乐地嘟囔道。

    班长大人的家境其实也很不错,平时接送她的,是比杨轶开的车还要昂贵的豪车。虽然她因为当班长上瘾了,太爱打报告,有点受到一些同学的敌视,但实际上,曹若琳并不是一个性格很糟糕的孩子。

    曦曦跟她的相处不咸不淡,谈不上特别好,但曦曦对她也并没有偏见。

    这不,曦曦听到她不开心的声音,便主动地安慰道:“班长,你别着急啊!中午,我的粑粑会给小丫买很多东西,这样,我们以后给它打扫卫生,都不用担心了!”

    曹若琳对曦曦的安慰没有太在意,不过,她的注意力被曦曦攥着的那个玻璃小瓶子吸引了,好奇地问道:“曦曦,你这个是什么啊?”

    “是小虫子,早上我粑粑给小丫抓的呢!不过只有一个小虫子,小丫只能当点心吃,等到了中午,我粑粑买很多干的虫子过来给小丫,它肯定会非常喜欢的!”曦曦甜甜一笑,介绍道。

    小姑娘另一只手上抓着小镊子,她准备要给小丫喂小虫子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