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060章 真是搞不懂你们女生(3/3)
    有小虫子?

    包括陆晓瑜在内,几乎所有的女孩子都哇哇叫地躲开了好几步远,惊魂未定地看着曦曦,倒是有几个男生,或者是真的胆子大,或者是想要在女生们面前表现自己男子汉气概,他们凑了上来。

    “给我看看是什么虫子!”陈宇轩就兴致勃勃地想要去抓曦曦的手。

    但曦曦灵敏地躲开了,小姑娘娇声叫道:“不可以碰的!你可以站在旁边看。”

    “那好吧……”

    于是几个小男生都围着课桌,伸长了脖子去看曦曦放在这个教室后空出来的桌子上的小瓶子。

    而其他人也忍不住好奇,加上曦曦解释说这是一只死虫子,她们才鼓起勇气站在了后头,小心翼翼地张望着。

    要喂小鸟吃虫子了!

    曦曦半个身伏在桌子上,靠左臂支撑着身体,右手拿着小镊子,但对着玻璃瓶口的时候,小镊子微微有一些颤抖地跟玻璃瓶发出小小的碰撞声——其实她的心里也有一些打鼓。

    “粑粑说,小虫子是不会动的!”小姑娘心里嘀咕着,给自己鼓气。

    伸出小镊子,探进去,轻轻夹起来,这过程似乎没有什么出现什么波折,她旁边那些屏气凝神注视着的小伙伴们也是大气都不敢出。

    但就在这个时候,忽然被夹在小镊子上的小青虫,在曦曦的注视之下,忽然蠕动了一下身子!

    估计还没死透,身体机能还在,它蜷曲了一下尾巴,卷在了小镊子上!

    顿时,气氛有些凝重,曦曦大眼睛顿时瞪了起来,死死地盯着这只“死而复生”的小青虫。

    半秒后。

    “啊!”

    “哇!”

    曦曦的一声惊叫,撕破了这片寂静,随之想起来的,是一些胆小的女孩子,她们看到曦曦吓得跳起来,她们也跟着被吓得哇哇大叫!

    差那么一点点,就要把几个胆小的女生吓哭了!

    曦曦也是吓得不行,慌慌张张地丢掉了小镊子,扭头奔向兰馨,躲在了兰馨后面。

    虽然兰馨没有曦曦高,但兰馨的横向长度比曦曦大啊!曦曦缩着小脑袋,就能把自己藏了起来。

    “呜呜,馨儿,吓死我了!”曦曦可怜兮兮地抱着兰馨的胳膊说道。

    “啊?什么?怎么了?”兰馨有些后知后觉,此刻还一脸的困惑,不明白为啥曦曦忽然就跳起来了!

    “那个,那个小虫子。”曦曦小嘴巴瘪了瘪,还有些惊魂未定地说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它又动了起来。”

    女孩子们都不敢靠前去看残局,倒是陈宇轩胆子很大,他凑了过去,凑了一眼,惊呼道:“哇,曦曦,你看,这个小虫子真的还活着,不是死了!”

    这个小虫子还真的命大,曦曦随手丢下小镊子,都不能把它砸死。

    曦曦听到陈宇轩这么说,就更加着急地顿了顿脚。

    “弄死小虫子就好了啊!”兰馨一边掩护着曦曦,一边自己也凑过去看了看,但距离还是保持着,她看着那只青绿色的小虫子,眼珠子转了转,来了主意。

    “对!”曦曦眼巴巴地看着兰馨,希望她能解决问题。

    但兰馨自己也害怕,她只是表面上看起来比较淡定而已,让她去碰这个小虫子,兰馨也不敢。

    “陈宇轩,要不,你帮我们把它打死吧?”曦曦看向兰馨,兰馨却看向了看上去一点也不害怕的陈宇轩。

    “No不罗本!”陈宇轩看到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便得意洋洋地拽了一句英文。

    他估计是从电视上学的,发音很不标准,但这时候,曦曦也忘记了去纠正他。

    陈宇轩左看看,右看看,没有别的工具,索性弯腰脱下自己的凉鞋,拎着,准备一凉鞋拍在桌子上。

    “啊!等等,陈宇轩,你要干什么?”曦曦惊讶地叫道。

    这时候的曦曦,已经从刚才忽然受惊吓的惊慌失措的状态中脱离出来,她也是忍不住站到了兰馨的身边去看。

    “我要打死它啊!”陈宇轩理所当然地说道

    “但这样太残忍了,不能用拖鞋,你用我的那个小镊子吧!”曦曦两个小手捧在胸前,紧张地看着说道。

    “对,太残忍了!”曦曦的话,得到了很多女孩子的点头附和。

    “唔……真是搞不懂你们女生,真麻烦!”陈宇轩无奈地丢下了拖鞋,又磨蹭了好一会儿。

    终于,小虫子被胆子很大的陈宇轩处决了,而曦曦也再次鼓起勇气,将小虫子夹起来,跟丢垃圾一样,远远地丢进了鸟笼里。

    还好,小丫没有嫌弃,它歪着圆溜溜的脑袋,瞅了一会儿,终于从横杆上蹦下来,一口啄掉。

    “耶,它吃了!”曦曦惊喜万分。

    同样高兴的还有围观的所有小朋友们。

    ……

    杨轶是中午过来学校,接小丫去宠物医院治疗它翅膀的骨折,这次他中午过来,倒没有给曦曦准备午饭,这让兰馨好不失望。

    不过,曦曦没有在意这些,她愿意自己吃饭堂,也希望小丫能早点得到治疗。

    “叔叔,你是带它去看医生吗?”杨轶在一年级三班很受欢迎,他走进教室去拎鸟笼的时候,一大群小朋友激动地簇拥着他,王磊磊还扯着他有些沙哑的嗓子跟他问话。

    现场很嘈杂,王磊磊努力地提高音量,以便自己的声音能让杨轶听到。

    “对啊,带它去看医生。”杨轶微微一笑。

    “你带它去哪里看医生啊?”王磊磊接着追问。

    “宠物医院啊,叔叔听说在滨海区那边,有一个比较专业的宠物医院,所以要带它去那里看看。”杨轶耐心地回应。

    确实,宠物医院不少,但给鸟治病的宠物医院并不多,杨轶也是拜托了很多人,才问到了滨海区那边有一家宠物医院很有名,有人养的鹦鹉被撞断了腿,后来都医好了。

    能治疗鹦鹉,应该对这种小鸟也有办法吧?

    ……

    这家宠物医院位于滨海区最繁华的区域,毕竟有钱人很多,在宠物方面的消费能力也会比邬湖区这样的老城区强上不少。

    果然,花了一个多小时,小丫便被包扎好了,翅膀骨折,医生给它上了点药,然后用木条给它弄了一个支架,最后用透气的纱布将它包扎了起来。

    因为小丫实在是太小了,医生只能绕过它另外一只翅膀,将纱布也缠到它圆溜溜的身子上,以便固定下来。

    不过,小丫这个包扎完成的模样还是很有喜感的,看上去就好像人类手受伤了在脖子上圈了一条绷带挂着手一样!

    “看看你,酷酷的,像一个小流氓!”杨轶笑着,伸手去逗了逗它。

    小丫对现在的身体状况还不熟悉,它摇摇晃晃地在盘子上走,但没有翅膀可以扑腾,身体不平衡,跟滑冰一样,摔倒了好几次。

    “没关系,它会自己找到平衡的。”医生跟杨轶解释道。

    杨轶点了点头,将小家伙捧起来,轻轻地送到鸟笼里,微笑着说道:“走吧!我们去给你购置一些东西,比如,给你买个好一点的房子,好吧?”

    宠物医生有跟杨轶介绍,他们医院所在的这个大商场后面,有一条步行街,里面都是卖宠物和宠物相关的物品的。

    杨轶也正好不用自己开车去寻找花鸟市场,他兴冲冲地拎着鸟笼,往楼下走去。

    “时间不曾回来,只留下岁月的苍白,理想磨灭情怀,我只想离开……”

    出了宠物医院的门,杨轶便听到了熟悉的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