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090章 你以为姐姐在拍你?(1/3)
    小熊猫出乎大家意料的很受小朋友们的欢迎,尤其是见到它漂亮的红褐色毛发,耳朵里和脸颊上还有白色毛发点缀,而更漂亮的是它蓬松的尾巴,有着一圈圈如同水纹般扩散开来的白色环纹!

    “哇!好漂亮!好可爱啊!”刚刚看到这些娇小玲珑的小熊猫的时候,小朋友们都纷纷地惊呼出声。

    这时候,导游小姐姐却竖起了一根手指头,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这里,我们就要小声一点啦,你们看,树上还有小熊猫在睡觉呢!”

    或许前面几次培训还是起到了作用,小家伙们全都不敢出声了!

    这可憋坏了曦曦!她正好有了新发现,想要说出来呢!

    曦曦忍啊忍,终于忍不住了,她拉了拉爸爸的手,示意爸爸凑过来听她说悄悄话。

    杨轶便蹲下来,弯下腰。

    曦曦挤到了爸爸的身前,左手还是牵着小曈曈的,但她的右手搭在了爸爸的肩膀上,做个支撑,然后压着嗓子,小声地说道:“粑粑,你看小熊猫。”

    杨轶点了点头,笑了笑,表示自己看到了。

    “是不是很像小松鼠啊?”曦曦说着,漂亮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像小松鼠?不像啊……”杨轶一边有些诧异地说着,一边再望了过去,仔细看了看,但怎么也不觉得小熊猫像松鼠,体型、脸蛋、毛色什么的,都跟松鼠的样子差别太大了!

    “像呀!”曦曦不乐意地嘟起小嘴巴,小屁股扭了扭,嘀咕道,“粑粑,你看它的尾巴,多可爱,就跟小松鼠的尾巴一样可爱!”

    杨轶明白了,他换了一下思路,心中感慨着孩子们天马行空一般的思想,然后笑着说道:“好吧,这也确实是一个比较相似的地方,你可以这样,拍一张小熊猫的照片,然后回去想一个小故事,比如说,小熊猫和小松鼠在路上碰见了,他们都觉得对方的尾巴跟自己的很像,然后引发一系列有意思的小插曲,写在你的日记本里。”

    曦曦眼睛一亮,用力地点了点头。

    “我要还要把这个故事,讲给麻麻听!”曦曦一边端起自己手中的相机,一边喜滋滋地嘀咕着。

    小曈曈的手被姐姐松开了,他刚才还在看小熊猫,回过头来,看到姐姐拿出相机。

    今天曦曦给小曈曈拍过不少照片,小曈曈几乎是条件反射似的抬起了右手,竖起了两根手指头。

    然而,曦曦却不是在拍他,而且,曦曦都没有注意到弟弟比划出剪刀手的手势,她兴致勃勃地摆弄着相机,对准了树上懒洋洋地晒着太阳的小熊猫。

    这一幕,杨轶看着都乐坏了,他索性掏出手机,打开摄像头,笑道:“来来来,曈曈,姐姐不拍你,爸爸来拍你!”

    ……

    还是那年的演唱会,不过不是那年的城市……但还好,幸运的是,还是那年的人!

    “嘻嘻,你有艳遇哦!我要发微播、发朋友圈!”

    “不行啦!钟真真,我要打死你!”

    在蓉城的川省大学校园里,一对美女正坐在校内一个露天奶茶馆的树荫下,有说有笑地抢着手机。不过,跟川省大学如云的美女学生不同,她们并不是在校大学生,褚芳芳和钟真真扮演的是游客的角色。

    差不多三年前,墨菲在魔都开演唱会,还是魔都理工大学大三学生的她们,买到了门票进场听歌。

    三年眨眼而过,这期间,两人都有了很多的变化,褚芳芳保研留在了魔都,钟真真去了羊城,当然,也在那里轰轰烈烈地谈了一场让她悲伤不已的恋爱,去年年底墨菲新专辑发布的时候,钟真真刚好分手,在琼海的崖州散心。

    自从听了墨菲的那张专辑后,钟真真便觉得自己应该再听一次墨菲的演唱会!

    她和依然是闺蜜的褚芳芳一说,两人便一拍即合,做出了决定!

    但可惜的是,墨菲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没什么人气的墨菲了,新晋华语乐坛天后,她的演唱会虽然利用技术手段限制黄牛炒价,但依然是一票难求!

    尤其是先前举办过的魔都站,钟真真惊讶地发现,她就一愣神的功夫,票就被抢光了!

    没办法,钟真真只能尽力地去抢每一场演唱会的票,终于,在蓉城站,她给她和褚芳芳都抢到了票(一个人最多能买两张)!

    不能等到羊城站啊!说不定到时候又没票了!

    还好,她们都是学生,虽然有时候要做实验,但在现在还不是项目期内,请假还是比较容易的,而且,来蓉城也不错,正好,她们也可以来旅游,看看西南的峻美风景。

    今天也是这样,晚上才是演唱会,白天,褚芳芳和钟真真便来到川省大学逛逛,下午她们还打算去那个锦里古街、武侯祠转转。

    不过,有意思的是,刚才她们在喝奶茶休息的时候,褚芳芳还被一个男生搭讪了,虽然褚芳芳婉拒了对方,钟真真却觉得这是一个值得调侃的事——咱们姐妹的魅力还是有的,居然还有“小男生”为她们着迷!

    自然褚芳芳不依,两人开玩笑地胡闹了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哎,芳芳,你看!杨轶刚才发的这条微播,太有意思了!”钟真真兴致勃勃地指着手机,给同伴看。

    褚芳芳凑过去,看着手机屏幕,念了出来:“你站在前面看姐姐,姐姐站在高处……看小熊猫。你窃以为装饰了别人的风景,别人的取景框里却没有你!——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故事?哈哈哈!”

    这算是杨轶第二次改编别人的《断章》了,虽然改编得很糟糕,看得出来是仓促之作,但内容还是很有趣的!

    而且那三个“哈哈哈”,并不是褚芳芳自己的笑声,这是杨轶发微播习惯留下的信息。

    当然,这回有了照片,褚芳芳和钟真真都看到,杨轶手机拍的照片里,曦曦正端着相机拍前方的东西,但小曈曈很懵懂地站在姐姐的面前。

    “哎呀,太可爱了!你看他还竖起剪刀手,以为姐姐在拍他!”褚芳芳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对啊!”钟真真也笑着,“我觉得小曈曈好可怜啊,但我还是忍不住想笑。”

    “对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昨天晚上杨轶才来的,今天上午还带着孩子在外面玩!”褚芳芳的思维有点跳跃,一下子便想到了今晚的演唱会,“今晚的演唱会怎么办?难道他今晚不唱歌了?”

    “不知道,我觉得杨轶应该会上啊!我记忆中,他好像没有缺席过墨菲的演唱会,而且他也知道,现在大家来听墨菲的演唱会,其实是同时奔着墨菲和他来的,流水的嘉宾,铁打的杨轶嘛!”钟真真托起腮帮子,歪着脑袋说道。

    “说不准,这次演唱会,来了好几个明星助唱,都有中华好声音第一季总冠军徐璐,还有我是歌手里的苏玲珑老师,杨轶说不定就不唱了呢!”褚芳芳揣测着。

    “那我可不管!”钟真真摇着脑袋,撒娇一般地叫道,“我就要听杨轶唱歌,而且他和墨菲要合唱,他要是不唱,我可是要嘘他的!”

    褚芳芳抿嘴一笑,说道:“赶紧啊,在他微播下面呼吁一下,这家伙说不定还在看着手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