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094章 是小事,也是大事(3/3)
    周一,杨轶送曦曦和兰馨去上学,回来后,没多久,兰州凯便带着吴静静过来,两人眉目间的忧愁,连墨菲都看了出来,她连忙替下杨轶,去煮水沏茶。

    “兰老哥,出了什么大事?”杨轶微微皱了皱眉头,关心地问道。

    兰州凯平时的做事风格,也是跟他的体型一样,稳如泰山,就算生意上、游乐园工地上有什么小问题,他都能淡定地处理,几乎都没有找杨轶抱怨过。

    今天这个状态,确实是有点反常。

    “这事,说大不大……”兰州凯叹气说道。

    不过,没有等他说完,旁边吴静静便不满地便抢了话头:“还不大啊?这样的事情难道不应该重视起来吗?”

    “我后面还想说,说小不小嘛……”兰州凯解释道。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杨轶越来越觉得奇怪了。

    “还不是馨儿吗?昨天我回来,看了她的作业,差点把我给看傻了!”兰州凯说着,掏出他的大屏手机,翻出一张照片给杨轶看,“你看她写的这个日记,还有老师的评语。”

    兰州凯也是不容易,他没想好怎么处理这件事,便按下不谈,昨晚兰馨从蓉城回来,他都只字不提,现在也是等兰馨去上学之后,才跟杨轶说的这事。

    一开始,杨轶还以为只是兰馨偷懒不写日记或者什么问题,但他凑过去看,也禁不住愣住了。

    “今天上午我肚子饿了,没有东西吃,曦曦也没有东西吃,还好我很聪明,哈哈,我在教室后面,偷偷拿了班长买给小丫吃的小饼干吃!小丫不吃饼干,但我觉得很好吃呢!”

    以上便是日记的全部内容,当然,这中间夹杂着各种很多拼音,这只是翻译过来的完整版。

    看到这里,杨轶便知道兰州凯为什么发愁了……

    小偷小摸,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将心比心,换了曦曦这样的话……杨轶觉得兰州凯昨天看到这篇日记的时候,应该是要崩溃的状态。

    我的天,家里几十亿的财产,要什么有什么,你居然因为饿了,就跑去偷拿别人的小饼干吃?兰州凯的脑袋能不爆炸吗?吴静静刚才能不发脾气吗?

    也是兰州凯性格沉稳,昨晚兰馨回来,才没有把她吊起来揍一顿!

    但话又说回来,兰州凯说的也没错,这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小孩子嘛,总会犯这样、那样的错误,她们也没有形成正确的世界观,不能因为一件事情便把她们定性了。

    杨轶视线瞄向了下端,这篇日记是给老师检查的,果然,李若岚也是做出了回应,她在下面留下了一行红字。

    “下次可不能拿别人的零食吃咯,如果觉得肚子饿了,可以来老师这里,老师带了苹果,可以分给你一半!”

    轻描淡写的一行字,顿时安抚了杨轶刚才有些毛躁的心思。

    李若岚显然是明白的,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如果处理得太过生硬,会给孩子带来一生都可能难以忘却的耻辱感!

    或许兰馨现在还不觉得有什么,她如果长大一些,懂事了,想起自己曾经被老师叫到办公室,当着很多人的面训斥,让她明白不应该偷偷拿别人或者小丫的零食,这辈子估计都要背上沉沉的心理负担。

    “值得庆幸的是,李老师没有这么做,她的评语我觉得写得很好,也能解决问题!”杨轶跟兰州凯和吴静静解释起来,“你看,她一方面,告诉兰馨这样做是不应该的,另一方面,她也是鼓励兰馨有这样的问题,可以去找她帮忙解决,并不是一昧地说兰馨肚子饿了不能这样这样,还给出了解决问题的办法,这样兰馨也不用担心自己的肚子饿着了。”

    “肚子饿了,我们可以让她带点东西去学校吃嘛!再不济,她书包里也有零花钱,去学校的小卖部也能买吃的,怎么想去拿别的同学的小饼干,唉哟,我真的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吴静静有些烦躁地拍着大腿说道。

    “静姐,你别着急上火,我们一起来想办法解决。”墨菲见状,便给她添了点热茶,劝道,“你先喝点茶,消消气。”

    “这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老师不都已经帮我们处理得很好了吗?我们不用追究太多,其实你看馨儿平时回来,也都好好的,说明她已经接受了老师的指点,以后就不会这么做了。”杨轶笑道,“你们现在着急生气,反而让孩子觉得很害怕,这对她的心理健康发展是有一定影响的。”

    “这事情,话是这么说,我只是担心,她觉得老师不当一回事,我们家长也不当一回事,心里还是大大咧咧的,觉得这么做挺聪明的,下回要是碰到跟现在不一样的事呢?她是不是也想着用这样的办法来解决?”兰州凯没有吴静静那么着急,但他心里也是担心得很,慢慢地跟杨轶解释起了自己的担忧。

    杨轶不禁陷入了沉思,兰州凯的话也有道理。而且,这番话,让他想起以前看的儿童教育书中一个案例。

    虽然时隔多年,但杨轶还是记忆犹新。

    说的是一个小学高年级的老师,调查出学生A偷拿了学生B的零花钱,而且还花掉了,花在了买小仓鼠上面,这个跟学生A调查、审问的过程,斗智斗勇,堪比刑事案件。但这个老师很友善,她不想让学生A太过难堪,便私底下给了学生A相应数额的钱,让他先偷偷还给学生B,然后学生A要用自己零花钱,还给这个老师,学生A也答应了。

    如果这个就是故事的结局,那皆大欢喜,鸡汤味十足!

    可是,后来,这个老师在跟学生A的班主任聊起这件事的时候(这个老师只是这个班的任课老师),才惊愕地发现,原来学生A偷拿别人的东西,并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而他的班主任,也是说了很多次,甚至也帮他垫过钱,但屡教不改……

    这样的事情,让讲述这个故事的这个小学老师陷入了迷茫,她觉得自己确实是为这个孩子好的,但这样做,也可以说是帮他在掩盖错误,或许,他会觉得心安理得,越发放肆!

    兰州凯的担忧,正好也是切中了要点!

    就在杨轶沉思的时候,墨菲也觉得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也开口劝道:“杨轶,你帮兰老哥、静姐想一下怎么跟馨儿说吧,我觉得虽然是小问题,但古话不是说吗?小来偷针、大来偷牛吗?我们得重视起来。”

    “对对,小杨,你教孩子最有办法,帮我们想想怎么办吧!”吴静静说道。

    兰州凯也点着头,他和吴静静坐在那儿,就是一股愁云惨淡的气氛在弥漫着。

    杨轶轻轻地点了点头,他继续想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说道:“我呢,还是觉得,这事情得从两个角度来去解决,第一,馨儿日记里这个事,我们就按老师的办法,不提不说,让它过去就过去了。第二,在不提这件事的基础上,让我来,我找馨儿和曦曦一起,给她们讲一个故事,在故事里,教会她们这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好吧?不要给孩子太多的压力!”

    兰州凯和吴静静还是信得过杨轶的,而且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也踏实很多,连忙欣喜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