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111章 遇到这种事咋办?拍照啊!(2/4)
    “你们!这是……干了什么啊?”

    杨轶好不容易在主卧室找到人,结果看到这几个小……妖魔鬼怪,他差点没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包括曦曦在内,这几个小家伙,是被妖精抓走,换了个样才放回来的吗?

    本来还想责怪几声,但杨轶看着她们画得五彩斑斓的脸蛋上表现出的又兴奋、又忐忑的表情,斥责的话又说不出口,真的是又好气,又好笑。

    最后,杨轶指着脸上画着各式各样的妆扮的小家伙们,哭笑不得地说道:“你们,哎,都出来,站成一排,给我看看!”

    热闹劲儿过去了,曦曦、兰馨她们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闯祸了,低着小脑袋,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磨磨蹭蹭地往旁边挪动。

    因为要站成一排,她们还是希望能站到边边角角去,这样似乎受到的关注会小一些。

    一字排开来,另一边是陆晓瑜、陈诗云、南昭宇,而中间就只剩下了于小薇和悄悄躲在小薇姐姐腿边的小曈曈。

    小曈曈也似乎觉得不对劲,他试图往个高的大姐姐身后躲,以为这样能躲开爸爸的视线,但没想到,最后他们落到了最中间的位置,而小曈曈自然也是冒现在爸爸的视线中。

    “曈曈,你也在啊!”杨轶瞪了瞪眼,指着跟小花猫一样的小曈曈,哭笑不得地说道。

    小曈曈也被花了几条胡须,但可能是因为觉得不太舒服,小曈曈无意间擦了擦,最后色彩在脸蛋上糊成了一团,他衣服的袖子上还染上了口红的印!

    被爸爸指着笑,小曈曈很不好意思地躲到了于小薇姐姐的身后,就是又将一些口红色调,沾在了小薇姐姐的衣服上!

    于小薇的表情最为慌乱,她觉得杨轶让她们站成一排,是要大发雷霆的节奏,已经比较懂事了的于小薇此刻心情很是愧疚,眉毛耷拉着,眼睛红红的,蓄起了眼泪。

    小曈曈躲在她的身后,于小薇都一点感觉也没有,心里慌成一团,就差一点点刺激,便要哭起来了!

    “咦,小薇,你怎么哭了?”杨轶蹲下来,又好气、又好笑地揉揉小曈曈头发时候,才发现了这一点——刚才他还以为于小薇是因为化妆才弄得脸红红的。

    而且他才这么一问,于小薇便吸了吸鼻子,眼泪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

    听说于小薇哭了,刚才在拼命往旁边躲的“肇事姐妹”曦曦和兰馨都顾不上自己了,连忙围了过来,看着于小薇关切地说道:“哎呀,小薇姐姐,你别哭啊!”

    还好,现在的于小薇,已经不是去年曦曦刚认识时候的于小薇,开朗了许多的于小薇,还是愿意开口解释的。

    “杨,杨叔叔……”小姑娘抽泣着,解释道,“你,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知道错了,你,你不要,不要不让我跟曦曦玩。”

    原来,于小薇是被杨轶吓坏了!(杨:我没做什么啊!)

    可能小的时候,因为性格孤僻,于小薇不爱和别的小朋友玩,而其他大人也觉得她精神上有疾病,就叮嘱自家小孩:“你不要跟那个于小薇一起玩!”

    这些事情,在她心中留下了很深的阴影。

    现在于小薇也很惶恐,担心自己这次表现得太调皮,会让杨轶叔叔也说出那样的话来!

    杨轶当然不会这么做,他原本让小家伙们排排站,只是想要看一看她们究竟胡闹到什么程度,顺便,给她们讲讲道理,但现在看到于小薇害怕成这个样子,他都不好意思责怪她们了。

    “怎么会?叔叔怎么会不让你跟曦曦玩?”杨轶笑道,“你跟曦曦是很好的朋友啊!”

    “对,我跟小薇姐姐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曦曦连忙在旁边点头,她看到于小薇哭了,也有一些忧愁,原本可爱的小猫咪,现在忧心忡忡的,也是惹人怜惜,她鼓起勇气,说道,“粑粑,你不要生小薇姐姐的气,好不好?你生我的气好了,是我的不对。”

    “也是我的错,是我先用了曦曦外婆的化妆东西的!”兰馨也很有义气地站在小伙伴身边,为她撑腰,她犹豫了一下,嘟着小嘴说道,“杨爸爸,你要不,罚我,让我一个星期不许吃零食,但不要怪小薇姐姐,好不好?”

    咦,这两个小丫头,还开始讲义气起来了?

    杨轶身上还有一点江湖气息,他当然是挺欣赏曦曦和兰馨的挺身而出的。

    不过,为了不让几个小家伙有太多心理负担,尤其是旁边还吓得不敢吭声的陆晓瑜、南昭宇,杨轶笑了笑,说道:“谁说我让你们站一排,是要责怪你们的?”

    “当然,你们私自拿别人的化妆品来玩耍,这做法还是不对的。只是因为这一次,你们是第一次犯错,所以我原谅了你们。”杨轶瞥了一眼曦曦放在旁边的卡片相机,笑着拿过来,向她们摇了摇,得意地说道,“但既然你们已经把自己脸蛋画成这样了,也不能白费,你们说是吧?杨叔叔给你们每个人都拍一张照片,做个留念!好吧?”

    “拍照?好啊!好啊!”曦曦看到爸爸不生气了,顿时开心了起来,抢着回答道。

    兰馨也兴奋地嚷嚷道:“我也想拍照,杨爸爸,你给昭宇多拍两张,他,他,我们给他画了最多呢!”

    南昭宇的两边脸颊扑着玫瑰色的腮红,这个腮红很少会被用到,因为就好像南昭宇现在这样,脸蛋上好像飘着两抹高原红!

    而除了腮红,他的嘴唇还是黑色的,看上去好像吃了什么中毒一样!

    最最妖艳的,不知道是哪个小姑娘突发奇想,给他的眉毛和眉毛下面的眼睑涂上了粉红色的口红……

    这画面,杨轶都不忍直视。

    但偏偏南昭宇还没有抗拒,他只是很羞涩地挠了挠头,小声说道:“杨叔叔,这些照片,能不能不要给我爸爸看到啊?”

    杨轶憋着笑,说道:“没事,我给你们拍照,都保存下来,等你们长大了,不记得这件事了,再拿给你们看看,让你们看看你们童年时候是怎么玩闹的!”

    现在先让你们偷乐,以后总有你们傻眼的时候!杨轶心里很坏地想着。

    “粑粑,那要给弟弟拍吗?”显然,此刻曦曦的关注点不在这里,她好奇地问道。

    “当然,怎么能落下曈曈呢?”杨轶哈哈大笑。

    “那,我还想给弟弟重新画一下,他的擦掉了,不好看呢!”曦曦用她祈求的小眼神望着爸爸,眼巴巴地说道,“粑粑,再给我们一点点时间,好不好?”

    “当然,你们随意!”杨轶大方地挥了挥手,乐呵呵地说道。

    小曈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他的小手还抓着小薇姐姐的衣服。于小薇已经不抽泣了,她听到杨叔叔不责怪自己,也感到小伙伴们的气氛又热烈起来,她又开心、又感动地抿嘴笑了起来。

    ……

    晚上,洗掉了“大作”的小朋友们已经被她们的爸爸妈妈接回家了,而杨轶在家里,被气急败坏的墨菲追杀着。

    “不是,不是,老婆,你听我说,当时场面根本不受控制,我看到她们画得脸红红的样子,都傻眼了,哪里来得及拦下。”杨轶一边逃命,一边笑嘻嘻地说道,“但你别急,我都已经留下证据了,以后等她们长大了,你可以拿这些照片去找她们,说,快赔阿姨的化妆品!”

    “你还狡辩,你肯定也有份!”墨菲气鼓鼓地追在后头,没好气地嗔道,“上回,在电视台休息室,究竟是谁弄断了我好几根口红?”

    “咳咳,这么久远的事了,你怎么还提起来啊?”杨轶干笑着。

    “哼,杨轶,你就是有前科的男人,我压根都不相信你的鬼话!还栽赃给孩子,曦曦就算了,你还栽赃给曈曈!我才不信呢!”

    “冤枉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