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是说曦曦考完期末考试就可以放假了,因为这次是一整个学年的结束,所以学校在星期二还举行了总结大会,上午开完会后,下午则是班主任召开的班级小会。

    做一个简单的总结,布置暑假作业,还有组织小朋友们给自己的教室搞一个大清洁等等。

    但在一年级三班,李若岚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要宣布!

    让各个小组长将暑假作业发放下去后,李若岚表情有些凝重地站在了讲台上,看着这些小脸蛋上都洋溢着天真的笑容的小家伙们,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

    但还是要说……

    “小朋友们,距离我们在校园里我们的卫生责任地那里发现小丫,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李若岚将小丫的鸟笼抱到了讲台前面,柔声说道。

    曦曦她们不知道老师的意思,都带着好奇的眼神看着老师。

    “在过去的这几个月里,你们都很认真地照顾了受伤的小丫,无论是我们轮值的关爱小组的成员们,还是其他都愿意帮忙的小朋友,做得非常好,你们……”李若岚动情地列举了一些事例。

    曦曦听着,以为老师是在表扬她们,她很高兴地挺起了胸膛。

    虽然班里有一些小朋友已经迫不及待地说起了悄悄话,叽叽喳喳的很混乱,但曦曦还是跟平时一样,很认真地遵守着课堂秩序。只不过,她还是在心中暗暗说着“悄悄话”:“嘻嘻,对呀,我今天早上,还跟大家给小丫喂东西吃,还帮它打扫了鸟笼呢!”

    但曦曦的这份开心,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因为李若岚接着说道:“上一个星期,老师将小丫接回去,不只是带它在家里住,还带它去看了兽医,医生说,小丫的翅膀已经好了,已经可以跟以前那样,在天空中飞翔了!”

    这会儿,教室又安静了下来,小朋友们似乎感觉到了什么,都一个个将眼睛睁得大大的,注视着李老师。

    “所以,我们也是时候,跟小丫说再见,送它回到大自然,让它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家,可以去享受它原来应有的自由自在的生活。”李若岚故作轻快地笑道,“其实,这事情,老师以前也跟你们讲过的,不是吗?小丫是属于天空的,如果不能在天空里飞翔,它也是会不开心的呢!”

    但她再怎么说得轻松,也架不住这个事情带来的哗然!

    “小丫要走了?小丫要回家?”小家伙们一下子炸开了窝。

    他们不知道,李若岚早就有这样一个计划,只是害怕影响到孩子们考试前的情绪,才拖到了今天说。

    曦曦不敢置信地看着李老师,还有台面上还在笼子里蹦来蹦去的小丫,她小手掩着已经惊讶地张得大大的小嘴巴,大眼睛里开始飘起了雾气。

    陆晓瑜在她的身边转过头来,一脸困惑地问道:“曦曦,老师是什么意思呀?我们为什么要和小丫说再见?是因为放假了吗?”

    “不是,老师,老师说,要让小丫回家,回去大自然呢!”曦曦瘪着小嘴巴,难过地说道。

    这时候,悲伤的小姑娘已经顾不上课堂记录了,而且,整个教室都跟炸了鱼塘一样沸腾起来,大家都在说话呢!

    陆晓瑜有些后知后觉,这时候才惊讶地说道:“啊?那不是我们以后都看不到小丫了吗?”

    “对啊……”曦曦委屈地掉了眼泪,晶莹的水晶珠子啪嗒啪嗒地落了下来,“小鱼儿,你别说了,我都要哭了。”

    “呜呜,曦曦,你别哭,我看到你哭,我也想哭。”陆晓瑜说着说着,自己也哭了起来。

    这下热闹了……

    ……

    杨轶对这事一无所知,他傍晚来接曦曦回家的时候,小姑娘是撒开脚丫子一路快跑,直接扑在他的怀里,难过地啜泣起来。

    兰馨也不例外,只是她跑得有点慢,过来的时候,位置已经被曦曦占了,她只能抱着曦曦,难过地在后面哭。

    “你们怎么了?谁欺负你们了?”杨轶莫名其妙地看到这一幕,顿时有些炸毛。

    他还以为,曦曦和兰馨是在学校里被谁欺负了,居然哭得这么难过!

    要知道,曦曦就不说了,平时兰馨的情绪可是都很稳定的,除非你故意拿好吃的逗她,不让她吃,还欺负她,她才会哭,不然,好像都没有什么事情能撼动她的情绪!

    但今天,兰馨居然也哭得稀里哗啦的!

    瞧两个小姑娘哭的样子,曦曦还能捂在爸爸的衣服上抹眼泪,兰馨就只能自力更生,两个小手跟捏了兰花指一样,用两根无名指在眼皮上揉着,眼眶、脸颊、鼻子、嘴唇都哭得红红的!

    这一幕落在杨轶的眼里,杨轶能不着急和生气吗?

    “不是,不是……”曦曦在爸爸的怀里,摇着小脑袋,好一会儿,才抬起泪眼婆娑的小脸蛋,哽咽地说了起来。

    听了曦曦的解释,杨轶才知道事情的始末。

    “所以说,今天你们还没有跟小丫告别,明天再来一趟学校,才送小丫回家,对吗?”杨轶偷偷松了一口气,柔声问道。

    估计是李若岚发现情势有点不对劲,先安抚一下小家伙们,让她们有一晚上的心理缓冲期,明天再来送别小丫!

    曦曦泪眼汪汪地抬着头看爸爸,难过地说道:“可是,可是,粑粑,我还是舍不得,我好喜欢小丫啊!能不能,能不能让李老师不要把小丫送回去啊?”

    “对啊!”兰馨也点了点头,她抬起哭肿了的眼睛看着杨轶,祈盼地问道,“杨爸爸,我们可不可以让小丫住在我们家?我让白白在你们家住,然后小丫住我们家,它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杨轶招呼两个小姑娘上车,在路上哭得稀里哗啦的,被别人看笑话不好。

    关上了车门,杨轶才柔声说道:“虽然小丫可以来你家去住,可是,笼子里终究不是它的家啊!它不喜欢住在笼子里,而是希望能够自由自在地在天空里飞翔啊!”

    不过,杨轶想的太简单了,这样可哄不了两个小姑娘。

    “唔,你,你跟老师说的一模一样。”曦曦嘟着小嘴巴,不乐意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