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169章 能换一个儿子吗?丁湘也行啊!(2/3)
    丁湘中午吃过饭,便要回去了,郭子意也跟着出去,他说杨轶有事情找他,下午在咖啡店里谈,所以顺路坐丁湘的车回去一趟学校。

    谭慧珍倒没有说什么,刚才吃饭前,郭子意陪着丁湘和自己老爹对话,虽然大部分时候谈的都是淘宝商城对农户以及个体经营者的意义,但涉及郭正岩希望丁湘以及她所负责的志愿者团队为江城农民量身打造一套宣传、培训方案的时候,郭子意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一个劲儿地为丁湘争取“利益”——比如江城政府的人力物力支持、主动在江城高校间帮忙号召更多人加入志愿团队等等。郭子意的偏心,谭慧珍都看在了眼里。

    中午,郭正岩想要休息的时候,谭慧珍忍不住问道:“你觉得丁湘这个孩子怎么样?”

    “嗯?小丁啊?还不错,是一个做事的人。”或许考虑到谭慧珍可能听不太懂,郭正岩轻轻地打了个鼻鼾,接着说道,“她当那个负责人,领导能力还是有点欠缺,说话没有魄力,但这孩子做事让人放心,才几个月,已经把业务摸透,问什么都能回答得头头是道,而且也能耐得住性子去做一些看上去没有什么利益的事情。嗯,基层需要更多这样做事的人才。”

    谭慧珍有些哭笑不得,推了推他的胳膊,没好气地说道:“我在问你她这个人的性格、为人、素质怎么样?你怎么还关心起来别人是不是人才了?而且,人家是怎么样的人才也跟你没关系啊!她是给杨轶打工的,又不是给你。”

    郭正岩闻言,眉头轻轻一皱,忍不住支棱起一只眼的眼皮,瞥了谭慧珍一眼,疑惑地说道:“你打什么主意?觉得小丁很优秀,想撮合她跟谁?”

    这些闲的没事干的XX夫人,总是喜欢到处给人介绍对象,郭正岩也常有耳闻,只是他记得谭慧珍没有这个毛病啊!

    谭慧珍没好气地说道:“我还能撮合她跟谁啊?你还没看出来吗?子意不知道什么时候,早就跟丁湘走一块了!”

    郭正岩这会儿没有了睡意,惊讶地支起身来:“什么?”

    “还有什么?你只顾着问什么淘宝不淘宝的,这个干过纪委的判断能力跑哪里去了?”谭慧珍掏出手机,气呼呼地说道,“你看,这是柯姐给我看的,说是他们俩去看电影,结果被人拍到了。”

    郭正岩取过来放在床头的眼镜,戴上后拿着手机仔细地端详起来。

    “好久的事了,我怕耽误你的工作,才没说!”谭慧珍现在终于说出来,心情舒畅了许多,但她还是有些发愁地说道,“我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事,丁湘其实我挺喜欢这个孩子的,要给别人介绍,我还挺乐意的,但现在是子意……我又想到她岁数比子意大了一点,而且家里头的情况你也知道……”

    郭正岩沉默地思索着,而谭慧珍则是絮絮叨叨地说出自己的一些担忧。

    但谭慧珍一会儿又不乐意了,嗔道:“怎么都是我在说,你表一下态啊!”

    郭正岩这时候,才将手机递回给谭慧珍,轻轻地摇了摇头。

    “什么意思?”谭慧珍有些不解地问道,“你不同意?”

    郭正岩慢慢地说道:“不是不同意,而是我觉得你不用去干涉。”

    “怎么说?”

    郭正岩斟酌了一下,说道:“先说丁湘这个姑娘,几次接触以来,看得出她是一个踏实稳重的人,在性格上,跟子意是形成互补的,子意性格有点飘浮,就好像风筝,需要有人随时拉他一把,才不至于踏上歪路。”

    “这倒也是,主要丁湘也会照顾人,能做一手好菜,也很懂事、主动,不跟别的女生那样矫情。你都不知道,住建局老汪的儿子,娶了一个富家千金,在家里什么都不做,有保姆是不错,但婆婆叫她帮忙拿点东西,又说是虐待她,整天家里闹的……”谭慧珍笑着说道。

    郭正岩无奈,只好等她絮絮叨叨地说完那些家里长短,才接着继续他刚才的分析:“我现在也不好说哪种儿媳妇才好,也有人相安无事的。但按你的说法,丁湘确实有丁湘的优点,也有她的缺点,一个是年纪大了一点,另一个是家庭成分的问题。”

    谭慧珍脸色又郁闷起来,轻轻地点了点头。

    其实,郭正岩也只是重复一下刚才谭慧珍的话,从纪检战线出身的郭正岩,尤其反感那些贪官、大家族的裙带关系,自己自然也不会太过分看中家庭背景。

    只听郭正岩接着说道:“但我现在要说到第二个我不建议你去干预的原因!你也知道你儿子是什么样的性格,子意他从小都是,认准一件事,就死心塌地地去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像你不愿意他去当演员,他自己偷偷跑去参加艺考,即便没考上,答应好好去读书了,他又自己偷偷跑去拍电影,你觉得能拦得住他吗?”

    谭慧珍沉默了下来。

    “年轻人都有他们自己的想法,你也是干涉,他越是逆反,拍电影是这样,婚姻大事上也是如此,你拦着他不跟丁湘交往,你觉得他会乖乖听你的话吗?”郭正岩问道。

    其实,几年前郭正岩也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还为郭子意不听话自己跑去混娱乐圈大发雷霆。

    也是因为郭子意现在确实是做出了一定的成绩,尤其是因为《极限挑战》这个充满正能量的综艺节目现在也是家喻户晓,市里、省里一些知道郭子意是郭正岩儿子的领导,也经常在郭正岩面前夸奖了郭子意几句,面上有光的郭正岩才渐渐地改变了对郭子意“不务正业”的看法。

    再加上如今郭子意也在做着一些公益工作,做出了令郭正岩认可的成绩,郭正岩才终于没有再给郭子意脸色看。

    至于丁湘,郭正岩还是很欣赏这样踏实做事的人的,一定程度上,郭正岩觉得丁相比郭子意还要优秀。甚至他还有些遗憾:为啥是丁湘不是自己的孩子,拿郭子意来换都可以啊!

    所以,现在他的分析,也是略微有些倾向性——这是他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

    “你的意思是,我不用管?就默认了让他们交往?”谭慧珍惊讶地问道。

    “与其急于求成,不如静观其变。”郭正岩文绉绉地说道,“如果他们交往一段时间,发现不合适,会自己分手,也不至于因为我们的干涉伤了和气。”

    “但如果觉得合适呢?”谭慧珍微微皱起了眉头。

    “如果他们能相亲相爱,让彼此变得更优秀,就像你当初放下家里的产业,陪我去京城,悉心照顾、默默支持我那样,那他们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丁湘或许家底差了一点,但我当初不也是从一个穷小子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吗?”郭正岩轻轻地拉起了谭慧珍的手,柔声说道。

    “哎,你别那么肉麻!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谭慧珍脸上带着笑意,没好气地拍开了他的手嗔道。

    ……

    在亭山区的大学城,跟丁湘在咖啡店里聊天的郭子意还不知道自己老爸老妈的想法发生了转变,他倒也没有跟家人撒谎,下午他确实是跟杨轶约好了谈一些事情,杨轶有事找他。

    “铃铃”门口的风铃被推拉门带动,传来悦耳的铃声。

    随之而来的,是曦曦清脆的叫声:“咦,小郭叔叔!丁湘姐姐!嘻嘻,我好想你们啊!”

    转头一看,一个俏皮可爱的小姑娘正带着飘摇的马尾和欢快的笑容,欢呼着,扑向了他们。

    郭子意连忙弯腰将曦曦抱起来。

    丁湘将咖啡壶递给方糖,也一边擦着手,一边笑着迎了出来:“曦曦,我也好想你!”

    “不是,不是,你们都没有来参加我的生日派对!”曦曦在郭子意的怀里,哼哼地埋怨道,“馨儿也很生气呢!因为她都好想念丁湘姐姐做的蛋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