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以为杨轶已经是过气明星,毫无掩饰地站在游泳馆里都没有人能认出他来。其实,他在热身的泳池边站了不到一会儿,就已经因为他跟兰州凯气度不凡,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其中,有一些年轻的家长,就不住地打量着杨轶,随后露出一脸惊喜的模样,显然,他们也是认出了这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的身份。

    他们盯着杨轶打量的时间有点长,杨轶都察觉到了,眼角的余光瞥过去,发现他们有的是拿着手机在狂查,想要做进一步的确认,有的则是偷偷地拍了两张杨轶的照片。

    杨轶倒不太在意,毕竟作为一个明星,也早就习惯了被人偷拍,他在镜头前泰然自若,好像根本没有注意到这回事一样。

    当然,他不在意自己被偷拍,但曦曦和兰馨这边,杨轶还是多了一份心眼,她们刚刚从水池里出来,杨轶便拿浴巾给她们披上了,除此之外,他还不留痕迹地用身体挡住别人的镜头,只是表面还是跟小家伙们有说有笑的,没有让她们察觉到异常。

    但演技,别人也是有的。

    杨轶他们在旁边休息的长凳上坐一会儿,广播里的检录通知到二十四组的时候,一个脸颊染着羞涩的红晕的妈妈,牵着她看上去有八岁大小的儿子,似乎有些不经意地从杨轶他们身边经过。

    然后……

    “咦,你不是杨轶吗?”她好像刚发现的一样,伸手掩着嘴,惊喜交加地小声惊呼起来。

    杨轶心中无奈地笑了笑,他过目不忘,当然能认得出她就是刚才偷偷打量自己的其中一位年轻的妈妈,但毕竟是自己的粉丝,杨轶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道破天机,以免她尴尬。

    “嘘!”只见杨轶温和地笑了笑,让她不要声张。

    “嗯嗯,我谁也不说!”这个年轻的妈妈一脸激动地点了点头,压低声音小声说道,“哎呀,杨轶,见到你真的是太幸运了,我也太高兴了,你也带曦曦来参加比赛吗?哎呀,我真的是太激动了,总算是见到真人了,我能和你合影一张吗?”

    确实是激动,尽管压低了声音,她都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瞧她儿子,已经有点自己独立想法的小男生,正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妈妈,好像认不出来一样。

    曦曦正好奇地看着,兰馨却拉了拉她的胳膊,把她拉到一边,小声地问道:“哇,曦曦,你看这个人说话好快啊!”

    “对啊!”曦曦回过头,跟小伙伴说悄悄话,“我都不知道我粑粑怎么回答了。”

    杨轶没有过多回答,只是答应了对方合影的请求,兰州凯给他们拍照。

    当然,杨轶的手可是很规矩地贴着自己的身体,只是微微倾一下腰,避免自己太过高大的身材给予粉丝强烈的压迫感。

    兰馨看着他们拍照,忍不住瘪了瘪嘴,跟曦曦小声嘀咕起来:“我不喜欢这个人,怎么缠着你爸爸啊?我妈妈都不让别的女人缠着我爸爸呢!”

    曦曦还没接触过兰馨说的这种情况,她困惑地眨了眨大眼睛,不解地问道:“可是,可是她是我粑粑的粉丝,跟我粑粑拍照的呀!”

    “哼哼!”兰馨却学着她妈妈的语气,有些不乐意地说道,“要是我,我肯定把这些坏女人统统赶走!”

    曦曦被兰馨逗乐了,她眼睛弯弯地笑眯着,看着兰馨吃醋的样子,咯咯地笑了起来。

    当然,她们俩的聊天是两个小姑娘之间的悄悄话,没有让别人听到。

    在杨轶这边,这个粉丝还意犹未尽地询问了墨菲,然后表示她是杨轶的粉丝,更是墨菲的歌迷!最后,她还得寸进尺地问道:“杨轶,我能提最后一个小小的要求吗?我想跟曦曦也合影一张。”

    说着这话的时候,她还把自己的儿子拉到了身前,显然,她还想把她儿子也拍进去,如意算盘打得很响。

    杨轶想都没想就摇头拒绝了,只是他说话的语气还算比较温和:“跟曦曦合影就算了,她还小,我希望能给她留下一点隐私空间。”

    ……

    送走这个粉丝后,没用太长时间,曦曦她们便要开始检录了,杨轶和兰州凯把两个小姑娘带到检录处。

    检录处,一个带着眼镜的中年官员正在念着名字:“三十一组,第一道,XXX,第二道……第四道,杨曦……”

    “到!”杨轶连忙举手喊到,跟其他的家长一样。

    曦曦听到了别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她愣了一会儿,也看到爸爸的动作,才后知后觉地明白别人是真的在叫自己。

    小姑娘抱着爸爸的手,有些懵懵地抬起小脑袋,小声问道:“粑粑,他们叫我呢!”

    “没事,这就跟平时你们在学校上课,老师点名那样,看你有没有到。”杨轶笑着跟曦曦说道,“爸爸都已经帮你回应了。”

    但这个解释,让曦曦更加迷糊了,她又不是大学生,上课的时候老师哪里用点名啊?小姑娘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看到刚才叫自己名字的人又去叫别人的名字了,她嘟了嘟小嘴巴,不想了。

    有趣的是,虽然有六条游泳的赛道,曦曦她们这个第三十一组,只是来了五个小朋友,第五道的小朋友没来,不知道是家里有别的事情耽误了,还是这个小朋友害怕了不敢来。

    因为这个比赛还是按照不同年龄段和不同性别进行分组,所以,领取号码牌的时候,曦曦也见到了同在一个组里的其他四个小女孩。

    不过,相比之下,曦曦比她们都高出了一截,小姑娘长长的小腿,让其他四个小女孩和她们的家长们如临大敌。

    曦曦都没觉得自己在比赛,心情很放松地跟爸爸说着话,看到那四个小伙伴后,她虽然有点不好意思,但还是很友好地跟她们笑了笑。

    曦曦抛出来的橄榄枝,却没有人愿意接纳,别人觉得曦曦是一个劲敌,或多或少都用一些敌意的眼神瞥着曦曦,看到曦曦看过来,那些家长们又纷纷转过了头去,在这样的气氛影响下,那些小女孩也不愿意和曦曦有眼神上的交流。

    顿时,曦曦感觉到了现实的残酷!

    并不是谁都愿意和她和和睦睦地当好朋友啊!

    曦曦的心灵就好像一面纯净的镜子,别人的好和坏,都能在上面映衬出来!像现在这些小女孩和她们的爸爸妈妈流露出来的一丝敌意和嫉妒,曦曦都能察觉得到那种令人难受的感觉。

    为什么会凶巴巴的?

    曦曦觉得自己的好意被人践踏了,有些接受不了,委屈地瘪了瘪小嘴。在爸爸蹲下来给她在身上系号码牌的时候,她张开细细凉凉的双臂,难过地抱住了爸爸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