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学期要开学了,杨轶以为,小姑娘会因为她可能舍不得她这几天有事没事都会去探望的小黄鸡,舍不得放假时候可以尽情玩乐的自由,从而不愿意去学校。

    但杨轶猜错了,不愿意去学校的是兰馨。小胖妞好不容易回到家能睡两天懒觉,现在又被早早地叫起来,她哪里情愿啊?听说为了叫她起床,吴静静都气得拿出了鸡毛掸子——当然,只是吓唬吓唬,她哪里舍得下手打。

    相比之下,曦曦简直是模范学生!小姑娘经过几天相处后,对小鸡的热度消减了许多。而且,曦曦很想念自己有一个月没有见面的小伙伴了,所以,曦曦对上学的热情非常高!

    早上跟往常一样,和爸爸一块锻炼回来,元气满满的小姑娘都不用爸爸提醒,自己洗漱完,便换上了干净的校服,而且,都还没吃早餐,她就迫不及待地背上了小书包。

    不过,临出门的时候,小曈曈着急地扑上来,抱住了姐姐。

    小曈曈还差几个月就到两岁了,小家伙懂的事情是越来越多了,听妈妈说姐姐要去上学,小曈曈便知道姐姐不能在家里陪自己玩了!

    所以,看到姐姐背着书包要出门,小曈曈便委屈巴巴地堵了上去。

    “我要姐姐……呜呜!”小曈曈抱着姐姐的校服裙,难过地啜泣起来。

    “姐姐下午放学就回来啦!晚上姐姐再陪你玩好不好?”杨轶和墨菲都蹲下来哄他,杨轶还无奈地伸手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柔声说道,“你不给姐姐去上学,老师会批评姐姐的!”

    但这样的劝说,或许对曦曦有用,对小曈曈而言,是完全起不到效果的!

    小家伙哪里知道什么是老师啊?他就想到姐姐要不在家了,没有姐姐陪自己玩,心情就好糟糕!就好像别的小朋友不想要妈妈去上班一样。

    小曈曈悲从心来,张开大嘴就哇哇大哭起来。

    曦曦本来也在小声地劝弟弟,可是,她发现弟弟不听劝,还越哭越厉害,小姑娘只能抱着弟弟的小脑袋,着急、无助地望向了爸爸。

    墨菲叹息一声,小声跟杨轶说道:“你带曦曦去学校吧,没事,我在家哄他。等一会儿,他自己估计就不哭了。”

    事实上,也是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曦曦之所以可以讲道理,那是因为她长大了,又比较懂事,能听进去爸爸慢慢的分析。可是小曈曈不行啊!且不说跟小家伙讲道理是不是在鸡同鸭讲,就算他能听懂,小曈曈也不愿意听啊!

    这个年纪的小朋友,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由着性子来耍脾气,根本听不进去你说什么。

    所以,杨轶也跟墨菲点了点头,苦笑着说道:“那就辛苦你在家里先哄哄他了,尽量别骂他,有什么事情慢慢说,大不了,就让他尽情地哭一顿,你在旁边看着,估计一会儿也好了。”

    “姐姐再不去学校就迟到了!好啦,你在家不许哭,听妈妈的话,等晚上姐姐回来陪你玩,听到吗?”杨轶将小曈曈抱了起来,交给墨菲。

    他匆忙带着曦曦离开,后头,小曈曈伸着小手,哭得撕心裂肺的,好像某国的狗血剧情。

    “粑粑,为什么弟弟会哭啊?”坐上了车,杨轶带曦曦去接兰馨,曦曦还担忧地看了看家那边,车窗外头还传来了小曈曈的哭声。

    “因为他不想你离开啊,他很喜欢姐姐你陪他一起玩。”杨轶笑着说道。

    曦曦不是不明白这个原因,而是弄不明白这个变化发生的来由,所以,小姑娘还是困惑地问道:“可是,粑粑,弟弟以前没有哭呀!我以前上学,弟弟都很乖的。”

    杨轶朗声一笑,说道:“那有什么办法?爸爸都想夸奖你了,你对弟弟这么好,弟弟都非常喜欢和你玩,就好像以前你喜欢跟爸爸玩一样,弟弟长大了一点,渐渐地明白你的重要性,所以现在他就会哭啊!”

    “嘻嘻,弟弟他喜欢和我玩呀?”曦曦听着爸爸的解释,心里还是挺开心的,被人依赖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这样一来,曦曦就更加迫切地想为弟弟着想了,只见她笑完后又忧郁了起来,“可是弟弟在哭呢,他那么伤心,粑粑,怎么办啊?”

    “没关系,你妈妈在家,会看着他的!”杨轶把车停在了兰馨的院子门口,按了按喇叭,才转过头来,笑着安慰道,“而且,你的弟弟是男生啊!男生就更不能娇惯着,有时候让他遭受点挫折,他以后才会更坚强,哪能什么事情都流眼泪啊?你有见过粑粑流眼泪吗?”

    曦曦被爸爸这番话逗乐了,她咯咯地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在等磨磨蹭蹭的兰馨出来的时候,曦曦又想到了一个办法。

    只见小姑娘忽然眼睛一亮,拉着安全带,提起身来,抱着前面副驾驶座的座椅,跟爸爸说道:“粑粑,我知道了,我们可以让弟弟跟我一起去上学,这样弟弟就不哭了!就跟龙猫那个故事里面,我和弟弟一起上学那样!”

    “那是小曦和小曈。”杨轶笑道,“这个办法行不通,因为,故事里面,小曈跑去坐在姐姐的教室里学习,那是因为他的爸爸和妈妈都不在家啊!这只能是实在没有办法才做出的权宜之计。”

    “权宜之计?”曦曦没听过这个词。

    “嗯,但你还记得吗?小曈在教室里可不听话了,还影响其他同学上课。”杨轶柔声说道,“你希望弟弟也去教室里吵闹,然后老师责怪你们吗?”

    曦曦缩了缩小脑袋,嘻嘻地说道:“那,那还是算了,上课可不能捣蛋呢!要认真听课,才是好学生!”

    曦曦还惦记着她的好学生打卡呢!

    ……

    将曦曦和兰馨送到学校后,杨轶便回家了。

    果然,正如墨菲之前所说的,小曈曈哭闹过一阵子之后,只要不由着他,他很快便偃旗息鼓了。

    等杨轶回来,小家伙已经不哭了,眼泪都被妈妈擦干,只是还有点不开心,嘟着小嘴巴,气鼓鼓地坐在客厅里玩他的玩具。

    “今天中午,我们去一趟小郭的家吧!”杨轶笑着跟墨菲说道,“虽然说是请我们吃饭,不过小郭跟我说,郭市长想找我先聊聊江城想跟撒哈拉搞一个合作的意向,想先听听我的意见。”

    “嗯,那我换一下衣服。”墨菲点了点头。

    墨菲上楼去了,杨轶则是蹲下来,笑着逗了逗小曈曈肉嘟嘟的小脸蛋。

    “唔!”小家伙还有些不开心,觉得是爸爸把姐姐“拐走了”,他嘟着小嘴巴,还不满地发出埋怨的声音。

    “好啦,男子汉大丈夫,不许耍小脾气!知道吗?”杨轶开玩笑地做出警告,不过声音很温柔地说道,“姐姐去上学,晚上会回来陪你的,还有爸爸妈妈陪你,有什么关系呢?”

    杨轶还故意逗他:“要是还生气,爸爸就不带你去玩咯,我们去小郭叔叔的家,还可以见到丁湘姐姐,上次给你做了好吃蛋糕的丁湘姐姐!”

    小曈曈估计是对当时那些美味的蛋糕还有很深刻的印象,所以提及丁湘姐姐,他便忍不住惊讶地抬起小脑袋来。

    只见小家伙跟爸爸确认过眼神后,嘟了嘟嘴巴,不情不愿地抱住了爸爸的胳膊,似乎在求和解。

    好了……看在丁湘姐姐的面子上,我不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