曦曦傍晚回家的时候,表现出来的异常就已经被接她们的爸爸发现了。当然,曦曦不爱说话,杨轶听不到女儿叽叽喳喳的聊天声音,自然能够察觉到不对劲。

    杨轶先是问了问曦曦,小姑娘噘着小嘴巴不愿意说,然后杨轶疑惑地看向了兰馨,兰馨也是挠着头一脸困惑的样子。显然,曦曦也没有把自己的心事告诉过兰馨!

    这个年纪的小姑娘,隐隐约约会有一点个人的小情绪了!

    杨轶便没有再追问,而是将两个小姑娘送回家,才招呼着回到家开始眼眶红红的曦曦,带她到客厅,在沙发上坐下,进行一对一地谈心。

    墨菲也察觉到了异常,她疑惑地皱着眉头,跟杨轶眼神交流:“什么回事?”

    杨轶轻轻地摇了摇头,也眼神示意她,让她带小曈曈到旁边的偏厅去,以免曦曦不肯把心里憋着的事情说出来。

    当然,杨轶知道,以墨菲对曦曦的关心,她肯定会跑到楼梯口偷听的——后面传来的动静也证实了这个猜想。

    ……

    “在学校怎么了?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杨轶其实最担心会是这种情况,虽然兰馨说过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但他还是放心不下,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是不是有人说,你不许告诉你爸爸,不然我揍你?不要害怕,爸爸会保护你的,这世界上,有谁比你爸爸厉害啊?对吧?谁也打不过你爸爸我!”

    曦曦听着爸爸为自己遮风挡雨的话,反而越发难过起来。只见小姑娘打转着的泪珠,开始啪嗒啪嗒地掉了下来,她精致的小脸蛋梨花带雨的样子,看起来让人心中顿生怜惜之情。

    “真的有人欺负你了?哪个小兔崽子?或者是哪个大人?”杨轶顿时心中燃起了怒火,虽然他还忍着,用温和的声音询问曦曦,以免吓到小姑娘,但他放在腿边的拳头已经是青筋暴起。

    “不是,不是啦!”曦曦抱住了爸爸一只手,啜泣着摇了摇头,她哽咽得说话都有鼻音了。

    “不是?”杨轶糊涂了,他轻轻地拍了拍曦曦的小手,然后擦了擦曦曦的眼泪,心疼地哄了起来,“好好,别哭,来,爸爸抱抱,有什么委屈的事情,跟爸爸说嘛!你这样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爸爸很担心你的,知道吗?”

    曦曦投入了爸爸的怀里,一整天酝酿起来的忧伤情绪顿时得到了发泄,她哭得更加大声,更加伤心了。

    当然,也确实是需要发泄,曦曦都担心了一整天了,小姑娘压根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脑海里的那个设想,快压抑成旧版于小薇了!

    杨轶一边心如刀割地哄着,一边咬牙切齿,杀人的心都有了!只是,到现在,他还不知道是谁招惹了自己家宝贝闺女!

    曦曦哭了一会儿,心里头那股闷气发泄出来后,她才好受了一些,终于愿意开口了。

    “是,是……是江晨……的……的啦……”小姑娘鼻子一抽一抽的,话不成句地说了起来。

    “江晨?”杨轶可等不及曦曦把全部故事剪出来,他一听到这个名字,眼睛就都差点凸了出来,重重地重复一下这个名字,心里头却已经快要将那个小男孩撕成碎片了!

    “他欺负了你?他怎么欺负你的?”杨轶忍着怒火,一边拿纸巾来擦着曦曦脸蛋上的泪花,一边轻轻地问了起来。

    一定是罪不容赦的那种!

    杨轶都没看过曦曦哭得这么厉害!

    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把那小子从家里拎出来,大卸八块!

    然而,曦曦却摇了摇头,一边揉着红红的眼睛,一边吸着红红的小鼻子,哽咽着说道:“不是,不是啦…...江晨,江晨他,他粑粑,粑粑很坏,然后,然后跟麻麻,跟他麻麻离婚了……”

    曦曦的情绪稳定了一些,终于能把事情理清楚来告诉爸爸了。

    杨轶顿时愣住了,他憋了一肚子火,但现在发现,好像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当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其实是好事,只是杨轶还不敢怠慢,仔细地询问起了曦曦,将今天发生的这件让曦曦压抑起来的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了解清楚。

    “小傻瓜!”杨轶弄清楚后,禁不住有些哭笑不得地捧起曦曦的小脸蛋,亲昵地揉了揉,笑道,“想的什么呢?爸爸怎么会跟妈妈离婚?爸爸跟妈妈这么好,你说是吧?爸爸最爱你和妈妈了,哪里舍得离开你们?”

    “可是,可是粑粑你也出差了,以前粑粑都不出差的。”曦曦委屈巴巴地说道,“因为粑粑出差,我还没有带发夹,然后还不是粑粑接回家呢!我,我怕粑粑也跟江晨的粑粑那样……”

    “不会不会,爸爸不是这样的人,爸爸跟你保证,今生今世只爱你妈妈一个人!”杨轶举起手发誓起来,“当然,以后爸爸尽量不出差,多一点时间陪你和妈妈,然后不让你担心,好不好?”

    曦曦对爸爸的发誓却不是很满意,她嘟着小嘴巴说道:“不是,不是只爱麻麻,你还要爱我呢!嗯,还有弟弟,粑粑,你要说,只爱我和麻麻还有弟弟……”

    “对对对!”杨轶有点哭笑不得,再发誓了一遍。

    有了爸爸的承诺,曦曦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但这个时候,小姑娘没有开心地笑起来,反而是更加依赖地往爸爸怀里挤了挤,她拉起爸爸的手,让爸爸抱紧自己。

    杨轶以为曦曦今天特别没有安全感,索性多陪她一会儿。

    “小傻瓜,以后可不许胡思乱想了,别人的事情,怎么会跟自己有关系呢?当然,江晨也是挺可怜的,但我们家还是很幸福的啊,爸爸妈妈都很爱你们。”杨轶轻声地劝说道。

    杨轶却不知道,曦曦现在是想把憋了一天的话跟爸爸说出来,所以,等到他安慰结束后,曦曦便偎依在爸爸的怀里,听着爸爸胸膛传来厚重的心声,也是迫不及待地说了起来:“粑粑,粑粑,我跟你说哦,我今天想到你要和麻麻离婚的时候,我都吓坏了!”

    没等杨轶安慰,小姑娘自己说了下去:“因为有老师说,江晨的粑粑是因为江晨是男生才要他,只是江晨不要跟他粑粑在一起,所以江晨才跟了他麻麻,但是江晨就见不到他粑粑了!我那么喜欢粑粑,我才不要,才不要不见到粑粑,我想要粑粑,想要粑粑永远在一起!”

    曦曦说着,又忍不住有点难过,眼睛红红的,不过没有哭出来,只是鼻音加重了一些。

    杨轶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没有插话的机会,因为曦曦还在描述着自己这一天的思想变化。

    “我想要和粑粑在一起,但我又害怕麻麻会很伤心,我超级喜欢粑粑的,但我也喜欢麻麻,不想麻麻难过,所以我好难过啊!”曦曦说出了她的纠结。

    杨轶听到这儿,不仅舒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墨菲在旁边听着,要是曦曦在诉说的时候,像上次学钢琴的选择时候那样,完全偏向自己,墨菲肯定会难过坏了,杨轶都担心自己没有办法哄住墨菲。

    不过还好,曦曦还是很懂事的,她也照顾了妈妈的感受!

    “不要难过,因为这个情况都不存在的,爸爸妈妈好着呢!”杨轶轻松地笑着,摸了摸小姑娘柔顺的长发,笑道,“而且啊,爸爸妈妈也会一直好下去,这样,你就永远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啦!”

    “嗯嗯,我想要粑粑和麻麻,永远在一起,还有我和弟弟,我们全家永远都在一起!”曦曦抱着爸爸的胳膊,幸福地用脑袋蹭了蹭,终于开心地露出了梨花带雨的笑容。

    安抚住了曦曦,杨轶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也是还有别的担心,还好,那个最坏的可能没有出现!而曦曦也只不过是自己吓自己,把话说清楚就行了。

    杨轶带着曦曦去洗了一把脸,哄小姑娘去写作业,他才笑着摇了摇头,往楼上走去,刚才他听到,在曦曦想要在他怀里多赖一会儿的时候,墨菲带着小曈曈上楼去了。

    “哎,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情,差点就气得暴走了,还好,只是曦曦在瞎担心。”杨轶一边推开卧室的门,一边笑着跟墨菲说道。

    他还想和偷听了全部的墨菲调侃一下这件事的,但在他进来后,墨菲转过身来,杨轶惊讶地发现,墨菲也是眼眶红红的,而且看起来也是哭过的样子!

    “你怎么了?”杨轶傻眼了。

    “我也难过……”墨菲吸了吸鼻子,委屈巴巴地张了张手。

    墨菲别看平时一副冷艳的模样,但实际上,她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尤其是这几年,杨轶将她的冰山融化后,她柔软的内心便没有了自我的保护壳。

    听到曦曦说出她的担心时候,墨菲也禁不住胡思乱想起来。

    曦曦考虑的是爸爸妈妈离婚,自己跟谁的问题。而墨菲则是直接钻进了牛角尖,她越想越觉得自己“晚景凄凉”,要是老公不要自己了,曦曦会不会因为更喜欢爸爸而离开自己?

    曦曦离开了自己,小曈曈那么喜欢姐姐,会不会也将自己抛在一边?

    自从上次家长开放日,小曈曈硬要和姐姐坐在一块,墨菲就在自己脑海里隐隐构建了一个绝对属于自己吓自己的“可能性”……

    毕竟是天蝎座……

    墨菲越想越难过,就算不管这些孩子,墨菲想到没有杨轶的相伴,回到卧室的她,就扑在了床上痛哭了起来。

    小曈曈坐在一边,都一脸无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于是……就有了杨轶进来时候发生的这一幕。

    杨轶一边张开双臂抱住了墨菲,一边心中苦笑:好嘛,安慰完小的,还得安慰大的!

    但毕竟都是自己最爱的人啊!

    “好好,老公抱抱,不许哭啊!”杨轶的心都变得柔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