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271章 音乐围绕的城市(1/4)
    旅途中,别的城市暂且不提,途径德国的莱比锡时候,墨菲才忽然想起了什么,临时起意,跟杨轶请求,他们走下火车,在这个承载着音乐的历史的古老城市稍作停留。

    杨轶还是了解过的,莱比锡这座城市,在这个世界里,对于绝大多数音乐人来说,其实是有着一种朝圣的神圣意味!毕竟,在这座城市里,走出来过许多欧洲古典主义时期的音乐大师。

    他们中间,不乏可以比肩杨轶前世贝多芬这样伟大的音乐家,更是给这个世界带来了无数美妙的交响乐、歌剧等作品!

    就算是现在,莱比锡的音乐学院每年都培养出许多优秀的专业人才,而它古老的音乐厅,无数顶尖音乐大师都曾在此处一展身手,经过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翻修后,它也如同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一般,令每一个乐团、每一个演奏大师趋之若鹜。

    墨菲虽然从事的是流行音乐的事业,可是她小时候也是听着来自莱比锡的古典音乐长大,知道要在莱比锡停靠后,墨菲便忍不住,想要去“朝圣”一番。

    不过,这个想法也意味着,他们会赶不上只是短暂停留的火车。

    “那怎么办呀?”曦曦有点焦虑地看着爸爸。

    “没关系!”杨轶笑着,挥舞了一下拳头,鼓舞一下士气,说道,“赶不上这一趟没关系,我们可以坐下一趟,重新买票就行了!既然出来游玩,那就要玩得尽兴!”

    “欧耶!粑粑万岁!”墨菲开心坏了,她振臂欢呼起来,不仅如此,墨菲还伸出手去,想要和曦曦还有小曈曈击掌。

    曦曦嘻嘻地笑着,故意扭过身子,蹬蹬蹬地跑开。

    还好,墨菲还有小曈曈,小家伙受到妈妈积极的情绪影响,也是蹦蹦跳跳地笑着,他努力地举着小手,在咯咯的笑声中,和妈妈拍了过去,只是,小家伙拍得不是很准,小手掌仅仅是擦过了妈妈的手。

    墨菲意犹未尽,还冲着欢快地跑向姐姐的小曈曈喊道:“喂,你还没拍到呢!”

    ……

    有点不巧的是,今天莱比锡音乐厅没有管弦乐团进行表演,杨轶和墨菲只能是过来逛逛,游览了一下这个音乐圣地的风光。

    不过,在外面开放的广场里,杨轶和墨菲还是欣赏到了一场别致的“表演”,一个胡子拉渣、衣着破烂的街头艺人,小心翼翼地捧着他的小提琴,悠扬地拉着优美的旋律。

    技术真的不差!

    虽然看不出和杨轶的差距,但墨菲是拍马莫及的,杨轶甚至都觉得对方的实力能登得上国内一些省级的音乐会!

    但为什么,这样一个艺术家会选择在莱比锡的街头流浪,也不愿意凭借技艺去寻找一份体面的工作养家糊口呢?

    墨菲向杨轶提出这样的疑问。

    杨轶沉思了许久,才轻轻地苦笑:“谁知道呢?或许,他是另一个恩特里克兰德吧……”

    “谁是恩特里克兰德?”墨菲困惑地问道。

    杨轶回过了神,笑了笑,说道:“是我准备写的一个故事里的人物,不过,他是为了艺术而抛妻弃子,故事略显压抑,我们不要学他。”

    墨菲一听,马上摇了摇头,惊讶地说道:“我不喜欢这样的人,你可不能学他们!”

    杨轶莞尔一笑,揉了揉墨菲的脑袋,说道:“你看我是这样的人吗?”

    两个小家伙倒是没有留意爸爸妈妈的聊天,他们全神贯注地看着街头艺人的表演,或许曦曦和小曈曈还看不懂,还不太懂得欣赏,但美的感受是一致的,听着美妙的旋律,看着那人沉醉的演奏,曦曦的表情有些严肃,似乎不敢打扰到别人,而小曈曈也是看得很入迷,一只手拉着姐姐,一只手拉着妈妈,一动不动的。

    ……

    在莱比锡,杨轶和墨菲还逛了一下一些样式古朴的乐器馆,这里最值得买的是小提琴,一方面是做工很不错,德国工艺令人钦佩,另一方面也是轻便易携,毕竟出门旅游,杨轶也不可能买一台钢琴扛回家。

    可是杨轶带着墨菲、孩子们看了一圈,依然没有打算要购买。

    “为什么不要?”墨菲诧异地问道。

    杨轶微微一笑,说道:“有你送给我的那把小提琴就已经足够了,干嘛还要再买一把?”

    墨菲愣了一下,心里好生甜蜜,但她又有点嘴硬,故作不在意地说道:“但这个更好啊,你看人家的用料,贵不是没有道理的,比我那把还要高一个档次呢!”

    话虽这么说,墨菲还是有些紧张地眨了眨眼睛,眼巴巴地看着杨轶,眼神里写满了担心。

    杨轶哈哈一笑,说道:“那我也不要,我觉得,用你送给我当生日礼物的小提琴演奏,才能拉出这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墨菲顿时心满意足了,她傲娇地甩了甩脑袋,甜滋滋地哼了一声:“那随你吧!”

    ……

    重返火车站,虽然德国的日照时间比瑞典要长许多,但他们用过晚餐后回来,也已经是夜幕降临、万家灯火了!

    杨轶买了前往巴黎的火车票,不过,他们的车次有点晚,需要在火车站等候两个小时。

    “这么晚啊?”墨菲懒洋洋地在候车大厅里伸了个懒腰,才两个胳膊搭在杨轶的一边肩膀上,嘻嘻地笑道,“早知道,我们在吃饭的地方逛个街再回来了。”

    虽然墨菲和杨轶呆的是普通的候车大厅,周围人来人往的,但没有人能认得出他们。毕竟,杨轶和墨菲的名气还没有传来到德国,而且在西方人看来,黄种人也是长得差不多,即便听过杨轶一些英文歌的,也无法一下子就认出他们,匆忙一瞥,只会觉得他们是普通的亚洲游客。

    但这种感觉很好,混迹在普通人群中,不用担心会被围堵,也不用带着大大的墨镜、密不透气的口罩和帽子。

    杨轶和墨菲还是很喜欢这样平凡、自由的感觉!

    两个小时的候车时间,曦曦和小曈曈哪里坐得住,曦曦很快就带着弟弟从椅子上蹦下来,欢快地绕着他们所在的这条长椅奔跑起来。

    “弟弟,你来追我!咯咯,你追不上我的!”曦曦在前面跑着,银铃般的笑声在车站里回荡。

    而小曈曈也是嘻嘻地笑着,但他忙于追赶姐姐,笑声不明显,只是扭着小屁股,一颠一颠地跑在了姐姐后面,即便追不上,他也很开心。

    但很快,两个小家伙便被爸爸叫停了。

    杨轶还是挺注重孩子们素质的教导的,他担心两个小家伙打扰了车站安静有序的氛围,连忙招了招手,说道:“曦曦,曈曈,过来!”

    不能玩了,而且还要听爸爸讲道理,曦曦和曈曈被爸爸两只大胳膊夹在怀里,都不能动弹。

    但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犹如清泉叮咚般干净的钢琴声,吸引了两个有点不耐烦的小家伙们的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