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275章 西南方向的压抑(1/3)
    在德国临时起意逗留的一个火车站里还能碰到认识的人?杨轶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愣了一下后,才反应过来,不过终究是开心的,他张开双臂,和对方拥抱一下,笑道:“简老师,您怎么也在莱比锡啊?”

    是的,在莱比锡车站叫住杨轶的,就是刚刚才跟他所在的乐团走下火车的简亦繁。

    简亦繁最初和杨轶相识是在咖啡店(PS:详情可见第236、237章),当时杨轶的钢琴水平也仅仅是达到职业的水准,而简亦繁作为江传的客座教授、国内外都很有名气的钢琴演奏家,是杨轶认识的第一位真正的钢琴大师,当然,简亦繁不吝赐教,让杨轶受益良多。

    这也是为什么杨轶尊敬地称呼对方一声:“简老师!”

    而后杨轶在江传进修的时候,也有再碰到简亦繁,跟他学了一段时间的钢琴,所以他的水平才突飞猛进,有了如今的水准……

    “杨轶,刚才我听了你的演奏,你的钢琴演奏,又有了不错的进步啊!”简亦繁先是夸奖了一番,才笑着回答杨轶的问题,“我们的乐团,三天后在莱比锡有一场演出,所以刚刚才抵达这里,没想到,经过车站候车室的时候,就听到了一段如此美妙的音乐!”

    当然,两人用的是中文交流,但简亦繁是带着他乐团的人一起过来的,总不能把别人晾在一边,简亦繁一开始还想给杨轶当翻译的,但后来他发现,杨轶不仅会说英文,德语也可以很自然、流利地进行交流,这样,他索性和自己的乐团朋友都说起了比较熟悉的德语。

    简亦繁乐团里的朋友有的是拉大提琴,有的是演奏管乐的,不过,他们都对杨轶刚才演奏的曲子很感兴趣(他们没有听到曦曦弹,而且杨轶的演奏也只是听了半截),当他们知道刚才那首很有爵士乐的自由、洒脱风格的钢琴曲居然是杨轶自己谱写的,都惊讶地叫了起来。

    “哈哈,给你们正式介绍一下,这位杨轶,虽然没有从事我们古典音乐行业,但他在中华是很有名的流行音乐家!他的妻子也是歌手,中华顶尖的歌手!”简亦繁有些自豪地替杨轶给朋友们介绍起来,甚至还介绍到了墨菲,“他还创作过一些英文歌曲,还记得这两年流行起来的《Jingle Bells》吗?这也是他创作的!”

    简亦繁对杨轶的了解一点也不少,毕竟这几年杨轶在新闻上屡屡出风头,即便简亦繁很少关注流行音乐界的事情,但在报纸上见到了自己熟人,还是会看上几眼。

    而简亦繁没有提杨轶的其他流行歌曲,只是提《Jingle Bells》,那是因为他们平时也不听流行音乐,只是一年圣诞节,大家有个演出,演出后聚在一块即兴演奏过这首歌,所以比较熟悉而已。

    “《Jingle Bells》也是杨写的?”乐团的几个西方人都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杨轶微微一笑,倒也不在这些人面前过分谦虚,他平静地回答道:“我的英文名字叫里昂。”

    这顿时,又引发了他们一阵阵感慨。

    ……

    曦曦看到这么多外国人出现后,有点紧张地偎依到了妈妈的怀里,她很好奇爸爸跟别人谈了什么,可是,就算是妈妈,也听不懂他们的对话。

    小姑娘只好眨着困惑的大眼睛看着,看到这几个人发出一阵阵惊呼,她也似乎感觉到了自己爸爸的优秀。

    不知不觉,小姑娘感到了满心的自豪。

    ……

    当然,不管杨轶在流行音乐界有多大的成就,毕竟他们不是在一个领域工作的,惊叹几声也便完事了,剩下的,便是杨轶和他们简单地交流一下刚才的音乐。

    随后,简亦繁还想邀请杨轶和家人来观看他们乐团的演出,但可惜的是,简亦繁他们的演出是在三天之后,杨轶一家没有这么多的时间逗留。

    火车改期没问题,杨轶也不差这点钱,可是问题是杨轶想要带墨菲和孩子们逛完巴黎后便回国,直接回安庆的话,至少能赶得上回家春节。

    所以,这次只能遗憾地婉拒了!

    短暂的相会后,简亦繁和他乐团的朋友们也没有过多的逗留,匆匆背着他们的乐器前往下榻的酒店。

    火车站的候车大厅回归了往日的平静,没有再有人坐在钢琴前演奏音乐,杨轶和墨菲,也带着孩子们回到位置上坐下,耐心地等候他们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到站的火车。

    “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简老师。”墨菲感慨地跟杨轶说道。

    “是啊,以前我知道他经常在奥地利的维也纳演出,这次应该是受邀来到莱比锡。”杨轶跟墨菲笑道。

    “简老师的精神状态还是很不错的,一点也看不出是快要六十岁的人了。”墨菲赞叹着说道。

    两人也是等车无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起天来。

    曦曦眼睛骨碌碌地转动着,她憋了好久,好不容易等爸爸妈妈的谈话有一个小小的停顿,才连忙插了进来。

    “粑粑,我跟你说哦,刚才,刚才我弹钢琴的时候,一开始还弹错了……”曦曦钻到爸爸的怀里,偎依着,直接把爸爸霸占了过去。

    “爸爸知道啊,你弹的那个……”杨轶笑着,直接给曦曦把错误的地方都给罗列出来。

    “唔……粑粑,不要说这个啦,我不是说这个……”小姑娘害臊地扭了扭屁股,嘟着小嘴巴说道,“就是我以为大家会笑我呢,然后他们没有哦,我就不害怕了……”

    “怎么会笑你?你弹得很好听啊!”杨轶笑着,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

    有曦曦在一起聊天,时间总过得很快,没一会儿,他们的火车到了,墨菲抱着已经困得窝在妈妈怀里发蔫的小曈曈,杨轶拎着行李袋,拉着曦曦,坐上了开往更加暖和的巴黎的火车。

    ……

    本来今天还是挺开心的,可是,不知道为啥,坐上了这趟火车后,杨轶就开始有点心不在焉。

    他安排墨菲和孩子们在车厢里休息好后,拎着保温壶出来餐车这边打热水,透过车窗外,城市的灯光还是照亮了夜空。

    只是,似乎有一团乌云,笼罩在了西南面的天空。

    是自己看错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