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今天我们要玩一个捉迷藏的游戏,你要帮爸爸的忙,在上面这个管道里藏好,也要帮爸爸照顾好弟弟,让他不要害怕,不要哭,也不可以大声说话,好不好?”杨轶耳朵一直竖着,说话的语速也有点偏快。

    虽然门关上后,外面传来的枪声已经很微弱了,曦曦她们都没有感觉,但杨轶的识觉蔓延开来,还是能判断得到有没有人在接近……刚才员工区那边一阵兵荒马乱,不只是枪声,还有尖叫声,闹得很厉害,杨轶都担心地提起了心。

    还好,暂时还没有人接近他们这边——估计也是因为太偏僻了。

    聪明的小姑娘听着爸爸的话,还是感觉到了一点不对劲,她秀气的小眉毛微微皱起来,犹犹豫豫地嘀咕一声:“那,那,那好吧……可是,可是……”

    只见曦曦贴近一步,将自己的小身体偎依在了爸爸的怀里,两个小手抱着爸爸的脖子,嘟着小嘴巴,小声地说道:“可是粑粑,我也害怕。”

    不知道为啥,小姑娘内心就很慌张,或许她也是从爸爸妈妈的表情中,察觉到了危机。

    不过,这时候,旁边最小的小男子汉却咯咯地笑了起来,小曈曈浑然未觉,还以为爸爸是要玩什么有趣的游戏呢!只见他挺着小胸膛,两个小手摇着,兴奋地叫道:“不害怕,不害怕!”

    “嘘!”杨轶连忙竖起一根手指,示意小曈曈不要大声嚷嚷。

    他竖起耳朵,确认外面还是没有动静后,才接着跟曦曦说道:“曦曦,咱们只是玩一个游戏而已,有什么好害怕的?而且,爸爸不是一直都在吗?”

    曦曦看着爸爸,犹豫了一阵子,才勉勉强强地点点头。

    杨轶笑着,让曦曦捧起了手中的佛像,他帮小姑娘调节好音量后,还将佛像背后一枚入耳式耳机取下来,给小姑娘戴上。

    现在这个佛像已经不是以前初代的那款了,杨轶这两年闲着没事,也是将它进行改装,制作得更加精妙,像这种,插在佛像里可以当微型扩音器,扒出来可以当耳机用的装备,就花了杨轶很多心思。但肯定是有用的,像现在这样的场合,用耳机可以减少声音忽然传出导致被发现的风险。

    “还记得爸爸教过你怎么用这个东西吗?”杨轶柔声说道,“这样轻轻地按着,就可以说话了。”

    曦曦懵懵地看着爸爸,但还是点了点头。

    杨轶也拿出了一只无线耳机,塞进耳朵里,然后手机调出了这些佛像的定位程序,他朝曦曦摇了摇手机示意。

    “你待会在上面,如果有什么情况想跟爸爸汇报的,可以用这个跟爸爸说,爸爸就在下面,然后咱们就好像玩间谍游戏一样,偷偷的,不要被别人发现,好不好?”杨轶知道现在的情况对曦曦是一个很大的挑战,但这时候也只能寄希望于曦曦能够坚强起来,他轻轻地揉了揉小姑娘的脑袋,充满期盼地看着曦曦,柔声说道,“你就帮爸爸照顾一下弟弟,我们一起把这个游戏玩好,可不可以?”

    小姑娘现在看起来柔柔弱弱的,一副弱小无助的样子,但她还是拉着爸爸的手指头,嘟着小嘴巴,轻轻地点了点头。

    “记住爸爸的话,曦曦,如果你在询问爸爸的话时候,爸爸不方便跟你回应,你也不要着急,爸爸会这样,轻轻地敲三下。”杨轶的手指头在手机的话筒上,轻轻地敲三下,跟曦曦微笑道,“这样你就不要担心了,因为这就说明,爸爸已经告诉你爸爸听到你的话了,稍等一下会给你答复。”

    曦曦红润的小嘴巴微微张着,平时话唠的小姑娘此刻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只能是傻乎乎地点着头。

    杨轶再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便故意露出爽朗的笑容,轻轻拍手,说道:“OK,我们一起来玩这个游戏吧!”

    他先将曦曦抱起来,让她面朝外面地塞进送风管道里,还好,因为是冬天,空调制冷澳门银河娱乐官网没有启动,只是普通的通风作用,里面还不是很冷,只是杨轶提前还是给曦曦、小曈曈都多穿了一件外套。

    “粑粑……”在管道里,小姑娘的眼睛亮晶晶的,只是好像有点起雾,眼眶周围红红的,她小声地叫了一声。

    “没事!不会有事的!”杨轶笑着给小姑娘竖起大拇指,让她往里面爬一点。

    接下来是小曈曈,杨轶将小家伙塞进去后,又捏了捏小曈曈的鼻子,笑道:“现在开始玩游戏了,我们不能大声说话,也不能哭鼻子,好不好?曈曈,爸爸相信你是个男子汉,也是非常棒的!”

    小曈曈一点也不害怕,他玩兴正浓,只是缩了缩脖子,躲开爸爸的大手,然后跟爸爸嘻嘻地笑起来。

    接下来,杨轶还把墨菲送到了孩子那一边,墨菲已经在努力地忍着自己的眼泪了,她刚才在风管里,比较清晰地听到了外面的枪声,已经知道杨轶所言非虚,她更加害怕了。

    “你,你不上来吗?”墨菲看到杨轶将她抱过去之后,便拿起了送风口的回型盖板,准备安装上去,她慌忙问道。

    “我在下面看着,别担心,一切有我。”杨轶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过去,将墨菲脖子里的佛像也拉出来,示意她将耳机戴上。

    仓促之间,杨轶做到考虑周全已经不错了,手忙脚乱也是必然的。

    “可是,可是,老公……我……”墨菲听杨轶要一个人帮她们挡着的时候,又是感动,又是担忧,着急得眼泪都滚了出来,她轻轻地哽咽道。

    “别哭,再哭就不好看了。”杨轶还有闲心开个玩笑,他将墨菲的脑袋塞回去,笑道,“放心吧,你老公厉害着呢!身手不是外面这些小喽啰能比的,我在下面,还可以随机应变。”

    “可是,我不想你……你不要去和他们打好不好?”墨菲以为杨轶义气上头,想要为民除害,可怜兮兮地哀求道。

    毕竟,杨轶以前的身份,是刚正不阿的军人啊!

    但墨菲哪里知道,杨轶压根就没有想过冒险出头,他也根本没有前身那种“浩然正气”,如今的他,很现实,将一切都考虑得很仔细。

    如果不是自己最爱的人遇险,杨轶是绝不可能贸然出手的!

    英雄哪有那么好当?

    外面不知道有多少灰色风衣的人,而且都是有枪的疯子,杨轶才不会傻到以为自己能像奥特曼一样打不死,还能力挽狂澜拯救世界!

    他肉体凡胎,一颗子弹就能撂倒。

    而且杨轶知道,如果自己这道屏障倒了,墨菲,还有孩子们将要毫无遮拦地面对危险……

    所以,不管怎么说,杨轶都不可能为了一群毫不相干的人,用自己和最爱的人的生命代价去冒险。

    抓坏人,不是警察该干的事吗?

    “放心吧,我不会逞英雄的,我只是在我们这里守着,保护你们!”杨轶柔声安慰道。

    他安抚住了墨菲后,开始用多功能钥匙扣拧上送风口盖板的螺丝。

    盖上之后,仿佛卫生间又变得安静下来,杨轶的眼神再度变得锐利起来,他左右环顾,脑袋迅速转动着。

    刚才杨轶其实已经想到了,首先他不能留在这个女卫生间里,因为这样他得到的外面的信息太少,而且,这种防御很被动,风险极高。

    最好是他藏在外面,只要有人接近这边的厕所,他就出手,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之中……

    但在出去之前,杨轶觉得自己首先要找一个合适的武器!

    赤手空拳终究是不行的,杨轶最厉害的是他的刀功,其次是各种刺杀武器和枪械,当然,如今融合了这个身体的功夫后,他的近身搏斗能力也是不可小觑,但毕竟对方是有枪的啊!

    可是,哪里去找武器?他在欧洲坐车要过各种安检,身上除了一个钥匙扣能弄出一条两三厘米长的尖刺以外,就别无长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