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279章 自己不去找麻烦,但……(2/3)
    如果有把刀就好了,有刀在身,杨轶的自信可以拔高到一个可以说狂妄的地步!但这只是奢望……火车站的厕所里,哪里能找得到一把刀?

    杨轶的眼神游离在仅有的两个拉杆箱上,他在想要不要将拉杆拆下来,但这些拉杆即便拆下来也不够锋利,他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打磨。

    不过,想到锋利两字,杨轶想起了一个东西。

    只见他拉开了拉杆箱的拉链,将里面一个包装精美的木盒子拿出来打开后,一双雕琢精致、在灯光下熠熠生辉的水晶高跟鞋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没错,就是墨菲在哥德堡和玛瑞亚逛街时候买的那双只能拿来当艺术品欣赏的水晶高跟鞋!

    且不说这双高跟鞋的用料多么昂贵,它的形状就是那种鞋跟超过了十五厘米的恨天高,而且鞋跟很细、很尖,如果被这种高跟鞋踩一脚……

    算了,还是不想了,杨轶现在就是看上了这双高跟鞋十八厘米长的鞋跟。显然,这样的长度,这样的纤细、尖锐,在杨轶这样的行家手里,已经足以当成一把军刺来使用了!

    “老婆,抱歉了……回头,我再给你买十双水晶高跟鞋!”杨轶在心中默道。

    他手上一使劲,直接从鞋腰处,将鞋子掰成两段!

    这样,他还能握着打磨光滑、圆润的鞋跟上部进行发力,这长长的尖刺在相当快的速度下扎下去,那可是要命的!

    弄好一把“军刺”后,杨轶便将剩下半截鞋和另一只完好无缺的水晶高跟鞋放回了盒子里……收拾好,并且将拉杆箱塞到最里面的隔间,杨轶准备出去打探情况。

    出去之前,杨轶跟墨菲在耳麦里低声说了一声:“好了,我出去看看,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嗯……”墨菲声音很小,在耳机里传过来,她为了不让杨轶担心,压抑住了自己想哭的情绪,小声地说道,“你……你也要小心。”

    ……

    推开门的时候,杨轶虽然很小心地用墨菲的化妆镜打探一番,但真正走出去了,感受到外面截然不同的肃杀气氛以及已经弥漫开来的血腥气味,杨轶发觉,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颤抖着。

    不是紧张,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你是在渴望着战斗吗?”杨轶在心里对自己暗暗地说道。

    但他很冷静,心中叮嘱着自己:“你别忘了,你已经不是一个人,不再是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

    杨轶避开了监控摄像头的位置——这是他的习惯,每到一个地方,他眼睛一扫,所有的监控摄像头的位置、角度,都会被他记在了心中。走出厕所这边的通道一点距离,杨轶藏身在了一个盆栽后面,还是用化妆镜偷偷打探着外面的情况。

    正如杨轶所猜测的那样,车站的候车大厅已经一片狼藉,所有的游客、车站的工作人员被羁押至此,而且,无论是大厅里面,还是楼上,都有灰色风衣的持枪者盯着!

    “这里大概十七……十八人,不过,应该还有一部分人手不知道藏哪里。”杨轶默默地数了一下。

    不要以为是拍电影,地上还有一些人倒在了血泊中,看衣服,有的是车站的警卫,有的是车站的工作人员,而还有不少是游客的打扮……死了不少,但还有一些还在挣扎,发出痛苦的叫声。

    也正因为如此,一些人鼓起了勇气,竟然傻里傻气地走向了这些灰衣人。

    虽然哭声、惨叫声、吵闹声充斥了车站,杨轶很难听得到他们交谈的内容,但看他们比划的手势,这些傻里傻气的人,正在试图向那些“刽子手”请求去救援那些还在挣扎的受伤者。

    杨轶表情如同他前世时候那般冷漠,但他的心却在叹息:“真的是天真,别把自己搭进去啊!”

    或许,杨轶依然会冷漠得不会为了这些人牺牲自己和家人的性命,但他这几年的平常人生活,还是让他有了平常人那样的恻隐之心。

    侧着“战火”没有蔓延到他的这边,杨轶掏出手机,查看一下关于今天这件事的报道。

    不得不说,西方电视、媒体的报道真的很给力,杨轶派人创办的海外版微播、脸书,上面那些媒体的官方账号也在不停地跟进着事情的进展。

    “XXXX劫持巴黎火车站人质,喊话法兰西、米国总统要求释放一千名X岛重犯。”

    杨轶看到这里,心中暗叹:“果然不是善茬,怎么这么倒霉,碰上了这个世界上最难缠的一批硬骨头?”

    还有动态照片,杨轶能看得到火车站周围,已经被法兰西的军警重重包围,而媒体们的直升机也在周围盘旋,但迫于灰衣人的残暴,暂时还没有人采取行动。

    “这么多人质,救起来,那不得死伤无数?”杨轶思索着,“X岛重犯,那些人肯定不会被放出来的,只能是看警方和这些人掰手腕看谁能赢了……”

    但杨轶想到前世他听说过的这座城市某个歌剧院的袭击,即便袭击者被击毙,混乱中,还是有上百名人质惨遭毒手。

    杨轶想好了,他无论怎么样,都不能让墨菲和孩子们出来。

    但就在这时候,忽然一阵激烈的枪响在车站偌大的空间里回荡,让杨轶一惊,将思绪收了回来。果不其然,灰衣人被那些正气凛然的人缠得不耐烦了,直接端起怀里的自动步枪,对着天花板就是一阵扫射。

    车站里面又是一阵惊恐的尖叫和哭喊,但还好,杨轶看到那些人只是吓得趴了下来,那个开枪的灰衣人没有对人扫射。

    但这阵扫射,还是让灰衣人的气焰更加嚣张,他们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批灰衣人还是有组织的,有个人在楼上喊了几声,他们得意的笑声才平静了下来。

    杨轶能听得懂他们说的话,闪米特语族的,杨轶基本上都能听懂。

    不过,接下来,车站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这次说话的人用的是英语,表达的意思无非是告诫这些人质们要乖乖趴在地上,听从他们的安排。

    但杨轶还是能听得出,这人说话的语气很淡定,颇有种指挥官的风范!

    “这些人的重点人物,是去了车站的控制中心吗?”杨轶暗暗地想着,他脑袋里浮现出了那双阴鸷的眼睛,“他应该也在那边吧?会不会就是刚才说话的这个人?”

    杨轶没有兴趣去探索这个问题,他拿着手机继续关注着媒体上泄露出来的谈判进展。

    “只要不靠近厕所,你们怎么打,也与我无关。”杨轶暗想着。

    ……

    但是,就算杨轶想置身于事外,别人却想要在狮子头上撸一把毛!

    忽然间,两个灰衣人,端着枪,一边说着话,一边往他这边走了过来。

    你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