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奶爸的文艺人生 > 第1281章 真的是一波三折(1/3)
    杨轶拧开了螺丝,打开送风口的挡板,看到窝藏在里面的墨菲时候,他心疼坏了,一边从兜里掏出纸巾,给墨菲擦擦她夺眶而出的泪水,一边故作轻松地说道:“没事,不要担心,我都还好着呢!”

    实际上,杨轶现在也确实放心了不少,因为他发现对手确实不强,只不过是一些只会拿枪、拿炸弹欺负普通人的普通人。而解决了两个靠近过来的灰衣人,杨轶拿到了他们的通讯设备,也能随时掌握他们的动态,可以说暂时厕所这边是安全的!

    所以,杨轶才有闲暇打开送风口,安抚一下墨菲和孩子们。

    虽然眼泪止不住地流,但墨菲也不想让杨轶担心,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轻轻地说道:“刚才,我都听到了枪声,都不知道你怎么了,谢天谢地,你没有事……”

    “当然没事,那就是一些小鱼小虾,你老公厉害着呢!”杨轶笑道,“曦曦和曈曈怎么样了?”

    墨菲这才恍然大悟,连忙让出一点空间,让曦曦可以挤着小曈曈,两个小脑袋一上一下地挤出来。

    “嘻嘻,粑粑!”小曈曈看到爸爸的时候,以为游戏结束了,他清亮地叫了一声,眉飞色舞地跟爸爸笑了起来。

    “嘘嘘,还不能大声说话!”杨轶连忙说道。

    还是曦曦懂事,小姑娘忧心忡忡地打量了一下爸爸的脸蛋,才小声地说道:“粑粑,我好想你。”

    “爸爸也好想你,没事,你们再耐心地等一会儿,等我们这个游戏成功结束后,我们再出来去逛街好不好?”杨轶微笑着安慰道。

    曦曦乖巧地点了点头,她继续小声地说道:“粑粑,我跟你说哦,刚才,刚才你砰砰砰响了三下,麻麻还不知道呢!是我和麻麻说……”

    杨轶硬着头皮,耐心地听女儿讲了一通刚才发生的事情,他知道,这时候,曦曦也需要通过诉说来表达内心的不安,憋着反而不好。

    旁边的小曈曈被姐姐夹在中间,小脑袋被压在了姐姐的下巴下面,他困惑地眨了眨眼睛,终于,感到很不舒服的小家伙挣扎了一下。

    “姐姐……”小曈曈扭了扭,可怜兮兮地看向了曦曦。

    曦曦好像这时候才回过神来,她往后退了退,给弟弟腾出一点空间,不过,她还舍不得爸爸,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小声地说道:“粑粑……我饿了。”

    杨轶看到女儿楚楚可怜的模样,才拍了拍脑袋,笑道:“哎呀,爸爸这个大笨蛋,居然忘了,你们等等!”

    杨轶卫生间的隔板,到旁边的隔间里,打开随身的行李袋,翻出一些巧克力、小饼干等零食。

    毕竟是带娃出门旅游,吃的肯定不能少。

    而杨轶也是胆大,在这种危机时刻,他还淡定地拿出小曈曈的奶瓶,用热水壶里的热水(列车上装的),给小家伙冲了满满的一瓶牛奶。

    当然,花不了太多时间,杨轶的动作很麻利。等杨轶再爬上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像酒店服务员一般,将一小袋吃的,和一瓶牛奶、一瓶矿泉水递了上去。

    “曦曦,你看这个牛奶,如果凉了,就可以给弟弟喝。曈曈,你也要分一点给姐姐喝,在困难的时候,我们要互相帮助,才能共渡难关,懂吗?”杨轶也不管小曈曈能不能听得懂,便叮嘱了几句。

    不过,有吃的后,曦曦和小曈曈的情绪都得到了缓和,墨菲也因为杨轶淡定、从容的表现,稍微放松了一些。

    ……

    重新拧好盖板,杨轶走出女厕所,他柔和的眼神再度变得锐利起来。

    只见杨轶潜身回到盆栽旁边,先是观察一番车站候车大厅的情况,没有多大变化,人质还是趴在地上,而周围荷枪实弹的灰衣人看守着。

    接着,杨轶掏出手机,看了看网络上的新闻。

    从媒体报道来看,不出杨轶所料,目前谈判进入了僵局,而这些劫持火车站的人还在叫嚣着,如果还没得到他们满意的答复,他们将会在半个小时之后,开始每十分钟杀死一个人质。

    “时间……大概还剩十五到二十分钟。”杨轶抬起手表,默算了一下。

    按照警方的尿性,他们都会在最紧迫的时候采取行动,也就是说,杨轶只剩下大约十五分钟的时间来做自己想做的事。

    “呵呵,十五分钟,足够了!”杨轶悄然起身,如同鬼魅一样,无声无息地躲开监控摄像头,从员工通道那边穿过,接着,他直接躲过了一个在内部楼梯巡逻的灰衣人,整个人如同壁虎一般,直接攀爬上了三楼。

    ……

    杨轶想要做两件事情,第一,前往监控室,销毁所有的监控录像记录。毕竟虽然他躲开了监控摄像头,但是那两个被他干掉的灰衣人却是大摇大摆地从监控摄像头下面走过去的!

    杨轶不知道这些人有没有切断监控的信号,但他不能冒险,必须洗清自己的嫌疑!

    当然,第二件事也是这样的目的,待会他切断了监控信号后,他要把男厕所里的两个灰衣人搬到别的地方,确保别人不会把他当成英雄。

    ……

    不过,在杨轶摸向监控室的时候,截获的耳麦里传来的愤怒叫声,让他的心为之一沉。

    还是那个头目的指令,只不过,跟一开始的冷静指挥不一样,似乎谈判的失利让他感到愤怒。但真正让杨轶不安的,是他指令的内容。

    能完全听懂他们语言的杨轶,能清晰地听到这个头目在叫楼下的人派人上来,把“大家伙”搬下去,贴在候车大厅的柱子上,如果那些傲慢的政客不同意他的要求,如果军警敢冲进来,他就要把整个车站给送上天,让所有人给他们陪葬!

    “卧槽……还真的有炸药!”杨轶心里一群羊驼驼在奔腾着,咬牙切齿地捏了捏拳头。

    如果真让他们把“大家伙”弄下去,最后交战时候起了冲突,然后车站被引爆……杨轶不觉得躲在厕所里的他和墨菲、孩子们能躲得过这一劫。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但就在杨轶在心里骂娘的时候,他的眉毛轻轻一挑,视线转向了一间写着监控室的大房间。

    他一开始确实是在找这个房间,但杨轶找到这个房间,不是因为他看到了门上的标志,而是他敏锐的耳朵听到了房间里面的动静!

    那个头目的嘶吼声,虽然从他耳麦里传出,但杨轶另一只带着自家耳机的耳朵,却也能从这个房间的门缝里,听到了一模一样的声音!

    这些人,不是在调度中心和官方进行谈判交涉吗?怎么会来到了这里?

    当然,杨轶也很快想到了关键,火车站的调度中心一般都设立在顶层,比较容易被攻破,相比较而言,监控室能通过监控摄像头看到火车站内部的所有位置,而且安全性、隐秘性也会比较高,所以,这些人把指挥中心设立在了这里!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杨轶心中暗道。

    不过,他没有着急动手,而是无声无息地摸过去,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一点点地将对准监控室门口的摄像头拨了一下。

    为了不引起监控室里的人的主意,杨轶也没动太大的角度,只是确保摄像头看不到自己,然后,他贴着墙,如同影子一般,沿着摄像头的死角摸过去,跟之前那样,一点动静都没有发出,便扭断了守在门口的灰衣人的脖子。

    真的是太弱了……杨轶觉得这帮人,除了视死如归的勇气以外,连国内的一些特警都比不上,一点对危险的感知都没有!

    杨轶用身体支撑着这个守卫瘫倒的身躯,将他沿着墙边放下。

    来不及藏到隐蔽的地方了,因为那个头目喊完话后,楼下已经有人在招呼着帮手,准备上楼。

    “上楼的,一、二、三,三个人。”杨轶数了一下名字,随后,他贴着监控室的房门,闭上眼睛,仔细听了听,心中默数起来,“一、二、三、四,四个呼吸声。”

    比想象中的还要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