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到了高中这十七八岁的阶段,说维护世界和平其实就是一句玩笑话。

    这个时候大家已经有了懵懂的世界观,明白未来的世界好像是个什么样子,有的人仍旧怀有一腔热血,但也明白不是所有事情都可以依靠一腔热血来完成的。

    所以维护世界和平是大家凑在一起的一句玩笑话,真正大家心底里想过觉醒以后要干的事情,其实都没有那么伟大。

    这些同学们现在只能看着别人觉醒了一阵羡慕,而真正已经获得超脱凡俗力量的吕树则开始真正对未来人生的思考。

    “我觉得会不会是这样,网上也说了现在是灵气复苏的情况出现了,那大家会不会都是成为觉醒者?只是时间早晚问题?”

    “哈哈,那就好了啊!”

    吕树有点听不下去了:“既然说是复苏,那以前历史上有没有出现过全民超人的时代?好像没有吧……全民觉醒是不可能的。”

    “来自李耀的负面情绪值,+40……”

    “来自……”

    就这么一句话,竟然又给吕树加了一波负面情绪值!

    说实话吕树这次真的没打算故意给同学们泼凉水,这特么都是大实话啊,全民觉醒这种事情想想都不可能,最多也就是觉醒的人数比较多罢了。

    怎么正经说话还被埋怨了,真是的。

    吕树懒得管他们,继续回去写卷子去了。

    亲身去看了一眼力量型觉醒者,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稀奇的事情。倒是隔壁班的那个女孩,吕树非常好奇她的能力到底是什么。

    例如那个暴打班主任的无良男同学觉醒者,恐怕全国还会有许多吧,也许是抢劫,也许是其他什么大罪,总之当一个人压抑已久的时候忽然得到难以想象的力量,大部分情况下都会出问题。

    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里曾写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凶残到这地步。

    这话有些偏颇,吕树觉得这里面的中国人应该上升到整个人类,不是中国有坏人,是全世界都有啊。

    1974年,行为艺术之母玛丽娜进行她的表演:她将自己头部以下麻醉坐在椅子上,观众可以用桌上的72种器具任意摆弄她,这些器具包括菜刀、子弹、枪、鞭子。

    在表演的6个小时里,观众一开始踌躇观望。

    然而当他们意识到,玛丽娜真的不会动的时候,他们割开她的衣服,用相机拍下她赤裸的照片,用刀割开她的喉咙表皮扮演吸血鬼,甚至玩弄她的私密部位。

    当表演结束后,玛丽娜说:“如果将全部决定权交给他人,那你,离死也不远了。”

    人性本善还是本恶,这种东西吵吵很久了,吕树管不了那么多,他只想保持自己的本心。

    现在想想,如果黑风衣们真是在官府背景下对事态进行控制,这可能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真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但吕树不愿意被控制着,喜欢自由、讨厌被控制的心情,大概就是他胸腔里的那团火焰,也是人的一种本能。

    有坏人,就有英雄,但吕树选择既不当坏人,也不要去当英雄。

    距离李齐暴打班主任之后半个小时,警察真的来了,也没管校方怎么说,直接带走了李齐。

    吕树站在教学楼上看着那群人的背影,总觉得这些警察的气质有些格外的彪悍,他忽然警醒,也许这些人穿上黑风衣才更合适一些!

    上午的时候刚刚结束语文科目的考试,班主任忽然通知大家,下午的考试推迟一天举行,而下午则变成了全体学生的体检,即使是没有开学的那些,也要在下午返校。

    这个体检来的太突然了一点,竟然连考试都推迟了,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全体都要参加。

    怎么回事?所有同学都有点不太理解。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还是第一次学校组织体检,学生不用掏钱来着……

    对于吕树来讲,不用掏钱,就挺好的……

    他推测这体检会不会是跟黑风衣有关?

    官府如果早就掌握了第一手的信息,那么对于未来发生的事情,肯定会有许多应对的方案。

    也许李齐这件事情,又导致某些计划提前了?

    可这和体检有什么关系呢?

    他以前在福利院的时候也体检过,就是简单的测测视力、听力、血压、心电图,这也没什么啊。

    然而当下午来临的时候,吕树才意识到自己犯下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

    下午的体检是要抽血的!

    这尼玛,以前在福利院的体检也忒简陋了,从来就没抽血化验过,这导致吕树根本不知道大部分的体检里面,抽血都是惯例。

    福利院是有多穷啊我擦,抽血化验都不舍得做一次?!

    就因为没经历过,所以吕树压根就不知道有这一回事。

    抽血这种事情他就相当抵触了,鬼知道自己在点亮两颗星辰以后自己的血液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班主任石青岩组织大家到操场上集合的时候,他瞅了一眼隔壁班的那个女孩,发现对方也是一脸纠结的表情……他瞬间稍微平衡了一点……

    吕树有心想避过这一次体检,反正自己身体健康着呢,自己事自己清楚,两颗洗髓果实吃下去,再加上点亮两颗星辰,吕树身体状况前所未有的好,并不需要体检。

    然而他发现,这体检的把控也是非常严格,负责体检的人完全按照名单上来进行,点一个抽一个……

    这群白大褂也特别奇葩,竟然大部分都是男性,谁见过全是男护士的医院?

    这不会又是黑风衣的人吧?!

    吕树心里有点犯嘀咕,如果是不知情的人,当然不会多想,可他知情啊,就会忍不住的往那方面想。

    他对石青岩说道:“老师,我想上个厕所,有点急。”

    尿遁了吧,总不至于非逼着自己体检吧?

    就在这时,吕树身后一个负责体检的白大褂说道:“你急着上厕所,就先给你抽血,去吧,不到一分钟的事……小刘,先抽他的!”

    吕树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呵呵,你特么还真机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