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班主任石青岩胳膊下面夹着一摞卷子进班,那厚厚的卷子才把所有同学给重新拉回到现实中来……

    哪怕明天就全班同学都觉醒了呢,但现在不是还没有嘛,还是得考试啊……

    石青岩站在讲台上推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我知道你们这些天心情有些浮躁,可能是刚刚放假回来,但是心还没有回来,但我要提醒你们的是,还有一年半你们就要参加高考了,如果你们现在掉队的话,后面可就不好追了,所以收收心,懂吗?好了,这节课考数学。”

    石青岩没有点明什么事情,但大家都明白他在说什么,吕树很佩服石青岩,这位班主任工作还是很认真负责的,而且昨天7班的班主任被打,一层楼上那么多老师呢,也就只有他一个人冲上去见义勇为了。

    叶玲玲小声对吕树说道:“让我抄抄啊,好人一生平安。”

    叶玲玲一开口,吕树旁边的同学都开始对吕树抛媚眼,一副你懂的表情。

    现在大家觉得,吕树还是很有用的嘛,起码能让大家的考试成绩过得去。

    以往的靠实力,叶玲玲一直觉得自己跟吕树坐了同桌是最大的幸运,因为每次考试吕树都让周围的同学抄试卷。

    倒不是主动让他们抄,拉好同学关系,而是他写完以后就放在那里也不遮掩什么的,不主动也不防范。

    这纯粹是吕树的性格使然,他觉得没有防一手的必要,这种小考试,别人凭本事抄的卷子,自己也没必要那么得罪人。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啊……

    吕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自己为什么期盼开学?不就是因为有这一群可爱的同学们吗?!

    考试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吕树的数学卷子就已经写满了,这个时候叶玲玲眼睛开始放光,周围的同学都开始蠢蠢欲动。

    本来吕树的卷子是放在选择题那一页的,结果大家刚准备抄,就见吕树翻到了背面……

    周围同学想着,翻就翻吧,先抄后面的也不耽误,结果刚准备抄呢,吕树又翻页了……

    翻啊翻的,一分钟里吕树就翻了二十次……大家的目光就一直跟随着他的试卷翻来翻去,差点就翻白眼了好吗!

    周围的同学都懵逼了,你这不让抄的意图还能再明显一点吗?!

    “来自叶玲玲的负面情绪值,+70……”

    “来自……”

    光是这一波,来自前后左右同学的怨念就给吕树增加了300多的负面情绪值!

    看到收入记录,吕树差点没有乐出声来。

    不过刚才翻卷子哗啦啦的响声也引起了班主任石青岩的注意:“吕树你干什么呢,安静点。”

    “好的老师,”吕树回答。

    这时候周围的同学简直喜出望外啊,顿时感觉石青岩忒亲切了,现在吕树总不能继续翻试卷了吧?

    大家偷偷把目光重新聚集在吕树的试卷上,然而……吕树已经把两只胳膊架在了桌子上扶着头,做沉思状……

    沉思你妹啊,这两只胳膊把试卷挡的严严实实了好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呵呵,不仅不会,还感觉美滋滋,吕树乐呵呵的沉思着……

    这一波,又给吕树带来了200多负面情绪值。

    本来让他们抄,是吕树觉得没必要挡着,别人考差一点他又不会多碗饭吃。

    但现在不一样了啊,你们特么的昨天才私下里编排过我,我还让你抄?

    这个时候还不是一切以增加负面情绪值为目的吗!

    一场考试就增加了500的负面情绪值,吕树觉得自己想要突破E级,就全都仰仗这些可爱的同学了!

    此时,他前面坐着的同学还有点不信邪,毕竟以前都抄的很爽啊,是不是昨天大家议论的话被吕树知道了,所以生气了?

    然而基于对往日的经验,他觉得好好说说,应该还是可以抄到的吧。

    他从背后塞过来一个小纸条,吕树愣了一下接过来,打开一看:“好人一生平安,选择题答案。”

    吕树写了写递了回去,对方收到回传的小纸条以后大喜,这是有戏啊!

    结果打开一看,纸条上面就多了俩字:你猜。

    前面那个同学当时脸就黑了,我猜狗蛋啊猜!

    “来自刘畅的负面情绪值,+170……”

    卧槽,吕树当时就一惊,这么高的怨念,你怕不是想打我吧?

    刘畅感觉有点牙疼,他也不是全都不会,答案他写了,只是非常不确定。他在班上的成绩就属于那种半瓶子水晃荡的,自己算出来的答案,自己都不知道对不对。

    他咬咬牙在纸条上写,AABCDABCDA?

    等到纸条再次传回来的时候,刘畅眼睛就盯着班主任石青岩,各种紧张,各种藏,然后等石青岩目光不在这边的时候打开一看,上面又多了三个字,你再猜。

    “来自刘畅的负面情绪值,+311!”

    刘畅看到这仨字的时候就差点尿了,他这次是彻底放弃了,并且笃定吕树肯定是因为昨天大家背后的议论生气了,不然怎么以前让抄,现在就忽然不让抄了?

    太小心眼了吧!大家也就是开玩笑的啊!

    世界上有这么一种人,他把玩笑开的很过火,然后你生气了他还说你开不起玩笑。

    呵呵。

    不过刘畅并不清楚,吕树并不是因为生气才不让他们抄,而是因为吕树已经在觉醒的这条路上已经比他们先行一步了,只是他的这个觉醒比较尿性而已……

    一场考试赚了1000出头的负面情绪值,这绝对没毛病啊,不过吕树总觉得还有点意犹未尽。

    他看了看同桌的叶玲玲,然后把胳膊稍微向下挪了挪,露出了一个选择题的答案:D。

    叶玲玲眼睛一亮,抄一个也是抄啊,赶紧抄到了自己的卷子上。

    等她抄完这个答案的时候,考试也到了尾声,石青岩宣布收卷。

    叶玲玲脸都是黑的,这次恐怕是她上高中以来考试最差的一次,只惦记抄了,自己都没顾上好好写卷子。

    总好在,自己能确定有一个选择题是正确的吧……只当是一种安慰了……

    就在叶玲玲一脸心不甘情不愿的把卷子递给前排的时候,吕树才终于放下了自己的胳膊。

    叶玲玲当时就崩溃了,这货的答案竟然是B,吕树挡住了一半,让她看成了一个D!

    你特么是故意的吧,这特么肯定是故意的啊,那个B写的歪歪扭扭的还特别大,明显就是要套路自己啊!

    “来自叶玲玲的负面情绪值,+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