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叶玲玲负面情绪值,+110.”

    “来自……”

    原本已经突破一万大关的负面情绪值,竟然在这一波收入刷屏记录之后达到了一万三千多……

    要知道,全班总共也就六十多个人啊!

    吕树感觉自己今天真的是大丰收了,相对于负面情绪值在吕树心里的地位来说,什么道元班都成次要的了。

    就算是道元班,能直接提升自己的力量吗?

    然而没有道元班这一茬,他也没有赚这么多负面情绪值的机会啊。

    最终还是要感谢同学们,简直太客气了!

    吕树甚至可以预计,就算是今天放学,这些同学回到家里想起来今天的事情,都能给自己继续提供负面情绪值……

    哪怕此时此刻,他的收入记录里还有+10+19的记录不断浮现,眼瞅着今晚估计都能到一万五的负面情绪值了。

    而他的同学们已经近乎麻木,吕树以前说话虽然噎人,但也没有这么夸张,最近这是怎么了,小宇宙爆发?

    所以你丫觉醒的能力,就是噎人吧!

    我们已经看穿了真相,吕树肯定已经觉醒了!

    心里的玩笑归玩笑,不得不说所有人都是羡慕吕树的,能够进道元班现在在所有同学眼里跟清华北大区别不是很大,主要还是在基金会网站出现后,大家的价值观在热切讨论中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如果问家长的话,家长们当然会觉得好好学习最重要,觉醒这种新鲜事物,也未必有多么厉害。

    除非,当觉醒者真的可以在社会上名利双收时,或者当他们能够亲眼看到觉醒者的强大时,大家才会真的明白觉醒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存在。

    现在才哪到哪,不就是看了一些异能视频嘛,也没见谁特别厉害啊。

    成年人的世界里,还是更加看重利益这两个字。

    但是少年人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强,所以转变的更加快速。

    只是,官府这么大张旗鼓的搞事情,是真的要公开了吧。

    吕树看了一眼论坛,可不光是洛城一个地方成立了道元班,有些地方甚至有新建的学校直接改名成了道元学校,然后把所有“特长生”都集中在了那个学校里。

    也有的是跟洛城一样,把所有“特长生”集中到一个原有的学校里。

    还有些地方更绝,直接把一个学校原本的学生给分配出去,然后在这个学校里搞道元班。

    没有进入道元班的学生一个个都在网上看起来都哭天抢地的,估计现实中的情绪也没有那么夸张,只是说说而已。

    而且,一些大学生也接到提前返校的通知了,恐怕体检在即。

    不过这些大学生被要求提前返校也没抱怨,反而十分期待。

    吕树忽然在想,是官府已经掌握了什么固定的刺激觉醒手段了?不然把大家集中起来干嘛,道元班你总得教东西吧,教什么呢?

    基金会的网站里说的很明白,其实觉醒者大类上是分两部分的:自主觉醒、自主修行。

    前者是莫名其妙的觉醒,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就开始乱七八糟一顿玩了。

    后者则是有计划有目标有方式的修行。

    两者孰强孰弱还真的不好说,就算力量型觉醒者以后会有什么成就,谁又敢下定论啊?

    话说这个基金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啊,之前吕树以为他就是官府搞的,结果后来一看论坛,原来基金会在海外各个国家也有网站,自己这边是纯中文的,那边还有纯英文、俄文之类的,怎么看都不像是某一个国家独有的组织吧。

    这要是某个国家搞的网站,官府铁定不能让它搞这么久的事情,难道是联合国?

    也没听说联合国还管这个,这不扯犊子呢么,而且还真未必管得了。

    具体的那些事情,也不是吕树一个高中生能整明白的,他现在只清楚,他自己身上的秘密还是别让除吕小鱼以外的人知道了,缺乏信任基础。

    吕树现在最大的爱好就是盯着自己的收入记录看,同学们持续产生的负面情绪值简直看着就开心。

    他旁边的叶玲玲多次面向他欲言又止,吕树理都没理,就是坐在那里发呆,然后在脑海里看着收入记录蹭蹭蹭的涨。

    现在再回首去看自己漂流瓶怼人的不良往事,从效率上一对比就显得太慢了啊。

    吕树觉得这才只是怼一个班,就有这么高的收益了。

    往后点亮星辰必然需要越来越多的星辰果实,毕竟后面每一颗星辰需要的果实都在增多。

    自己现在就是要开源节流,怎么个开源节流法呢?就是先稳住现在的这些同学们,然后去找新的突破口。

    反正文化课还是在这个班里上的嘛,晚上才去道元班的。

    吕树忽然乐呵呵的看了叶玲玲一眼,叶玲玲总觉得吕树笑起来非常不怀好意,好像有什么不太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高中生这个年纪脸皮还有点薄,也没有那么势利,还做不到刚刚说过吕树的坏话,此时就来和他套近乎的这种行为。

    所以其他三位被选进入道元班的都被同学围住了,吕树这边还是孤零零的一个人,而吕树则是开始盘算回家以后,自己这快要逼近一万五大关的负面情绪值该怎么用。

    “以后你们可就是觉醒者了啊,道元班里要是有啥新鲜事情,可得给我们说说,”有人笑着说道:“要是教了能觉醒的方法,也让我们试试,说不定还有人觉醒呢,咱们班在道元班的力量就更强了。”

    “没问题,”班长刘里在人群簇拥之下笑着答应了。

    他也没想过道元班会不会有保密程序,毕竟官府虽然现在已经开始公开的搞了,但问题在于媒体还处于统一噤声的状态。

    这道元班如果真的要传授觉醒方法,那也应该是有保密手段的,至于这手段是什么,现在还没人能猜到。

    所以吕树觉得刘里这答应的忒早了点。

    但这跟自己也没太大的关系了,他看着自己桌子上的东西:数学、语文、英语、历史、地理、政治……

    这些好像马上就要成为历史了一样,周围的同学没有人讨论习题该怎么写,关注的词汇也只有觉醒而已。

    世界开始变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