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哪有空去跟叶玲玲墨迹,他在思考,剩下8000负面情绪值该怎么用呢?直接买了星辰果实?不过现在这好像不是当务之急的事情,因为吕树自己的修行速度也不慢了,就算不兑换星辰果实,他这几天循序渐进的修行速度其实也能够接受。

    此时院子里的一大一小雪人已经化成了矮矮的雪堆,不复曾经的暖人模样,晚上吕小鱼还忽然说要是再下场雪就好了,这样就能再堆两个雪人。

    房间里黑暗中的吕树突然笑了,之前他在想一个问题,吕小鱼又没有修行功法,所以就算给她吃洗髓果实,也没法判断她有没有吃到上限。

    但是现在再想想……那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为了强身健体也可以啊!

    “吕小鱼!吕小鱼!起床了!”吕树又去吕小鱼那边拍门了……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399!”

    吕小鱼阴着脸拉开门,一言不发的仰头看着吕树,吕树乐呵呵的掏出一颗洗髓果实递给吕小鱼:“吃吧。”

    直到这个时候吕小鱼的面色才好转,接了洗髓果实就转身回屋了。

    没过一会儿,吕树又来拍门,吕小鱼当时就爆炸了:“吕树,你是不是故意的,就不能一次给完是吧?啊?你想干嘛?!”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666!”

    “哈哈哈哈,”吕树直接把剩下的7颗洗髓果实都塞给了吕小鱼,大摇大摆的去厨房煮鸡蛋了。

    现在他手里只剩下刚刚赚到的一千多负面情绪值,不过他心情是很畅快的。

    不过这样坑吕小鱼赚负面情绪值的方法也不能老玩,不然小姑娘估计真的要反击了。

    这次一口气给了吕小鱼8颗洗髓果实,就算不到上限估计也差不太远了,以后要是能弄到个修行功法什么的,吕树还可以继续和吕小鱼研究研究要不要继续吃洗髓果实。

    吃过洗髓果实后,吕树整个人的精神面貌都不一样了,以前吃完也就是看起来比较健康了,然而这次吃到上限以后,身上的痣都没了,皮肤好的让吕树自己都受不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少年仿佛脱胎换骨一般。

    这种感觉还不错,谁还不希望自己外表好一点咋的?

    然而当吕小鱼吃过洗髓果实默默去洗手间洗了澡出来,吕树看得直接就愣住了,吕小鱼以前长的就很精致,现在感觉有点像是往突破人类极限的方向发展了。

    吕树看着吕小鱼,吕小鱼也在看着吕树,她不知道这些果实从哪里来的,但她明白这些东西一定来之不易。

    很多人有了好东西都会自己留着,但吕树一次就给了自己这么多。

    “这是什么?”吕小鱼平静的问道。

    “应该算是提升资质的东西吧,以后要是能给你搞个修行功法,就能知道它的作用了,”吕树解释道。

    提升资质……

    吕小鱼走到餐桌旁边坐下等着吕树做好饭,现在外面因为觉醒者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不光觉醒成了热门,修行也是一样的,不少人直接去自己家乡的道观或者佛寺拜师什么的,然而大部分都被拒之门外了。

    有些道观原本是供游客参观的,结果现在直接闭门谢客了。

    资质多重要?就算吕小鱼没有修行过也大致明白一些。

    她忽然开口问道:“其实没必要这么急着让我吃的,反正我也还没办法修行。”

    “没事,”吕树不在意的说道:“吃完这个,以后就不会生病了,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啊。”

    “嗯,”吕小鱼点点头。

    她说不出直接感谢的话,但她会把当下发生的这些事情都记住,记住对方的好,记住对方这个人。

    这时候吕树把饭端上来:“你昨天学习的功课呢,把书拿过来我检查检查,别觉得刚过完春节就能放松,以后你16岁入学跟不上学习节奏怎么办?就算是成为觉醒者了也得学习,这不是要让你学了数学政治之类的非要有什么用,而是建立你逻辑思维的方式,有文化和没文化确实不太一样。”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67……”

    吕小鱼忽然就觉得眼前这个人一点都不好了!她不情不愿的回屋里把自己的书都拿过来给吕树看上面的笔记,昨天吕树给她规定的学习进度,她并没有完成……

    吕树不认为学习成绩多么重要,但是学习的这个过程,还是要有的。

    今天早上出门吕树就干脆没让吕小鱼跟着卖鸡蛋,果断交代她自习跟上进度,有什么不懂的吕树晚上回来给她讲。

    吕小鱼现在算是黑户一个,不到16岁连独立的户口都没,想要去学校旁听,一是吕树没有这个门路,二是也没那个钱,旁听生一般要多掏不少的。

    想到这里,吕树觉得他得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机会利用他的澳门银河娱乐官网赚点钱,吕小鱼老是在家呆着不接触同学朋友也挺愁人。

    不过话说回来,吕小鱼跟他的脾气也挺像,去了学校也未必会交什么朋友。

    只不过区别在于,吕树的孤僻是因为他觉得和人打交道有点累,而吕小鱼呢,则是觉得同龄人都太蠢,妥妥的高冷范儿……

    吕树收摊的时候上学时间就已经晚了,只能背着一堆东西去上学,进班以后他发现刘里对自己的热络劲已经没了,估计是放弃拉拢自己了吧。

    他就是不太适应别人平白无故的热情,其实大家都明白这热情背后的目的也没有多么单纯,干嘛那么虚伪。

    大家看到吕树带着卖煮鸡蛋的小铁盆和一摞小凳子进班也有点惊讶,他们没想到吕树入选道元班之后还如往昔一般大早起来卖鸡蛋。

    这恐怕是最穷的觉醒者后备役了吧?

    道元班名单上的所有人,在其他人眼里就是妥妥的觉醒者后备役。

    原本羡慕吕树的人,现在羡慕的心也慢慢凉了下来:觉醒者后备役混成这个样子,好像也没什么好羡慕的……

    不管怎么说,吕树始终都是同学们眼中的另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