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不知道这个叫做西吠的道元班F9班主任是什么时候来的,为什么要找李清玉。

    李清玉一脸迷茫的走了出去,没过十分钟就红着眼圈回来了。

    同学们都感觉很奇怪就上去问他怎么回事,结果一问之下所有人都愣住了:竟然是因为违反道元班保密条例,被劝退了!

    西吠来这边就是告诉他,以后不用跟随道元班上课了,并且收回了夜间的出入证。

    这对一个渴望觉醒的高中生来说,恐怕是个最大的噩耗!

    吕树在想,自己资质级别可能就是李清玉泄露的吧?

    身边的一群同学刚刚还有说有笑的,结果这么一个C级中上资质的学生立马因为泄密的事情被劝退了,大家都没想到后果会是这么的严重。

    就像是公司里大家都在签署保密协议一样,但谁也没真的当回事。

    李清玉也是觉得,昨天西吠让大家签保密条例的时候好像也没有多么的正式,再加上大部分少年天性嘴巴不太严,也就随口当成趣闻昨天晚上在班级群里就给大家说了。

    他也没想过后果竟然是劝退,并且永不录用。

    怎么办?明明已经快要看到那个神奇世界的模样了,却重新跌回井里,这种感觉……好煎熬!

    保密条例到底有多大的作用,吕树一直不以为然,总不至于有人泄密就送上军事法庭吧,那样的行为也太激烈了一点。

    不过也说不准,觉醒这种事情可大可小,泄露个资质级别好像还是小事,真要是泄露了功法呢?

    这个倒是吕树想的太少了一点,泄露资质未必就是小事,万一有其他的什么人盯着这批觉醒后备役呢,把全部A级资质的学生都给拐跑,好像也是一件大事了。

    与此同时,各个班级都有学生传出消息:有人被道元班劝退了。

    仅仅这一上午的时间,就有四十多个人因为违反保密条例直接劝退,以后不用跟着道元班上课了,永不录用。

    这是在给其他人敲警钟啊,这种方式不可谓不猛烈,学生们没有经过正式的训练,也没有特别严格的自律精神,所以就用警醒的方式清理掉一批,算是杀一儆百。

    一个城市尚且劝退这么多,那全国那么多城市呢?

    忽然有人惊呼:“2班有人被劝退的时候觉醒了,直接被班主任强行带走!”

    吕树皱眉,又来了,黑风衣惯用的方式:带走。

    至于带到哪里去,鬼才知道。不过看梁澈的样子身上没伤也没病的,不像是特别坏的结果。

    被劝退也是一种刺激,学生在刺激之下会产生巨大的心理波动,所以各个班主任早就做好准备了,万一有人觉醒或者发生觉醒迹象,直接带走。

    吕树忽然觉得这些黑风衣有点厉害啊,算无遗策的感觉。

    当然,这世上人无完人,谁能真的算无遗策?

    就像吕树应该就属于漏网之鱼一条,没人知道他已经觉醒了,而且还在快速的成长着。

    相信这次劝退风波过去之后,就没有那么多人敢于泄密了,因为最可怕的是,大家都不知道这些班主任们是如何这么精准揪出那些泄密者的。

    这种感觉就很诡异了,就好像对方无所不知一样。

    吕树觉得这大概是刻意营造出来的神秘感,他觉得以后跟吕小鱼聊天,把手机放的远远的。

    其他倒是不用特别刻意去注意,毕竟他用手机更多的是招呼那些可爱的同学们赚一点负面情绪值,这在外人看来并没有什么毛病啊。

    好吧,可能确实是个毛病,但犯不着黑风衣们来管吧,吕树还是有点心虚……

    同桌姜束衣偏头看了吕树一眼:“他们这么说你,你不生气吗?”

    吕树想了想:“没什么好生气的吧。”

    姜束衣又嗯了一声不说话了。

    吕树忽然问道:“有人给你写过情书吗?”

    姜束衣瞥了吕树一眼,点点头。

    吕树补了一句:“男生不算,我是说女生……有吗?”

    “来自姜束衣的负面情绪值,+261!”

    啧啧,吕树继续低头翻着手机找通讯录……

    他忽然觉得还是叶玲玲这个同桌好一点啊,起码赚起负面情绪值也没什么心理压力……

    从昨天到今天,有些同学就跟姜束衣讲了讲他这位新同桌的一些特点,一个巨大的特征如同深渊黑夜里的一盏明灯一样显著:嘴毒……

    吕树此时终于找到了李清玉的好友,发了一条消息:“你是因为泄露大家资质等级的事情被劝退了吗?”

    现在仔细想想,整个高二3班只有李清玉一个人被劝退,大家还都是在F9班的,其他班级也看不到自己的资质等级,那肯定是李清玉泄露无疑啊。

    对方闲着没事拿自己的资质等级当笑话讲,这样的负面情绪值赚起来半点心理压力都没有啊……

    吕树不是个什么大度的人,他是因为知道自己资质等级才不生气的,那要是自己没有洗髓果实呢?他觉得自己思想境界也没有到唾面自干的地步,真要是私下里遇到了,吕树搞不好还得捶他……

    现在仅仅只是发两条信息恶心一下,已经算是情节极其轻微了吧,加好友不就是用来增加负面情绪值的嘛。

    “来自李清玉的负面情绪值,+131……”李清玉什么也没回,但负面情绪值是到账了,估计是看到了消息,却不知道怎么回话,理亏啊。

    吕树才不管那么多,直接发消息:“哈哈哈哈哈哈!”

    “来自李清玉的负面情绪值,+411!”

    李清玉简直感觉自己的内心差点受到暴击就觉醒了,可惜没有。

    他是真的理亏,所以不敢正面回应吕树的疑问,但这六个哈字加一个感叹号给李清玉内心留下了巨大的阴影……

    吕树也是见好就收,一是同学之间也不用那么绝,对方正伤心着呢。

    二是,万一把这货给刺激觉醒了怎么整……

    吕树看着身上的3800多负面情绪值在想,今晚可以再试试抽奖,看看洗髓果实消失以后,抽奖轮盘里会不会出现什么新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