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62、劫后余生(第一更)
    遗迹世界的所有事物都在这一刻开始定格,鬼将朝吕树这边奔袭而来的身影还定格在空中,李一笑也定格在了豁然转身回头想要赶回来的姿势上,石俑们一个个都闪烁着猩红的眼睛,似乎要发泄心中的怒火。

    地宫里仍旧在战斗的甲士与天罗地网修行者也定格了。

    一切停止下来的那一刻仿佛有人对这个世界按下了暂停键,荒诞而又怪异,每个人都感受到自己仿佛重新穿梭空间,犹如来时的那样。

    吕树肩膀上的小松鼠有些惊慌,它没经历过这一切,然而也因为吕树的关系同样要被带出遗迹了,此时此刻,它的小爪子还紧紧的抓着吕树的一缕头发。

    这个遗迹世界彷如破碎了一般开始消散,吕树忽然觉得不对,不是消散,而是正在向他身体内的那枚黄龙色印章中汇聚。

    这时候他发现……整个世界好像只有他是仍旧可以活动的!

    不知道怎么的,他忽然感受到自己仿佛这枚印章内有一片混沌不清的空间,就在遗迹最后要消失的一刹那,吕树冒险般将手中的十二杆来自石俑的长矛尝试装了进去,吕树心念一动,仿佛随时还能取出来一样。

    没有时间再试了。

    然后下一个瞬间,世界骤然改变!

    ……

    北邙山上出现异象已经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巨大的浓雾笼罩着整个北邙山,几乎所有洛城人民都能在高层上看到这边的情况。

    那里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幻境,虽然大家老说灵气复苏啊什么的,可是没有亲眼见过之前,大家真的很难想象自己有生之年真的能见到这么光怪陆离的场景。

    这一个巨大的异象仿佛就是对灵气复苏的最好备注。

    山下已经被部队全面封锁,甚至还不断有部队从外地赶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寻常老百姓想要过去围观,那就只能在山下,却不能靠近。

    此时这里汇聚了极多的家长,有些是洛城本地的,有些是外地的。

    之前道元班将整个豫州学生聚集到这里后,孩子家长们见自己家孩子迟迟不归就去学校询问,结果才知道这么个事情。

    结果现在越来越多的家长因为担心而等候在这里,生怕自己孩子出现什么不测。

    原本大家觉得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可是当时间拖的越久,他们心中的预感就越发灰暗。

    就因为这些家长,洛城这个三线小城市的北边,大大小小的酒店都已经注满了人。

    家长们早上来这里等着,晚上则失望的离开。

    家长和封锁现场的人员发生口角冲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的情绪越发的暴躁起来。

    全世界人民通过基金会得知了洛城遗迹的事情,之前的那些遗迹因为还处在灵气复苏初始阶段、意识形态转变过程中,所以基金会并没有放出来过。

    现在大家已经开始渐渐接受这些事情,也就真正开放了关于遗迹的舆论。

    所有人都在关注着洛城遗迹开启的动态,不少人每天打开基金会论坛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看那个遗迹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消失。

    渐渐关于遗迹的很多信息都被扒了出来,阵眼这个词汇也慢慢成了热门。

    老挝年初发生的大战被人当做趣事曝光出来,所有人想象着数十国高手齐至一处争夺一个阵眼的情景,不由心向往之。

    这是多么辉煌的时代!

    不过也有人发现,这次洛城遗迹开启之后并没有出现老挝时的乱象啊,怎么回事?难道大家忽然变的彬彬有礼起来了?

    而真正曾在这次遗迹里打过主意的各方高手,都讳莫如深,保持了沉默。

    ……

    就在今天夜里,家长才刚刚散去,忽然有人大喊:“大雾正在散去!大雾正在散去!”

    所有人豁然回首,大雾确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所有家长疯了一样的重新向山上赶去,能打到出租车的则打出租车,打不到车的就用两条腿跑。

    他们已经太多天没有见过自己家孩子了,旁人很难理解父母对于孩子的感情到底有多么深沉。

    此时,北邙山顶,营地之上,所有人都回归这个世界……包括那些已然在遗迹中死去的同伴。

    每个人就在营地里,还保持着之前大家往山下逃跑的位置,吕树身边是姜束衣,姜束衣身边则是其他洛城道元班的学生。

    就在这一刻,大家看到熟悉的场景,看到身边熟悉的同学,看到彼此都脏兮兮的脸还有破碎的衣服。

    忽然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弥漫在心底,现在就仿佛电影里的浩劫余生,大家在海上漂了已经不知道多少天,没有吃的没有喝的,却在一天朝阳初升之时,在海的尽头看到了新的陆地!

    那陆地代表着新生!

    有人忽然坐在地上失声痛哭,有人则还有余力安慰自己的同学,结果安慰着安慰着,自己也哭了。有人茫然的坐在地上,片刻之后开始欢呼,自己终于得救了!

    一时间营地里哭声和欢呼声各成一片,吕树跟姜束衣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没说什么,事实上他俩已经算是营地中的佼佼者了,并没有遭多大的罪。

    吕树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刘里!

    对方此时还出于懵逼状态,怀里抱着俩青色果子蹲在地上,一脸的鼻青脸肿,看着像是被松鼠拿石头砸的一样……

    吕树感觉怪怪的,他没想到刘里竟然活下来了,不过见到自己熟悉的人活下来,不管对方跟自己关系好坏,吕树都感觉挺好的。

    在这种凝重的气氛中,吕树举目四望,遍地哀嚎。

    这时,一片哭声中,吕树扛着五杆长矛安然站立,一身的大金链子小手表就有点鹤立鸡群的意思了。

    不光是打扮和造型,还有吕树淡然的神色,都太过与众不同。

    这种感觉就像是平时做选择题:请从下列各个答案中,选出一个与其他答案种类不同的选项。

    嗯,这是一道送分题。

    然而,周围的学生们已经无暇再去关注吕树了,一个个大喜或者大悲之后都逐渐恢复麻木与茫然的状态,不知道该做什么,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才是真正的灾难后应有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