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76、一脸懵逼!(第四更)
    其他家长有些惊异与吕树的年轻,不过吕树个子早就长开了,而且现在都是家长在这也没别的学生,所以大家也就没往别的地方想,主要是那幅老花镜确实挺唬人的。

    有家长好奇道:“您家孩子跟您提这个吕树了?他到底有多厉害?”

    其实大家未必有多关注这个“吕树”,而是在这个退出道元班或者继续抉择的关口,他们想知道继续修行能厉害到什么个程度,这就像是买东西一样,一个东西特别贵但是自己又特别想买,就会问一下别人:值吗?

    吕树略带矜持道:“这个吕树啊,厉害的很,我家小鱼说啊,吕树在遗迹里砍那些骷髅跟切菜一样,寻常常年人一拳才多少斤?几百?你们知道他是多少斤吗?好几千!”

    旁边家长惊异的看着吕树:“这么厉害?!”

    吕树生平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别人不当面夸自己,却被自己知道的感觉……

    有个家长迟疑了一下说道:“不过听我家孩子说,这个吕树好像有点不团结同学啊,人缘不太好,我家孩子提起他都咬牙切齿的……”

    吕树愣了一下有点不乐意了:“您家孩子是?”

    “奥,我孩子叫叶玲玲……”

    吕树一拍脑门,这事儿整的……他梳理了一下语言说道:“我家孩子觉得吕树还挺好的,感觉他很特别,看待问题很透彻,说话相当有道理,总是能从他嘴里说出一些人生至理,很有思想。不过嘛咱们都懂,忠言逆耳良药苦口,孩子们不爱听很正常,我觉得孩子们就应该多跟他接触,跟这种有思想的孩子接触,大家的孩子也能进步不是?”

    家长们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回去得好好跟孩子说说,别整天讨厌这个讨厌那个,优秀的同学就应该多接触,多互相帮助!”

    一时间大家都觉得这个吕小鱼的家长,好像很不错的样子啊,看问题很清晰!

    此时从那个叫做‘吕树’的学生引申出来一个话题:既然大家孩子在道元班确实会变的很厉害,那么这道元班大家到底是退还是留?

    其实大家也并不是太想退的,按照常情,他们其实更希望跟天罗地网提一下要求,比如说让道元班做出承诺,以后绝对不让孩子涉险,只要保证孩子的人身安全,他们就同意孩子继续在道元班待着!

    吕树心想这群人怕是看到现在北邙山上一堆家长还在围着天罗地网,而且天罗地网看起来还挺好说话、认错态度还比较诚恳的样子,所以觉得他们也可以提提要求,毕竟孩子在遗迹里受到惊吓了啊。

    可是,天罗地网恐怕还真不是你们能提要求的地方吧……

    结果就在此时西吠夹着一沓资料走过来,别人认不出吕树,他还能认不出吗,在整个遗迹事件中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吕树了啊,西吠下意识道:“吕树你怎么来了,你家长呢?”

    他知道吕树家很贫困,但他并不知道吕树是孤儿,天罗地网调查吕树的资料是直接交给天罗们那边的,并不会闲着没事下发给他们,没那个必要。

    西吠他们甚至还不太清楚李弦一的身份,只知道那里住着一个基金会的理事,闲着没事不要去那边瞎逛。

    此时,整个走廊……忽然安静了……

    吕树……

    家长们回忆着刚才一幕幕的场景,然后缓缓扭头重新寂静的看着吕树。

    “这个吕树啊,厉害的很……”

    “你们孩子就应该多跟他接触,跟这种有思想的孩子接触,大家的孩子也能进步……”

    吕树的声音仿佛还回荡在他们的耳边。

    呵呵,懵逼树上懵逼果,懵逼树下你和我。

    家长们:“???”

    “来自叶建国的负面情绪值,+477……”

    “来自……”

    吕树惊了一下,大家这么客气!同学是可爱的同学,同学的家长,是可爱的家长啊!

    不过他来不及管这些,吕树转头走过去对西吠小声道:“老师,我是孤儿,所以自己来听听咱们开会的内容,贯彻一下会议精神……”

    西吠惊异了下,他才知道吕树竟然是个孤儿。

    想了想,这个家长会确实很重要,是必须要参加的,于是道:“那行,你跟着开吧。”

    “好嘞,”吕树说完就自己跑去蒲团上坐着去了。

    留下一堆家长在风中凌乱,他们好像明白为什么自己家孩子提起这货会咬牙切齿了,你特么是不是有病!

    所有家长陆续进班,坐的位置都是无序的,想坐哪就坐哪,结果就是吕树旁边半天都是空着的,最后实在没办法才有人开始往他身边坐……简直自带抗拒光环的感觉。

    西吠开始点名,以学生名字点家长,确认谁没有来。

    点过名字的还要在表格上签字,确认他来了,意思是证明我要告诉你的东西,确实传达到了。

    吕树听点名听了半天,结果忽然发现姜束衣的名字竟然被西吠给略过了,对方并没有参加这个家长会的意思。

    他忽然开始琢磨,当时在遗迹里钟玉堂明显就在护着姜束衣,生怕他跟着下遗迹了出事,结果这次,这么重要的家长会也说不来就不来,而且西吠明显知情。

    话说姜束衣家里在天罗地网中到底是个什么背景?那些大家族会不会已经开始对天罗地网进行渗透了?

    毕竟这是一块新的蛋糕,非常新,谁都想来吃上一口也很正常。

    没有战事的时候,修行者们对于老百姓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对于那些位高权重的人就不一样了吧,修行者可以用来当保镖之类的角色啊。

    普通保镖哪有修行者狠?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好吧。

    点完名的西吠站在讲台上环顾所有人平静道:“遗迹里发生的事情想必学生们已经给你们说了,这件事情我们并没有要求保密,就是想给大家一个思考的时间,想必大家现在已经思考的差不多了吧。”

    一个家长开口道:“我们知道这次其实是一个失误,我们也能谅解,但我们希望能得到保证,你们以后不会再让孩子们以身犯险了!”

    西吠沉吟了几秒忽然开口说道:“这位家长可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担心自己孩子危险的可以退出了,我们不强留,退出的学生功法将被封印,永生不得再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