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179、姜束衣来访(第二更)
    第二天凌晨吕树去院子里练剑的时候,李弦一在旁边隐隐感觉吕树的云气又壮大了几分,他有点疑惑,怎么吕树的云气壮大这么快?

    然而气海果实这种东西没人说出来,谁能想到?他只能归结为吕树太过天赋异禀了,自己没有看走眼。

    不过他还是得提醒吕树一些压制云气的事情:“当云气有突破迹象之后,务必要压制住它,那时候我们为了压制云气甚至很久都不睡觉,睡着一会儿就得被师父喊起来继续压制,这是一段很痛苦的日子,希望你有点心理准备。”

    这话说的还是有点轻描淡写了,当初何止不能睡觉啊,上厕所蹲那都不敢用力,搞不好心神稍微失守,一用力,气海就开了……

    用李弦一那位不靠谱师父的话讲,当初李弦一的师父气海其实就是这么开的……提前开气海后遗症很大啊,门派里记载开山祖师爷气海雪山初成的时候,气海之内便如汪洋大海一般,整个气海内意气缭绕。

    气海开,意剑立成!

    结果后面的徒子徒孙们一对比,大家都自惭形秽……大家的气海小到池塘,大到湖泊,反正没一个能比上老祖宗的,开气海的方式更是五花八门。

    有的是上厕所开的,有的是吃东西时候,太好吃,没留神控制云气就开了,还有的是一辈子第一次去青楼……

    祖传一本剑谱在李弦一屋子里隔着,人家门派的典籍上写的都是各个前辈们的心得体会,比如气门该如何感知,或者该如何走捷径。

    结果李弦一他们剑谱边边角角上写的都是:如厕,一使劲气海就开了,当下脑子眼疼的很,后辈警醒!

    然后旁边一堆人分着不同时段在后面提笔标注:“吾亦是”“吾道不孤”“老祖宗尚如此,吾心甚慰”

    第一次看到剑谱的时候,李弦一整个人都是不好的,难受了三天没吃下去饭!你们当这是在顶贴刷楼吗?!

    只是单从这点来看,其实气海雪山何时开,讲究的是缘分啊……

    李弦一很好奇,也不知道吕树会何时开气海雪山?照吕树这种进度和天赋,李弦一感觉吕树开气海雪山的日子好像也不远了啊。

    事实上从昨天晚上开始吕树就已经开始警觉了,他总感觉云气非常不稳定,稍微不控制就想冲破气海穴,最后他一边修行小星星一边控制,才算终于稳住了。

    那时候李弦一他们哪有什么功法和灵气可以弥补自身精力?到点了不睡觉就要困,有些人一觉醒来气海雪山自己就开了,所以吕树是沾了灵气复苏的光:他可以不睡觉啊!

    不过不睡觉不意味着万事大吉,平时时时刻刻都要警醒着。

    这个过程中比得就是各自的大毅力了,李弦一曾说修行之路高低全看资质与毅力,毅力对于这一脉而言指的不仅仅是持之以恒的修行与枯燥的练剑,还有忍耐能力……

    世人熬鹰,当长时间以自身精力去熬鹰的精力,以前的熬鹰人都是靠一己之力把猎隼给熬服气,双方都不睡觉,谁先睡谁撒比。

    对于李弦一他们来说,守住气海要比熬鹰更难,因为这个过程长达数月之久。

    李弦一调侃道:“可千万要小心,当初我开气海雪山时,云气几乎积团成雨,你可别放松。”

    吕树认真的点点头,在修行方面他从不马虎。

    不知为何,李弦一感觉吕树可要比自己当初强多了,至于到底能达到什么样的成就,就看个人造化吧。

    想起老祖宗曾在剑谱里提笔:“气海似汪洋肆意,雪山辽阔,意剑成则如山耸立,入云霄。”

    这句话里,有着他们这一脉里每个人都憧憬的大壮阔。

    ……

    早上吕树正卖臭豆腐呢,一份样品就摆在箱子上,自己悠闲的刷着基金会论坛,结果一个声音打断他:“吕树?”

    吕树抬头一看乐了:“姜束衣,你咋来了。”

    “奥,我路过,想起来同学们说你在这里卖臭豆腐就过来看看,没想到真看到你了,”姜束衣笑道。

    吕树愣了一下,这么早是要上哪去,竟然会路过这里。

    此时姜束衣穿着一身合身的白色运动服,看起来英姿飒爽的,旁边路过的老少爷们都忍不住看过来。旁边李叔一边给客人盛胡辣汤一边乐呵呵道:“小树,这是你在学校的女朋友?长的真好看啊!”

    吕树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叔你别乱说,人家是男的!”回想起之前在遗迹里,姜束衣靠在自己肩膀上睡觉时的样子,吕树心里一抖,差点就牙疼了。

    不能弯不能弯……

    李叔听了吕树的话当时就惊了,男的?!手一抖,胡辣汤都撒了一小半……

    不知道咋回事姜束衣也没太大反应就是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问吕树:“啥时候收摊,正好有事跟你说。”

    “早就卖完了,正好现在收摊,这里不是说话地方,去我那吧离这里不远,两步路就到了,”吕树直接把样品臭豆腐递给李叔,然后搬着东西就走。

    姜束衣跟在他旁边忽然调侃说道:“昨天晚上班里又拉了个群,没人邀请你,我邀请你一下啊?”

    吕树当时就乐呵了:“好。”

    结果群里忽然出现“姜束衣邀请吕树进入本群……”的字样时,群里的人数就开始变动,51、49、45、42、31、24……

    “哈哈哈,”姜束衣笑了:“你现在真是生人勿近啊……”

    吕树也没在意,一边收着负面情绪值一边笑呵呵说道:“反正以前大家关系也不怎么样。”

    此时姜束衣好奇道:“为啥不跟大家搞好关系呢,万一有急事需要大家帮忙怎么办?”

    吕树沉默了一下:“我靠自己就能活下去了,不用别人帮忙。”

    “你这辈子就没求过谁吗?”姜束衣其实一直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设身处地的换位思考一下,他如果是吕树,恐怕是活不下去的。

    吕树开玩笑道:“这辈子谁也没求过,只求过阴影部分面积。”

    在姜束衣人生17年中,第一次遇到如此特别的人,就像一束狗尾巴草,随便丢在路边野地里恣意的疯狂生长,自己就能活的很好、很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