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01、威士忌加枸杞(第三更)
    终于到了再次开家长会的时间,原本道元班说是只放四天假的,结果这一周里,大家都很默契的并没有去上课,因为道元班并没有再次通知大家上课的时间。

    既然道元班不上课,大家在家里修行也要比去学校里浪费时间更好。

    而吕树白天的则会抽出来一部分时间去自习一下学习进度,不管怎么说,高二学生掌握的知识量,远不足以成为认知这个世界的资本。

    夜幕降临,今天的洛城远要比往日更加热闹一些,这个热闹限于天罗地网这少部分人,毕竟早上洛城外国语学校才刚刚被觉醒者入侵。

    他们现在甚至都有点不太好判断这个觉醒者的异能到底是什么,也不确定对方的等级。

    从目前来看对方好像掌握了类似元素类的高级转换形态手段,只是没有亲眼所见,所以李一笑他们也并不能确定对方掌握的到底是什么。

    是暗影元素吗?这个元素迄今为止都还没遇到过。

    而且最让他们疑惑的是,对方的力量好像非常大,仅仅从对方能够在空中跨越几十米的力度来讲,这起码是E级力量型觉醒者甚至是D级才能做到的事情。

    当然,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众所周知觉醒者的觉醒等级会跟随修为上涨。

    也就是说原本的E级异能,也会跟着修行向上攀升,修为是C级,那么异能也会随之水涨船高突破C级。

    所以,天罗地网暂时将这个闯入者标注为:疑似C级修行者,兼具觉醒者身份。

    修行越到更高的层次,天罗地网里的高手们就越发的羡慕那些同时能觉醒的同事,谁都不会嫌自己手段太少的。

    当然,也有人认为一力便可降十会,手段再多也不如层次越高,对手万般变化在自己面前也不过是一拳罢了。

    这种人,以李一笑为代表,他不止一次当着别人的面将觉醒者称为玩杂技的,在他看来,没有经过千锤百炼之后能够完全自我掌控的能力,等于没有能力。

    他这么说当然有他的底气,他的修为都是一点点练出来的,自己一身能力控制入微,那是日日夜夜锤炼的结果。

    而那些觉醒者忽然觉醒,对于自身力量都没有一个熟悉与探索的过程,自然不被他放在眼里。

    也有人不服气:觉醒者能力千变万化,若是有人掌握了时间与空间的控制能力,你李一笑还能这么嚣张?

    怎么说呢,这世界上有几十亿人,就有几十亿种思维形态,哪怕是思想高度统一的天罗地网内部,也会对修行与实力的定义产生分歧。

    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要是所有人都只有一种价值观,那才是比较奇怪的事情。

    吕树手持出入证进入学校,想想自己今天早上才带着吕小鱼硬闯过这里,而这些看似普通的安保人员当时爆发出来的战斗素养,吕树的感觉很奇妙,甚至有点敬佩这些军人。

    如果没有修行者这茬事情,对方应该会有更大的作为才是。

    路过教学楼下的时候,还听见两个安保人员在小声说道:“他真的一直都在傻笑吗?”

    “是啊,当时都给我笑毛了,还不穿衣服!”

    说实话今天吕树收的负面情绪值可不少,距离点亮第六颗星辰也只有一步之遥的样子了……

    今天来的就不止是家长了,学生也得过来,如果想要退出,那么就要父母和孩子同时签字,然后由天罗地网封印脉轮。

    如果想要正式加入天罗地网,那么今天晚上也要班里入伍手续,直接授衔。这属于特事特办,一切都以快刀斩乱麻为主。

    吕树不禁感慨,这算是给修行者的一种优待吧,也是防止修行者在外面影响安定繁荣,所以一切都快。

    这要是正常的授衔手续,怎么也得几个星期的时间才行。

    这时候吕树看到西吠,西吠当头就问:“继续还是退出?”

    “继续啊,”吕树理所应当的说道。

    这时西吠才笑了起来:“那就恭喜了,你、姜束衣、曹青辞三个人,如果留下就会直接授中尉衔,奖励你们在遗迹中的所作所为。”

    吕树愣了一下,这么爽,那自己岂不是工资要比别人高一点呐?

    话说姜束衣在遗迹里表现的并没有他和曹青辞那么耀眼,不过问题就在于人家有背景啊,吕树觉得这没啥好不服气的,而且他也乐于见到姜束衣以后身居高位,希望朋友过得好,这才是真诚的友谊。

    有些人就是很奇怪,一边称兄道弟,结果你比他过的好了,他心里天天巴不得你去死。

    这时候吕树先把字给签了,然后就站到一边看其他家长带着学生来签字。

    这次道元班家长会根本就没有给他们讨论商量的余地,进班里以后就两个选择,退出或者留下,签字就完事了,不进行任何讨论。

    态度强硬无比。

    退出的学生大概有五分之一的样子,他们将被封印脉轮,然后永世不得录用。

    吕树不太清楚其他班级什么情况,但是他估摸着退出的学生并不会太少,因为现在的普世价值观就是,没有面对危险也就罢了,当真正面对危险时,父母们还是更加倾向于让孩子平平安安的。

    五分之一不算少也不算多,对于这一点吕树无从评价。

    吕树站在旁边看热闹,结果大部分家长回去以后认认真真跟孩子们聊了吕树这个学生之后,已经对他的印象彻底转恶了……

    刘里的父亲则是首当其冲,他听到而儿子说当初在遗迹外面被骚扰的事情时简直怒火中烧,要知道他为了刘里的修行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光是治脱发就花了十多万了,结果还治不好!

    刘建国是生意人,向来掌握权势,他走到讲台旁边签字的时候瞥了吕树一眼:“少年人,不要太年轻气盛了。”

    刘里还是小孩子,大部分正常的学生在结仇后想的最多也就是打一架,或者拉帮结派的打群架,很少往生死上面去想,但刘建国不一样,他是80年代末当倒爷起来的,那时候的商场,确实跟战场没太大区别。

    吕树乐呵了:“叔叔,你家刘里的发型确实很老成稳重,回去路上给他买点枸杞,这年纪了,喝威士忌的时候加点枸杞不丢人。”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刘建国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心里大喜,第六颗星辰的负面情绪值,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