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03、正式加入天罗地网(第二更)
    李一笑继续说道:“这个世界从未和平过,灵气复苏的时代大变将至,你我都无法置身事外。天罗地网成立一年半的时间里,已经牺牲了32名修行者,他们最大的34岁,最小的18岁,也许明天牺牲的就是你,也或者是我。”

    “修行之路从来都不是坦途,这条路上充满荆棘、鲜血、死亡、刀剑,可我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哪怕队友牺牲了,也要踩着他们的尸体继续战斗。”

    “举起你们的右手跟我宣誓,”李一笑举起了自己的右手,握紧成拳。以往那位学生们口中的不靠谱校长从来都没有这么靠谱过,就好像李一笑一夜之间变了个人似的,他平静的言语讲述着与平静生活完全不着边际的话,可偏偏大家都听进去了。

    而下面的所有学生,也都莫名的沉默了下来,举起自己的右拳。

    “我宣誓加入天罗地网,不怕死,不畏难。我自今日起守卫国门,至死方休。我将守卫国土从黑夜至白昼,我将守卫百姓……”

    “我将努力学习军事、政治、科学文化,苦练杀敌本领,爱护武器装备,保守军事秘密,发扬优良传统,勇于同违法乱纪行为作斗争。英勇战斗,不怕牺牲,保卫社会主义祖国,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在任何情况下决不背叛祖国……”

    “从今日起,我将我热爱的生命献给祖国,佑我祖国,与天不老……”

    “从今日起,我将我无悔的青春献给祖国,佑我壮志,与国无疆……”

    “以上誓词,我坚决履行,永不违背。”

    道元班学生与李一笑的声音在整个洛城外国语学校的上空回荡着,夜色被激荡起来,他们每个人都像是即将走上战场的战士,而不是学生。

    一千多人的声音壮阔而激昂,那些仍旧留在班级里等待封印脉轮的学生站在走廊里沉默的望着操场上的每个人,他们有人忽然开始后悔,自己和父母的决定是不是真的错了。

    或许不该用错误与正确来判断这个决定,而是该依从本心,难道年少时的热血这么早就熄灭了?

    以后他们就要在背后像一个懦夫一样看着别人为自己战斗,而自己则在这里心安理得的结婚、工作、生子、老去。

    可是当回想起自己也曾有机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时,真的能心安理得吗?

    他们没有答案。

    吕树环顾着四周,每个人都因为这些誓言变的热血激昂,就像是被洗脑了一样。

    许多人也许以后该怕死还是怕死,该苟且偷生还是苟且偷生,可谁都不能说他们这一刻不诚恳。

    不止是他们在宣誓,吕树甚至看到那些仍旧留守在教室里的道元班班主任们,比如西吠,都在走廊外面跟随着他们一起握拳宣誓。

    这是次他们以前应该说过一遍了吧?

    当宣誓完的那一刻,原本觉得宣誓这种东西就是一个儿戏的吕树,也不自禁的沉默下来。

    有时候谁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哪一种力量击穿自己的心房,让自己受到莫大的震撼。

    这不是什么正经的誓词,甚至吕树觉得词写的都有点儿戏,可若真是假大空的话,可能也不会引起这么多人的共鸣。

    吕树从来不觉得这种宣誓对谁能有什么约束,誓言这种东西……不就是用来违背的吗?随便用嘴说说话,握拳表现一下慷慨激昂谁不会?

    可是这一刻吕树仍旧沉默了,他忽然觉得自己内心里正有某种力量在激烈的萌生着,生根、发芽,然后成长起来。

    就像是一团火焰一样,骤然间燃烧了一下,然后血液便沸腾起来。

    吕树依然不认为自己是那种可以为了别人而献出生命的人,他依然想着哪天实力足够了也许会脱离天罗地网去过自己的潇洒日子。

    可他在想,如果在脱离之前不为这个组织做点什么,不跟这些人一起好好的、热烈的、疯狂的并肩作战一次,那自己的人生也会有遗憾吧。

    起码……要对得起人家给的资源吧?对,就是为了回报资源,才不是为了什么信念。

    可即便这么想过之后吕树还是有点复杂,因为这与他的初衷有太大的出入了。

    李一笑说道:“军官证等物品将在半个月后发到各位手中,今天可以回去了,请记住你们今天站在国旗下说过的话。”

    对于吕树而言他还是更向往自由,这自由不是说想干嘛就干嘛,而是一种拒绝的能力。

    真要让他呆在天罗地网里一辈子听从别人指挥啊什么的,他有点接受不了,但这并不耽误他去做点什么。

    吕树回到家一言不发的进了屋,老老实实的抽奖,吃气海果实,然后一边压制云气一边修行小星星。

    此时好像修行才能让他的心情平复一些,明明就是一段宣誓而已,谁不是宣誓之后就忘记誓言啊,如果宣誓有用,怎么还会有那么多的背叛?

    当誓言的热度在血液里冷却下来,吕树恢复理性。

    他觉得理性才是人类最需要的东西,这才是进步的阶梯,而不是冲动。回首去看人类的发展进程,不正是一代代人用理性来寻找人类进步的秘钥吗?

    云气已经越发的难以控制了,吕树一直苦苦捱到凌晨3点,他开始渐渐习惯艰难压制云气的日子,并不再觉得这事有多么难了。

    他收拾一下洗把脸出去练剑,李弦一就坐在石桌边上看书,吕树就安静的在院子里练剑,从挑字决换成了刺字决。

    挑字讲究巧劲,而刺字则追求极致的速度与一往无前。

    李弦一说,当眉眼、心神、手臂、剑柄、剑尖呈一条直线时,吕树手里的剑便能万山无阻。

    今天的李弦一很沉默,只是普普通通的看着数学课本,初二已经变成了初三……而吕树则更加沉默,似乎心事仍未化解,而自己的问题也仍未找到答案。

    至于问题是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练剑结束时李弦一放下书平静问道:“加入天罗地网了?”

    “嗯?”

    “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