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宵写了三更,这三更我自己写的挺开心,提前和大家分享一下,别又有人说我今儿没更新啊,这是十月十七号的更新。)

    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永垂不朽,而现实中茶余饭后也没有什么话题能够永远保持热度。

    时隔一个多月的时间,关于道元班的讨论已经过去,而且道元班学生们的生活好像也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该上学的上学,该修行的修行,一些立功的得到奖励的功法顺利突破玄感篇进入第三层功法境界“洞玄篇”,而没立功的那些,依旧卡在E级的阶梯上动弹不得。

    而洞玄篇所代表的D级,明显被所有仍旧卡在E级的修行者们渴望着,他们想立功,然而和平年代哪有那么多功劳可分?

    当他们卡在这个阶梯上以后,修行已经没用了,每天只需要稳固境界即可。

    这就导致大家的精力又重新回到正常的校园生活上来,每天晚上去道元班上课也不过是个签到的过程,道元班的教学内容还在佛道两教的典籍范围内继续拓深。

    洛城还像以前一样,没有受到半点影响,事实上道元班这次事件最多也就算是给人们茶余饭后增添了一点谈资,又没有真的打起仗来,大家热血一下也就过去了。

    街道上仍旧车水马龙,每天一到早晚高峰时间,路上就会堵成一团浆糊。排队在后面的车辆司机恨不得把喇叭按烂,嘴里骂骂咧咧的路怒症随时要爆发。

    路上最灵活的还是电动车,骑着电动车的人们自由穿梭在缝隙中。

    市府西院后门紧邻凯旋路,而凯旋路和涧东路的交叉口,一个小小的火车票代售点就这么不起眼的扎在一堆店铺之中,不仔细看都发现不了。

    代售点里一个少年的声音极为倔强的响起。

    “大姐,学生证半价,军官证不应该在半价上再打个对折吗?”

    “没有这个规定,没有学生证你连半价都没有,”橱窗里的大姐坐在电脑前面安然自若,宛如一个隐世的高手,极为淡定,甚至还想掏出钥匙链上的掏耳勺掏掏耳朵。

    吕树仍旧不放弃:“大姐,你不再确定一下吗?这明显是在歧视我们现役军官啊!”

    大姐冷漠道:“你买不买,不买就让开,后面的人还要买票呢。”说实话,售票大姐现在非常怀疑这货的军官证到底是不是真的。

    吕树回头看了一眼,除了身边的吕小鱼正面无表情的陪着,整个代售点里就没别人了,他叹了口气:“两张去青州省会西静市的票,另一张是儿童票。”

    现在火车票规定里并没有军人半价这一说,不过吕小鱼倒是符合1.2-1.5米半价儿童票的标准,一个学生票,一个儿童票,两个都是半价。

    吕树忽然觉得自己得趁毕业前多带着吕小鱼出去走走看看,不然等以后得买全票了岂不是很亏?!

    吕小鱼在旁边看着吕树挥舞着崭新军官证的样子直翻白眼:“你之前可不是这样的,不是说自己热血沸腾吗,这么神圣的东西你就用来讨价还价啊?”

    吕树不乐意了:“两码事好吗,我说的是我愿意为保卫家园出一份力,我可没觉得这事有多么神圣,帮忙打群架和无私奉献是两个概念,我是去帮忙打架的好吧……”

    就在这时,吕树身子忽然僵住了,原本白皙的脸瞬间憋的通红,这是云气翻涌上来了!

    每天两颗气海果实的吃着,又过了十多天,气海外的云气此时就像浓密的积雨云一样,就连每天需要压制的次数也从24次变成了30次,越来越频繁了!

    然而吕树这性格就是,你越闹腾,我就越要压制你……

    每当这时候吕树就老是闹不明白,明明云气还没成雨呢就这么艰难了,老爷子他们是怎么做到积河成海的?难道真的是过去大家修行时意志力比自己强大许多?

    没道理啊,吕树觉得自己意志力已经算是很好的那一拨人了啊。

    现在这浓郁的云气搞的他时不时就会僵一下,吕小鱼看着吕树像是憋尿一样的模样面无表情的说道:“吕树,你是得了小儿麻痹还是咋的?”

    原地等了足足2分钟吕树才缓过来:“你不懂!”

    身后的买票大姐2分钟之前就惊了一下,她看着吕树那别扭劲,特别担心这货是要装病讹她!

    吕树和吕小鱼两人拿着两张红色的火车票纸出来,这还是他们人生第一次要出远门旅游,也是第一次买火车票,新鲜感十足。

    青州的旅游旺季已经到了,明天就是放假典礼,据说高三开学很早,好像整个暑假也只能休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吕树抓紧时间带着吕小鱼来买票,抓紧时间出去玩一趟。

    吕树看了一眼时间:“要坐22个小时啊……”

    “谁让你不舍得买飞机票,”吕小鱼冷冷道:“我还没坐过飞机呢。”

    言下之意就是想体验一把坐飞机的感觉了。

    吕树乐呵呵笑道:“你也没坐过绿皮火车啊,体验啥不是体验?下次就带你坐飞机。”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99!”

    他们现在虽然存款还是不多,但最近卖臭豆腐也一直在赚钱,一个月的收入都稳定在6000以上,所以两个人并不是坐吃山空,而是存款越来越多。

    有个稳定的收入,吕树底气也足了一些,下次一定坐飞机!

    吕小鱼抬头认真的看着吕树说道:“吕树,你真抠门!”

    “你懂啥,好钢要用到刀刃上!”吕树乐呵呵笑道,并不以抠门为耻,谁家过日子还不得精打细算啊?

    “我小名可以叫刀刃,吕刀刃,”吕小鱼认真道。

    “呵呵,你小名真多!”吕树吐槽道:“赶紧回家好好收拾东西,别出门了才想起来忘带什么,票都已经买过了说啥都没用,下次再坐飞机!”

    “哦,”吕小鱼答应道。

    吕树此时还有点小小的成就感,自己自力更生这么久,老想着要带吕小鱼出去玩,以前囊中羞涩饭都快吃不起,现在终于实现了。

    又一个人生小目标实现,对于吕树来说这比什么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