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06、武道鸣音(第二更)
    吕树带着吕小鱼回家收拾东西,他看着昨天刚买的粉红色行李箱就后脑勺疼:“我说买白色的吧,你非要买个粉红色的,这么少女心的东西,你让我一个大老爷们怎么拉的出去?”

    “我就是少女啊,为什么不能有少女心?”吕小鱼不乐意了。

    “可你不拉行李箱啊!”吕树当时就差点崩溃:“我一个英俊潇洒的道元班学生!现役军官!拉着一个粉红色的拉杆箱!gay里gay气的好吗!”

    “吕树,从你的用词来看,你是不是对自己有什么误会?”

    “没有!”

    小凶许在旁边握着小铅笔头写着汉字,知道俩人要出去旅行它也挺开心的,毕竟它很清楚这俩人肯定是要带上它的啊。

    从遗迹世界来到这里好久了,它还没去过其他城市呢啊,不知道其他城市有没有母松鼠?在城市里老是跟老鼠为伍,简直掉价好吗!

    它现在都学聪明了,兄妹俩吵架拌嘴的时候它绝对将自己存在感降到最低,不然容易出事!

    结果就听吕树说道:“等会儿把小凶许的识字平板也给带着,笔和本子也给带着,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怠,不思不学则网贷,现在网贷闹的多厉害,学习不能停!”

    小凶许:“???”小凶许握着铅笔头的小爪子差点一抖,看电视里说,旅行不应该是件很轻松愉快的事情吗?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1+1……”

    吕小鱼也愣了一下:“这逻辑真的没问题吗?”

    吕树大手一挥:“没毛病!”

    “我们在那大概要呆10天左右,青州湖旁边据说还是挺冷的,而且我们要湖边看日落和日出,早上那会据说穿羽绒服都不过分。所以我们不光要带够换洗衣服,还要带着外套,袜子可以直接带好几双,反正不占地方,”吕树思考着说道,他和吕小鱼现在都是修行者,冷倒是不怕了,别人穿羽绒服的季节,他俩穿着单薄外套就能扛过去,从这方面讲他们还是比常人要轻松一些,这就是修行者的好处啊……

    吕树嘀咕道:“洗漱用品也要带的,别的还有什么要补充吗?”

    “泡面,薯片,锅巴!”吕小鱼不假思索的说道。

    “带这些干嘛啊?”

    “22个小时的火车,我们肯定是要在火车上吃饭的,而且最少三顿,我看网上说火车上的饭巨难吃,而且卖东西也偏贵,我们不带的话不是要被宰的吗?”吕小鱼平静说道。

    “那我们带六桶泡面就好了,”吕树点点头。

    吕小鱼面无表情:“吕树,你这样迟早会失去我的!”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199。”

    “哈哈哈,带薯片,带锅巴,跟你开玩笑的!”吕树乐呵呵说道:“等会儿我们去买点菜,明天晚上的火车,中午我下厨做顿饭请老爷子和刘婶儿过来吃饭,你在人家家吃饭这么久虽然我们交了伙食费,可这人情是实打实的,”吕树说道。

    虽然他每个月都会交300伙食费给刘婶儿,刘婶儿知道他比较倔所以并没有拒绝,但问题是,300虽然够食材钱了,可人家凭什么给你做饭吃啊?这都是情谊啊。

    在吕树看来,老爷子是B级大高手,那刘婶级别肯定也不低,只是不知道为啥,吕树根本看不出对方身上有什么能量波动。要知道,李一笑的他都能看出来啊。

    倒不是说他认为刘婶儿才是隐藏的大boss,而是吕树判断,刘婶儿恐怕有什么特殊的隐匿技巧。

    临出发的当天凌晨,吕树依旧准时去练剑,对于吕树来讲,既然修行本身就必须是一件持之以恒的事情,那他就会持之以恒的去完成。

    凌晨三点的夜色很黑,不过好在老爷子院里装上了灯,方便他看书用的。

    老爷子问道:“我看你们是打算出去呢?”

    “嗯,”吕树点点头:“中午老爷子你和刘婶儿一起去我们屋里吃饭,我菜都买好了。”

    “行,”李弦一点点头:“出去转转也好,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这两样都是增加人生厚度的事情。不过……”

    此时李弦一想说,不过出去玩了也不要忘记练剑的事情,毕竟修行就是逆水行舟。

    结果话说到一半他就觉得自己在说废话,就以吕树这尿性,他不催,对方也会老老实实的修行。

    不得不说,李弦一对吕树的这个性格是有点敬佩的。

    不是说吕树比他小几十岁他就不能敬佩,说起来,吕树要比他当年的毅力强的太多。

    就拿吕树的云气来说,时隔一个月的时间,吕树的云气已经远远超过他当初开气海雪山时的程度了。就在刚才李弦一还琢磨,不知道吕树到底能憋到什么时候来着。

    他看着吕树专注练习刺字决的样子沉思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明明安静的夜色里忽然响起滴答一声水珠坠落地面的声音,这声音清脆无比,竟像是滴在了李弦一的心里。

    仿佛苍穹之上的云层厚厚的凝结在一起,当它们终于浓缩到一个临界值的瞬间,一滴水珠轻轻落下。

    声音是真实的,可李弦一却很清楚,这不是真的有什么水珠落下来了!

    这是武道鸣音!

    只有当武道修行者达到某一个关隘的极致时,才会出现的声音!是‘道’的声音!

    他在转头看向吕树,在场的只有两个人,不是他,那就只能是来自吕树了!

    只见李弦一忽然闭上双眼,只有这样才能感受的更真切一些,他“看到”吕树气海之外的云气,竟然真的开始积云成雨了!

    刚才那水滴声,正是吕树积云成雨落下的第一滴水珠!

    李弦一他们这一脉里,老祖宗的云气成海这件事情没人证实过,甚至积雨成河、积河成海都没人证实过,但是积云成雨还是有不世出天才达到过的,剑谱里都有记载。

    第一个完成积云成雨的前辈在剑谱上写道:“吾今日积云成雨,伴武道鸣音,强否?”

    下面一水的留言:师叔威武!师叔祖威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