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静市天黑很晚,夏日了也许9点多暮色下的太阳才会缓缓落入地平线里。

    这倒不是说这里海拔有多么多么高,而是因为它与京都的经度相差太多了,中国的幅员辽阔程度,是很多国家人民压根无法想象的。

    吕树看着遥远建筑背后的一抹红光,黑夜即将降临。

    他带着吕小鱼躲藏在人群背后,等待着那四个道元班学生出来,如果不知道有黑市这种东西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了当然要去看看。

    万一能偷偷把手上的灵石卖出去岂不是美滋滋?

    说实话吕树在想,自己如果卖的话那就只能接受现金支付,不然自己又没有挂别人名字的银行卡,就算有,监控摄像那么多也很容易被找到行迹。

    所以现金才是最稳妥的。

    倒不是担心天罗地网停止给他发放灵石,而是担心有人开始审视他不需要灵石的这个问题。虽然他的资质很差,可问题在于只要攒够9颗,那他的两仪参同契修行也能迈入E级了啊。

    不得不谨慎对待。

    袁亮拓等人出来后竟然有人在出站口等着他们了,这四个道元班学生上了一辆商务车开走了,吕树和吕小鱼干脆跃上房顶,蹦蹦跳跳的在后面跟着。

    吕树忽然想起来对方说过,袁亮拓在西静市是有亲戚的,而黑市的消息也是他亲戚告诉他的。

    “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呢?”吕树小声嘀咕道。

    “怎么了?”吕小鱼好奇。

    “他亲戚身上没有能量波动啊,如果一个普通人都能知道位置的黑市……”

    那特么还能叫黑市?!

    这种黑市要不在天罗地网的掌控之中,那特么才是见了鬼的。

    话说会不会是天罗地网有意为之啊,刻意的对这种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或者直接就在背后进行管控?以天罗地网的尿性,这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既然都想到这一点了,那自己还去吗?

    去!

    吕树决定去看看,到时候注意点行踪就好,他相信在偌大的城市里自己想要跑,恐怕还真的没几个人能追上。

    七大天罗的镇守位置里并不包括青州,而是更西边的北疆州与南藏州,从地理位置上来讲,这七位天罗除了李一笑坐守中原,其他的位置都在隐隐守卫国门。

    而他现在的力量,除非天罗亲至,想跑还是能跑掉的。

    毕竟D级力量型本身就比其他修行者高一个维度。

    吕树和吕小鱼在房顶上缀着,以他们的身体素质,在车辆拥堵的省会城市里想跟丢一辆车都是一件比较困难的事情。

    “他这个亲戚看起来很有钱啊,开的都是大奔商务,我瞅着袁亮拓家里应该条件不错,不然他也不会带的钱比别人都多,”吕树站在房顶上分析道,此时袁亮拓他们的车已经堵在路上了……

    话说他们这位亲戚应该也没有去过黑市,只是道听途说,不然怎么会闹出一颗灵石一万块钱的笑话?

    黑色的商务车拐进了一个小区里,吕树带着吕小鱼直接翻墙进去,原本打算让小凶许确认对方住在几楼呢,结果进去了才发现,对方住的竟然是特么别墅啊……

    好在这个小区绿化极好,他带着吕小鱼躲在绿化带里也不用担心被谁发现。

    “咱们现在怎么办?”吕小鱼低声问道。

    吕树沉思着,对方本来旅游选择青州就是本着黑市来的,恐怕对方到这里最迫不及待的就是第一时间想去黑市上看看。

    而他没法确定对方什么时候去,既然说是黑市,搞不好还真不是白天营业的地方,万一是晚上呢?

    现在苦于没有追踪的方法,他在火车上就试过,出了洛城地界就无法使用山河印了,不然这才是最好的监控方式啊。

    话说想想吕树觉得这也合理,不然神识通过山河印架起的天桥刚到空中结果发现还有人在,到时候自己该怎么办?打个招呼吗?

    城隍是有管辖区域的,他的区域就在洛城。

    吕树这段时间也研究过,事实上他的山河印标的洛城,可地界却与现在的疆域边界并不一样,远要比现在的洛城市界大的多!

    难道这枚山河印是以当初它被铸造出来时的边界来界定的?很有可能,毕竟洛城以前作为都城时确实太大了,根本不是现在的小三线城市可比。

    吕树曾大致确认过一次范围,他现在所能掌控灵气的疆域,怕是有如今洛城三倍之大。

    “小凶许先在这里守着,我带你去开间酒店你在里面休息,毕竟你没身份证,单独没法开房间,等安顿好你之后,我再回来跟小凶许一起守在这里,”吕树想了想说道。

    小凶许:“???”

    听到吕树说它得先单独守在这里时,小凶许的心态就已经很不好了,结果听到吕树说他回来之后,要带着自己继续守在这里,它差点就砸东西了!

    合着自己横竖都得守在这里?就不能跟着吕小鱼一起去休息吗?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1……”

    吕小鱼忽然开口说道:“如果只是要守在这里的话,魂魄就可以啊,我和它的感知相互连接,只要不超过5公里就可以,它也是有一定自主思维的,只要给它下达看守这里的命令就好,有人从屋里出来它就会通知我。”

    吕树眼睛一亮,这么神奇吗?没想到魂魄还能在监视方面起到这么大的作用。

    而且仔细想想,魂魄浑身黑色在夜晚最易隐藏,想要发现他也是极难的一件事情。

    小凶许差点就抱着吕小鱼痛哭流涕了,恩人啊!

    然而就在此时,别墅的大门已经重新打开,刚进去的人已经把行李都放在屋中,一人背着一个背包,由袁亮拓的那位亲戚开车带着出门了。

    吕树愣了一下,难道黑市这时候就正在开放吗?这些人要是不背背包的话吕树可能还会以为对方是要去吃夜宵来着,但问题是对方一个个都带着帽子和口罩,看起来就很神秘的样子。

    要说这不是去黑市,吕树压根就不相信!

    “走,跟上去!”吕树压低了声音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