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外的灯光昏黄,有着一股平静的暖色。

    巷子口的朱碧石一脸懵逼看着吕小鱼,脑子里回荡的全是12点44这几个字……

    他忽然有点疑惑,寻常有人问个时间也不是没有可能,但是两个人配合默契的过来打了自己一套组合拳,朱碧石简直是要怀疑有人想恶搞自己了!

    吕小鱼的年龄太具有欺骗性,16岁后的身体才适合修行,这在修行界已经算是没有公开的秘密了,吕小鱼这年纪根本就没法让他提起什么警惕。

    毕竟国内又不是非洲、东南亚那些会出现童子军的地方。

    朱碧石按住了自己的情绪,和颜悦色道:“小姑娘,谢谢你,赶紧回家去吧。”

    “嗯,”吕小鱼用力的点点头,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了。

    朱碧石一直冷静的看着吕小鱼的背影,但凡对方有一点蛛丝马迹,他都会选择把这个小姑娘留下再说。

    然而结果是,没有丝毫蛛丝马迹,他钻回车里时手上还拿着自己贴出去的那张便签开始纠结……自己到底是贴呢,还是不贴?!

    “来自朱碧石的负面情绪值,+399!”

    吕小鱼这次往前走了足足几百米才找到机会重新跳上楼顶,她回到吕树身边:“怎么样,是天罗地网吗?”

    “恐怕真的是了,”吕树点点头,在他印象里,只有天罗地网才会如此克制。当初自己遭遇梁澈时对方是什么样子,吕树还记得很清楚,有时候人类在骤然掌握巨大力量后,往往很难平衡情绪与理智。

    不过看天罗地网的态度,连黑市都不进去就在外面驻扎,好像意思是,只要黑市不出事就可以了?

    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天罗地网的人啊,吕树沉吟一会儿说道:“你俩就别跟着进黑市了,在这里等我,如果有人出现,哪怕动手也要优先保全自己,直接跳下去到黑市里面找我。”

    一大一小俩人再一只小凶许,这特征简直不能再明显了,要是这种情况还蒙着脸进去,跟掩耳盗铃没什么差别。

    吕小鱼一脸不高兴,但是在这种重要决定面前她通常的选择都是服从,而不是任性。

    吕树从粉红色拉杆箱里翻出一件外套,不过这时候哪还有卖口罩的地方啊……

    只好拿吕小鱼的小短袖T恤缠在脸上,还正好露出来个机器猫的图案……现在也顾不上这么多了,他带上兜帽朝里面走去,直接从房顶越过巷子,从十几米的高度一跃而下。

    巷子的尽头是密集的房屋,而中间的一条小道则被人拿塑料棚遮住了头顶,大概高度有三四米的样子,像是个菜市场似的。

    直到进入这个长长的棚子,吕树才发现这大半夜的里面竟是别有洞天。

    街边的商店都是住宅改造成的,家里阳台凿开一个门洞装上卷帘门,就成了一个小小的店铺。

    招牌上写着“小林古董店”“袁记珍宝阁”之类的字样,不管是招牌,还是街边这些房屋斑驳的墙皮,都看起来有些年头了,原来这以前是个小型的文玩市场吗?!

    吕树心中疑惑,所以这里以前卖文玩,现在开始忽悠人卖灵器了?!

    那这地方还能有真东西吗?

    他以前的人生经历哪有机会去文玩市场去看啊,对这种地方的印象大概就是九假一真之类的,总之不太好。

    当然,吕树觉得自己也有可能是受电视剧电影的影响了,毕竟得真的见识过才能明白这里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话说这大半夜的,市场里人还真不少,而且其他人虽然也很低调的带着帽子之类的,但完全没有遮挡面部的意思。

    吕树心里都纳闷了,大家都这么坦荡荡吗?

    这条街上也不止是门面里的文玩店在卖东西,文玩店外还有数不清的小商小贩模样的人在街边摆摊,就一张塑料席子上面摆点东西,这就算做一个摊位了。

    吕树在入口处蹲下来看旁边地摊上的东西,老板是个土里土气的中年人,一身西装非常不合身,西装里面是一件蓝色快要洗白的T恤……

    老板见吕树蹲下看东西,便乐呵呵笑道:“小伙子,你这造型……还真别致啊。”

    吕树透过脸上蒙面的小T恤瓮声瓮气的问道:“有什么好东西吗?”

    “你还别说,别看我这摊小,灵器什么的不敢说,但还真的有几件法器,就看你识不识货了!”老板热情的指着摊位上一个小小的木质印章说道:“你看,这个印章是我以前收藏的老物件了,灵气复苏后的某天夜里,它竟然开始散发黄色的光芒,神异无比!”

    吕树愣了一下,就这玩意?

    老板继续指着另一个青铜像:“也是灵气复苏后的某天夜里,它在我家里忽然冒出绿光,而且好像还动了几下!还有这个……”

    吕树蛋疼的问道:“您这家里五光十色的不该来卖法器啊,开个迪厅不好吗……”

    老板听了当时就一懵逼:“你看你这小伙子咋说话呢,不信我是不是?!”

    “来自苏聪的负面情绪值,+199!”

    不是吕树不信啊,而是您这说辞简直就跟开迪厅一样,就差动次打次的节奏感了好嘛……

    这时候吕树算是明白这些人为啥如此明目张胆的连掩饰都没有了,合着大家都是来卖假货的……假货当然不用遮掩了……

    那要是这样说的话,吕树也明白为什么天罗地网的人在外面不进来了……那特么是懒得进来啊!

    这就跟当初基金会有人曝光某某某以变异动物为诱饵勾引别人高价买福地一样,灵气复苏时代,真是架不住人家死了心想要骗钱啊!

    吕树低声问道:“信啊,我肯定信您对不对,但是您这东西一听就很高级我也买不起……跟您打听个事,这条街上,谁想摆摊都可以吗?”

    老板不再搭理吕树,没有生意跟你费那么多话干嘛?

    吕树从兜里掏出一百递到老板面前,老板立马眉开眼笑:“自己挑位置,只要是空地都可以摆摊,这里没人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