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21、散修的贫困生活(第二更)
    只见吕树手里不过巴掌大小的紫金葫芦竟在吕树喊出于谦的名字时,骤然开始从他体内吸纳力量。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来自紫金葫芦的力量还没激荡起吕树体内的星辰之力呢,却已经惊动了整个星图!

    如同以往吕树意欲修行两仪参同契一样,外来的力量还没得瑟起来呢,就被星图给压制成了孙子……

    李典和吕树都懵逼了,紫金葫芦竟然半点反应都没有!

    连蒙蒙的紫光都没亮起来……

    事实上见过法器的人才清楚,法器根本不是忽然光芒大亮,仅仅只是表面附着一层淡淡的光彩而已。

    “怎么回事?你不是修行者吗?”李典惊异道,葫芦在他手上屡试不爽,怎么到了吕树手上就不好使了?

    咳咳,吕树清了清嗓子,只有他自己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看来自己想要使用这种法器,就必须像使用长矛一样,主动灌注星辰之力,而不是等对方吸取。

    星图实在是太霸道了。

    “你这玩意是不是只能喊逗哏的名字才有用……?”吕树沉吟片刻装模作样的说道。

    李典当时整个人就不好了,只喊逗哏是个什么鬼啊?!于谦也说过逗哏的好吗?而且你也喊郭德纲了啊!

    不对……重点不对!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233!”

    “肯定不是,喊谁都有用,只要你自己心里觉得那是个名字就行!”李典黑着脸说道。

    吕树故作不乐意道:“你这玩意不好使啊,再便宜点……时灵时不灵的东西,真要跟人打起来岂不是要命?”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88……”

    李典有点想不明白:“你再试试!”

    “郭德纲!”没用。

    “来自李典的负面……,+333。”

    “曹云金!”

    “来自……+444。”

    “苗阜!”

    “王声!”

    “宋小宝!”

    接连试了这么多次,结果还是毛用都没有。倒是李典的负面情绪值贡献了好多,吕树感觉,看在负面情绪值的面子上,自己还能多试几次!

    然而此时李典已经泄气了,难道不是他们这一脉的人就不好使?

    可他又不敢再找个人试,本身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世界,冒着大险好不容易出来换灵石,结果还闹出这种事情。

    要知道一开始就连吕树问他有没有真东西,他都说的是没有。如果不是吕树亮了天罗地网的身份,他现在恐怕还揣着葫芦纠结呢。

    李典想了半天忽然咬牙道:“我刚才用的时候你也看出来了,这肯定不是我的问题,它起码是绝对可以用的,给你便宜点,四颗灵石,不能再少了!再少我就突破不了了!”

    吕树乐呵呵想到,自己这是有独特的砍价手段啊……

    他确认了一下:“只要喊别人本名就行么,声音大小无所谓?”

    “对!”

    “那不对啊,人家西游记里的紫金葫芦,喊孙悟空、孙行者、者行孙都可以吗?你这盗版的啊,再便宜点!”

    李典噎了一下:“不能再便宜了!”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288!”

    吕树看李典态度坚决,怕是真的再少就不够突破E级了吧。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这玩意是不是可以配合自己的真名识破来使用啊?卧槽,那自己用这个玩意岂不是很方便?

    就是不知道这葫芦真的对别人起作用后会是个什么效果啊,用感觉不太靠谱的样子……

    这种不靠谱的感觉不是说东西不好看或者其他的什么因素,就是因为它太便宜了……

    以前吧大家都是觉得东西越便宜越好,实惠。

    可慢慢的,也有人开始,看见特别便宜的东西就会本能的怀疑,这是不是假的,是不是高仿,是不是有问题。

    而大部分时间里,怀疑都会被证实……确实有问题。

    只是吕树觉得灵石跟法器相比确实价值差距太大,灵石他现在卖也卖不了,用也用不了,但法器他现在就能用啊。

    就算是低配版的,也图个新鲜是不是,反正以中尉衔,下个月就又有三枚灵石了啊。

    吕树取出四颗灵石塞给李典,李典脸上露出狂热的表情,恐怕对这玩意已经是朝思暮想了。

    不得不说,在天罗地网的控制之下,国内例如李典这样的散修真的很惨了,吕树换位思考的想着,若自己是散修,恐怕连好一点的福地都不敢找,生怕暴露……

    李典把紫金葫芦往吕树手里一塞就扭脸汇入人群了,生怕自己到手的四颗灵石又没了似的。

    “也不知道能偷摸修行到什么时候,就算有灵石,进度也太慢了,”吕树看着李典的背影摇头道。

    他很想试试这葫芦效果到底怎么样,但现在并不是时候,吕树在这个无人的角落处直接脱掉了外套,然后终于将脸上蒙着的机器猫小短袖给摘了下来……

    结果刚出去就正好遇到袁亮拓等人,双方这算是冤家路窄了,然而袁亮拓等人很清楚吕树的实力比他们强,所以眼中忌惮的神色远比仇恨更多一些。

    “你是不是在跟踪我们!”袁亮拓忽然想到自己之前在车上提过一嘴黑市的事情,而吕树这个外地人没有亲戚朋友在这里,怎么可能刚来的当天晚上就知道黑市?

    吕树看到这群人的时候就眼睛一亮,真要是对陌生人试的话还有点不好意思来着……

    他乐呵呵笑道:“好好逛,这里好东西挺多的。”

    不承认也不否认。

    吕树和袁亮拓等人擦肩而过从人群里走出去,将要抵达巷子口的时候,重新从阴暗角落里躲上了房顶,他觉得最好别再让巷口蹲守的朱碧石看到自己。

    “吕树,里面有什么好玩的吗……你怎么把我短袖揉的这么皱!”吕小鱼心疼道。

    “咳咳,我进去换了个宝贝出来,等会儿就试试效果,而且我还卖掉了一颗灵石,明天就带你吃烤羊肉,还有羊肉汤!听说西静市的泉儿头羊肉汤很不错,清汤上面漂着淡淡的油,里面的羊肉炖的很烂,很好吃……”吕树笑道。

    吕小鱼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明天早上就去吃吗?”

    “嗯!”吕树心里松了口气,终于转移话题不再关注她的小短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