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认真的看了看对方的身份证,其实这位叫做黍离的大学女孩全名叫做王黍离,吕树心里之前就嘀咕这名字有点奇怪。

    黍离是诗经里的诗篇,黍就是黄米,离则是繁茂的样子,提到黍离这俩字许多人可能都没听说过它,但是这首诗里的一句不少人都听过。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

    行迈靡靡,中心摇摇。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吕树估摸着,给女孩起这个名字的人,当时是何等的忧愁啊……

    他看着性别确认了两次,才终于算是松了口气,是个正经女孩就好,不然这9天都坐在女装大佬旁边真是亚历山大。

    虽说吕树尊重女装大佬的选择,但他自己真心有点接受不了。

    王黍离她们是蜀州音乐大学的学生,放假了出来玩,还顺便带着自己家刚刚高考完闲着没事干的弟弟。

    吕树和吕小鱼一直挺向往蜀州的,吕小鱼作为一个吃货,根本就无法抵抗蜀州这俩字的诱惑,所以之前他们在商量到底要去哪玩的时候,青州与蜀州,就是他们重点讨论的项目。

    “有空你们真的要去我们蜀州玩玩,我们负责招待你们兄妹俩,到时候带你们吃冷锅鱼、燃面、火锅、串串、糍粑……”王黍离笑着介绍这些食物的时候眼眸中顾盼生辉。

    吕小鱼在旁边默默的咽了口口水,王黍离好奇的看了吕树一眼:“你真的不认识我吗?”

    吕树愣了一下:“这样说可能有点冒犯了……真不认识。”

    “没事,”王黍离笑了笑,难怪对方刚才真的以为自己是个男孩,不过她也没有介绍自己的来处。

    “你们在川音是学什么的,”吕树好奇道。

    “作曲,”王黍离歪着细白的脖颈斜看着吕树,嘴中有着一丝笑意:“你会什么乐器吗?”

    吕树沉吟了一下:“口哨算不算?”

    “来自王黍离的负面情绪值,+13……”吕树现在确认了,对方身份证没有毛病。

    王黍离认真而神情古怪的打量着吕树:“我还以为你要说退堂鼓呢,不按常理出牌啊……?”

    吕树揉了揉脑门:“其实口哨我都不会,不过我这人吧,从来不打退堂鼓……”

    “我特别好奇,你们俩人出这么远的门,你们父母不会担心吗?”王黍离好奇道,吕树转头忽然看到对方细白脖颈间的黑色颈坠,异常的好看。

    不过他收敛了一下心神摇摇头:“我们没有父母。”

    “抱歉,”王黍离愣住了,赶紧转移话题:“你知道不,咱们车上竟然还有四个道元班的学生。”

    吕树装模作样的好奇道:“真的假的?”

    “很多人都知道啦,他们并没有保密,喏,就是我这边第三第四排的那个四个大学生,”王黍离朝前排努了努嘴。

    吕树面容古怪:“道元班学生很厉害吗?”

    “当然厉害啦,”王黍离一副你有所不知的样子:“我们学校里有人被选去道元班啦,结果时不时回到学校就跟明星一样,众星捧月的,我亲眼看到一个女孩竟然轻而易举的举起讲台来着。而且现在道元班学生的地位多高啊,现在他们一个个都是少尉军衔,备受瞩目呢。”

    吕树嗯了一声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现在李典在车上他也没法直说自己不仅是道元班的学生,而且军衔在整个道元班内也是佼佼者。

    其实当初吕树本来应该是不够格达到中尉军衔的,曹青辞是因为本来就立了功而且自身还是A级资质的天才,而姜束衣就不用说了,人家哥哥恐怕是天罗地网里的大佬。

    而自己一个F级资质的吊车尾则是因为,交上去的长矛实在太多了……

    而且西吠私下里说,本来上面说要奖励他功法来着,结果钟玉堂帮他争取了这个军衔。

    事实上军衔在天罗地网里本身就意味着资源,是长久的好处。

    王黍离见他就嗯了一声,好奇道:“你是不是因为自己没有选进道元班所以心里有点不舒服?不要这样想啦,你就像我,本身的梦想就是写出好作品,唱出好歌声,他们真是要让我去加入天罗地网,我还要烦恼去不去呢,也不知道那个鬼地方有没有文工团……”

    文工团……吕树有点哭笑不得,你这脑回路还真是清奇。

    他仔细想了想……天罗地网这种地方恐怕真的不会有文工团了吧。

    话说王黍离说的情况也是正常分歧,因为有些人确实是怀着梦想成长的,你真要他放弃原本的生活去成为修行者,他可能真的不太愿意。

    当然,对于吕树来说,修行就是他现在心里最有意思的事情。

    哪怕现在云气下渐渐汇聚的溪流时不时就给他闹幺蛾子,他也乐在其中。

    而且到了现在,当吕树慢慢开始习惯控制云气与溪流后,也并没有一开始那样手忙脚乱了。

    吕树笑了笑解释道:“心里没有不舒服,真的。”

    自己现在就在修行路上迈步前进呢,有啥好不舒服的。

    他转头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吕小鱼就在他身边靠窗户的位置上坐着,一脸新奇的扒着窗户向外面看去。

    景色不断朝着身后飞驰,身边的钢铁森林开始变成翠绿色的草原,时不时还能看到牦牛与羊在草原上吃草。

    这里的草原与想象中的不同,脑海里的草原应该是平原,一望无际看不到尽头。

    而这里更像是绿色的山丘,蜿蜒起伏。

    吕树忽然在想,自己确实是普通人眼里的道元班中大人物了啊。

    不过这里没人知道他在遗迹里以一敌九杀尽骷髅小队的事情,也没人知道他当时一身大金链子小手表有多么的阔气……

    既然命运已经改变,那就坚定的走下去。

    虽然吕树嘴上说没有不舒服,但是王黍离觉得有点不对劲,明明就是一脸惆怅嘛,她不再提这个话题,毕竟不提对方的伤心事是一种礼貌嘛。

    她倒是越来越好奇,吕树和吕小鱼是孤儿吗?哥哥带着妹妹艰难生存?不过也不像啊,要是艰难生存的话恐怕对方没有这闲钱出来旅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