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束衣听了吕树的话之后沉默半晌,他忽然说道:“我不知道说这个话会不会有点太冒昧了,不过没别的意思……我是说你愿不愿意为我们家工作,不是让你脱离天罗地网,就是……派系,这样你的生活压力就不会有那么大了。”

    说实话姜束衣还是比较简单的一个人,所以他在说的时候会直接说到派系这两个字,而不是遮遮掩掩的谈什么隐晦合作与收买。

    吕树愣了一下,然后展颜笑道:“你不用担心我误会,咱们相处这么长时间了我也不会误会,其实哪怕在洛城外国语学校里面,曹青辞也比我更有价值,或者说从长远来看,刘里也比我更有价值一些。谢谢你的好意,我知道你是出于好心,不过,我不喜欢拘束……”

    若是非要加入谁,吕树从心底里或许更加愿意加入李弦一那边,虽然理想是个很危险的东西,甚至吕树到现在都没办法理解基金会那群人所谓的理想到底是为了什么、

    但是跟有理想的人相处,总归要更加简单和充实一些。

    然而这只是假设,事实上,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吕树不会加入任何势力。

    姜束衣稍微有点沉默:“抱歉。”

    因为他很清楚吕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所以才会更加担心对方会觉得这样一种招揽是侮辱。

    然而吕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别这样,我不会把朋友的好心当做驴肝肺的,话说你们这些家族,已经开始尝试将手伸进天罗地网了吗?聂廷同意吗?”

    姜束衣摇摇头:“都是暗中在做的,不光是我们,大部分家族都盯上了天罗地网。”

    起初,许多商人都想要招揽道元班的学生或者是觉醒者,可那只是一些小打小闹。

    商业与家族,这是两种概念。

    家族一直在暗中试探着天罗地网的底线,或者更准确的说,是试探那位天罗的底线。

    然后大家很绝望的发现,想要将天罗地网变成自己手中的利器是一种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家族之所以能够长久屹立不倒也是有原因的,于是智囊们将目光转向天罗地网的内部,既然外部的力量很难对天罗地网施加影响力,那大家就从内部开始着手。

    你聂廷虽然现在主政天罗地网无人可以撼动,那是因为你是现在东方大陆第一高手的缘故,也许未来会有人超过呢?

    就算没人超过,你也总有出现意外或者生老病死的一天吧。

    对于家族而言,人类的寿命已经不再是局限他们目光的因素了,他们图的是万世长青。

    能不能做到是一回事,但不去做,就根本做不到。

    这就是家族的眼光,他们其实并不追求眼前立马就能得到的利益,而是更加追求经营的成果。

    他们将自身的经济优势转化为未来潜藏的力量,也未必就希望将来一定要能得到多大的蛋糕,起码不能比别人差。

    这就是为什么当灾难来临时,一时得势的商人们风雨飘摇,而家族却仍旧根基不动的原因了吧。

    在商人们还在追逐眼前利益的时候,他们早就站在山巅视野最开阔的地方,开始布局与未雨绸缪了。

    而且这并不是无的放矢的事情,现在7位天罗坐镇各地,拉拢天罗也许很难,拉拢C级大修行者却相对容易,拉拢D级就更加降了一个难度档次,E级就不用说了,F级还进不了家族的视野。

    事实上天罗地网内部大部分的繁琐事物都是由那些C级大修行者们来处理的,除了聂廷以外,其他天罗也不只是为了避嫌还是为了专心修行,一般情况下自己很少处理政务。

    当然,其他的天罗可能是出于这两个原因,李一笑肯定是因为懒……

    在所有天罗中,家族最烦打交道的就是李一笑了,这货简直就是好处全收,但收完了以后还是跟滚刀肉一样,谁也不理。

    一开始大家觉得这个胖子可能有点傻,后来他们才发现,这特么是一点都不傻啊!

    吕树忽然好奇:“那按道理说,你们家收揽人才的重担就在你身上了啊,你还那么高冷?”

    “不用我去做,自然会有人去谈,”姜束衣摇摇头。

    “我很好奇,曹青辞被谁家收揽了?”吕树一直对这位洛城唯一一位A级资质天才保持着好奇心与关注,如果当初在遗迹里曹青辞和其他学生一样贪生怕死,他也不会问这一句。

    然而当初,对方作为一个从未参与过任何战斗的女孩却在遗迹里大放异彩,一个人屠杀一整支骷髅小队这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

    而吕树最清楚,曹青辞其实是个修行加觉醒双修的妖孽!

    要知道,当初天罗地网还没成立道元班体系的时候,吕树就察觉到她身上的能量波动了啊。

    姜束衣听到曹青辞这个名字后脸上闪过复杂神色:“这个女孩真的很不简单,她现在拒绝一切家族与她接触,脑子里只有修行,没有其他。现在不少人都说,或许未来天罗席位中,会有她的名字。”

    此时陈祖安和高神隐回来,陈祖安一边走一边不满的嘟囔道:“高神隐,你为什么就不能换个角度想想,我不怕危险不怕困难,就是想要参加遗迹战斗,你说说我和那些纨绔能一样么?”

    高神隐闭嘴不说话,对他来说,没有经历过的事实就都是虚无的,只有陈祖安真正展现出自己的勇气与血性,他才能真正的认可这个所谓的新朋友。

    陈祖安一看他这个态度就不乐意了,他目光扫向吕树,然后犹豫了一下越过,紧接着扫向姜束衣高冷的脸颊,也越过,最终看到萌萌哒的吕小鱼顿时大喜:“小鱼,你觉得我和那些纨绔子弟一样吗?”

    他是实在没勇气问前面那两位,生怕自己受到什么伤害,吕小鱼就不一样了,看起来就很乖巧很萌啊。

    “不一样,你比他们能吃多了,”吕小鱼望着陈祖安手里满满的餐盘说道。

    陈祖安:“???”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