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那边正悠哉悠哉的走在树林里时,忽然又收到了大片的负面情绪值……

    他倒是不在乎对方怎么想,反正自己以后说自己追着猎豹迷路就完事了,一切都很符合自己入队以后的人设啊:神经病、实力强悍、战斗经验丰富、胆子贼大。

    说实话,吕树还是感觉单独行动更加爽一点,跟着队伍的时候还只能被动的等小动物们自己送上门来,现在就不一样了啊老铁,他可以主动出击!

    但凡见到有野兽,立马掏出来长矛就是一顿撵着揍,然后拔牙的一整套完整流程。

    吕树此时身上的负面情绪值已经不仅仅是点亮第七颗星辰那么简单了,估计再这么闹腾两天,第三层星云的第一颗星辰都能搞出来了,美滋滋啊。

    他找了一颗大树坐下来,开始兑换星辰果实!

    这两天跟大部队行动,他一直都没机会来突破第二层星云,就好像是有一张能兑换500万的彩票却一直兑换不了一样,憋的难受!

    32万负面情绪值就是320颗星辰果实。

    现在回忆起来,第一层星云的星辰果实起始点是个位数,而第二层第一颗星云就需要十颗……

    话说第三层星云的起始点不会是100吧?要是这样说的话自己真的得想办法继续找点大进项了,不然第三层或许还能攒够,可第四层往后可怎么办啊?

    也不知道单人的量能不能突破1000啊?如果不能的话,那就只能在人数上想办法了……

    吕树一颗一颗星辰果实吃下去,吃的极快。

    320颗,吕树生平唯一一次敞开了大吃大喝就是去年带着吕小鱼去吃商场负一层的自助旋转小火锅,那时候吕树就觉得自助餐这种东西简直太适合他和吕小鱼了,只是那时候一顿旋转小火锅也得49一位,吃过一顿吕树和吕小鱼都挺心疼的,也就没再去过。

    当时他俩吃完出门的时候,吧台收银员看向他俩的目光都有点不对劲了。

    可是,那时候对于有些人来说49元根本不算什么,可对于吕树和吕小鱼来说,那就是一个星期的伙食费。

    回想起那段艰难的岁月,吕树嘴角不由泛起一丝微笑,也不知道小鱼现在在哪里。

    320颗星辰果实吃下去化成奔腾的星辰之力,它们如同星河般汇聚在吕树身体之中,然后星图开始接纳它们。

    星河中仿佛出现一个巨大的漏洞,所有星辰都向这漏洞漩涡中席卷而去。

    吕树眼睁睁的看着第七颗星辰逐渐明亮起来,自己身体里的星辰之力再次鼓荡起来,若之前一天使用尸狗的次数只有7、8次,那么现在绝对可以使用十七八次了,嗯,又持久了一点。

    而吕树的身体素质,终于在这一刻踏破了C级力量系觉醒者的门槛儿,不再是伪C级,而是真正的C级初阶力量型觉醒者!

    可是……吕树等了半天,最终觉得这星图还是少点什么!

    不对啊,为何没像第一层一样:所有星辰围绕第七颗星辰旋转起来,第七颗成为恒星,而其他是行星,然后在第七颗星辰之上凝聚出七魄剑。

    没道理第一层是这样,第二层就忽然不一样了。

    吕树有点不信邪,他又兑换十颗星辰之力吃了下去,结果这十颗果实的星辰之力根本就没有帮助他开启第三层,只是进入星图之中无主飘荡着,没有进入任何一层星云!

    吕树惊了,他一直以为他修行不会遇到什么门槛儿的,只要努力嗑果果就好了。

    结果没想到自己竟然在第二层星云遇到了自己完全摸不着头脑的瓶颈……这瓶颈从何而来,该如何突破啊?完全没有头绪。

    吕树努力回忆着自己之前突破第一层星云时的情形,想要琢磨琢磨自己到底缺了什么,结果枯坐实验了一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这特么,自己不会就这么卡在第二层星云了吧?

    忽然间,身边亮起了晶莹的光芒,吕树心中一惊,难道星图产生了异变?结果往旁边一看,原来是特么身边的这些怪树亮了起来……这尼玛!

    他站了起来仔细欣赏着这些怪树,当吕树明白这些怪树不会攻击自己的时候,他还觉得这些树木竟然挺可爱美丽的。

    不得不说,有这些怪树照明,夜晚的树林竟是比白天还要亮堂一些……要是这些怪树能提供负面情绪值,该多好?!

    不过之前想的‘分分钟A级’已经不现实了,自己现在还在第二层卡着呢,第二柄七魄剑也不见踪影。

    吕树苦笑起来,大道独行就这点不好,一点可借鉴的成功经验都没有。

    他继续朝着树林里走去,吕树觉得现在能安慰自己的,只有聚集在某块空地上的小动物们了……

    结果走了半天都没见到一片空地,吕树有点蛋疼……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忽然听到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就像是有野兽在树林穿行时与垂下树枝摩擦的声音。

    吕树心头一惊,怎么回事,难道这树林里还真有可以夜晚自行穿梭树林的野兽?身上没有灵力的正常野兽?

    他悄无声息的爬到高高树上,隐藏在密密麻麻的树枝之后,仔细观察下面的情况。

    吕树原本神经紧绷着,结果当他看到慢慢走入眼帘里的东西时,彻底愣住了……

    那就是一块行走的破麻布,上面镶着金线……吕树一脸懵逼,这特么不是李典的宝贝吗?!

    破麻布就裹在树下此人的身上,因为麻布并不算特别大,对方只能蹲在地上慢慢挪动……所以乍一看,就像是一块会自己行走的破麻布……

    吕树忽然想起这块麻布的特性,可不就是隔绝灵力波动嘛?吕树有点哭笑不得,这特么,他没想到这块破麻布在遗迹里竟然有这么大的作用,竟然可以蒙在身上躲开怪树的搜索!

    他忽然在树上粗声粗气的狰狞道:“谁人擅闯我树妖姥姥的树林?”

    眼瞅着下面的破麻布顿时抖的跟筛糠一样……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