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82、老油条(第三更求月票)
    “姥姥,小人无意擅闯啊,只是这林子太大了,小人也不知道哪片树林才是姥姥的,姥姥饶命啊!”李典本来还在想自己真是太幸运了,他和梁澈被关押在帐篷里,结果梁澈趁人不备杀了两个天罗地网的战斗人员带着他逃了出来,被追赶之下一头扎进了遗迹里。

    进入遗迹后随机传送,李典就在这片树林里慢悠悠的摸索,遇到野兽就躲着走,到了晚上他还惊诧的发现这宛如妖魔一般的树林竟然在披上破麻布之后便不再攻击自己。

    原本他只是将这破麻布当防具用的,结果竟然跟披了隐身衣一样,无敌了啊!

    然而还没高兴多久呢,这特么就撞上树精了!

    倩女幽魂这部电影李典又不是没看过,里面的王祖贤简直就是他的梦中情人啊,真要是小倩来了就好了,电影里不都是先来小倩吗,自己这怎么直接就来了树妖姥姥?!

    不按剧本来啊!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不过李典心里也很清楚,这里的树妖姥姥肯定不是电影里那只啊,遗迹怎么会跟民间话本上的故事重合?此姥姥非彼姥姥!

    吕树在树上粗声冷笑道:“不知道哪片树林是姥姥的?整片树林都是姥姥的!”

    李典当时就要吐血了:“姥姥饶命!姥姥饶命!”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粗声粗气道:“你身上有火的气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想烧了姥姥的树林?”

    “不是不是,小人之前有一名同伴,他有控火的能力,我身上这些火气应该是从他身上沾来的!”

    “他人呢?”吕树问道。

    “小人不知啊,来这里以后我们就分散了!”

    吕树点点头,看来梁澈真的进来了,所谓感受到李典身上有火的气息这纯属扯淡的,就是想套李典的话,看看梁澈是不是也进来了。

    说实话李典这货虽然歪心眼有点多,但是罪恶程度真是跟梁澈差了不知道十万八千里,如果说李典只是一个小小的江湖骗子的话,那么梁澈就是作恶多端草菅人命的恶匪。

    吕树琢磨了一会儿:“为何姥姥从你身上感受不到灵力,你这块破麻布从何而来?”

    “这是小人祖上传下来的!”李典战战兢兢说道。

    “嗯,姥姥今晚有点乏了,你继续往前走,来侍寝吧,”吕树乐呵呵说道。

    “小人自幼肾虚,元阳早泄,皮糙肉厚口感奇差,姥姥你就饶了我吧!”李典爬在地上恐惧感遍布全身……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无妨,小倩跑了,姥姥就把你许配给黑山老妖充数,”吕树冷声道。

    李典爬在地上的身形忽然一顿,他当时就迷了,啥玩意,自己?许配给黑山老妖?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这特么黑山老妖不是只要女的吗?自己这么大一把年纪的大老爷们结果被许配给黑山老妖了?想到那个画面时李典直接打了个哆嗦。

    可问题的重点是……这特么还真是那只姥姥啊!

    其实,李典心思很活。这时候他已经开始怀疑有人在对他恶作剧了,他想要抬头看一下到底是谁在自己头顶上,结果刚掀开破麻布,树林中那些树枝感应到灵力的存在瞬间卷了过来,这一幕太吓人了,吓的李典赶紧把破麻布重新给包在了头上!

    他心中还在想一个问题,难道上面真是树妖姥姥?如果不是的话有一个问题解释不通,难道上面的人也有跟自己一样屏蔽自身灵力的方法?

    那就太高端了啊,自己这还得一直蹲在地上呢,人家都蹿树上去了……此时,李典心里还有着一丝的不确定,恐惧犹在。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999!”

    “现在我问你答,”吕树说道:“你叫什么?”

    “梁澈……”

    吕树愣了一下:“今年多大?”

    “25……”

    呵呵,吕树当时就乐了,这还真是个老油条,你特么这声音也不像25的啊。

    他悠哉的手指敲着树干:“你身份证呢,丢出来我看看。”

    李典当时就不好了,树妖姥姥还能知道身份证是啥呢!?要第一代还是第二代的?!是不是再正反面复印给你一份?!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513!”

    吕树快憋不住笑了,事实上他又没啥姥姥的作恶手段,这事李典早晚能猜到,收割差不多就得了。

    李典现在非常笃定,他头顶上的一定是某个人类……

    这特么刚才尿都快吓出来了,要让老子知道是谁,非宰了你不可!

    然而李典其实非常清楚,就算对方是人类,自己也很有可能打不过,毕竟现在手段档次就不一样,人家能在树上活蹦乱跳的恶心自己,自己却连头都不敢抬,要不是有破麻布包着,早就死透了!

    吕树乐呵呵看着李典粗声问道:“你说我给你这破麻布给抢走,会怎么样?”

    “好汉……你到底想怎么样?!”李典整个人都不好了,这麻布要是被抢走自己还能活吗?李典趴在地上用破麻布裹着脑袋果断用爬行跑路,他就是想赌一下头顶上的那个人是不是真的能够在这树林里完全无碍。

    结果他到哪,头上那人便跟到哪里,树林间跳跃声响流畅无比。

    李典想要豁出去了看一眼头顶到底是什么人在恶作剧,结果刚抬头,树枝就又缠了过来,吓的他赶紧重新趴回去!

    吕树坐在树枝上晃着腿笑看李典向抬头却抬不起头的样子:“哈哈哈哈,你为何不敢抬头看姥姥,是你飘了,还是我树妖姥姥不够骚了?”

    “来自李典的负面情绪值,+678!”

    “赶紧的,身份证给我扔出来,”吕树不再跟他墨迹,李典老老实实掏出身份证扔到距离自己很近的空地上,他心想着对方如果下来捡的话自己说不定有机会看到对方的真面目。

    结果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呢,吕树便凌空用尸狗将李典的身份证像是河里扎鱼一样扎了上来,吕树看着身份证上的信息:“李国伟,32岁,地址陕州……”

    呵呵,你这老小子连特么身份证都是假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