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293、偶遇小凶许!(第二更)
    吕树确认陈百里还没有断气之后便凝神准备战斗,左边那灵气波动浓郁而强烈,吕树很担心来的东西他可能会打不过。

    然而等了半天,什么也没等到。

    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那团灵气动也不动,没有靠近也没有远离,吕树忽然意识到……这怕不是一块类似福地之类的地方吧?

    在遗迹里遇到的危险太多,以至于吕树现在遇到灵气波动都会下意识的以为那是具有攻击性的活物,所以凝神戒备。

    此时才忽然想到一个问题,遗迹里也不仅仅是具有攻击性的活物啊,还有宝物!

    吕树想到这里来了精神,背着老道士就往那边摸去,星图里的尸狗与伏矢都已经准备就绪,他的手掌更是做好了随时取出长矛投掷的准备。

    然而还没走多远树林忽然开阔了起来,下坡越来越陡,仿佛一条山涧似的。他沿着陡峭的山坡小心往下摸去,竟是渐渐的听到了水声,这里的空气也远要比其他地方更加湿润一些。

    吕树忽然愣了一下,他看到脚下山涧的石缝里流淌着极少的溪水,这些溪水在石缝深处若是不注意还真的看不到。

    而且,这溪水的灵气浓度极高,堪比吕树印象中的灵石!

    现在顾不得管这些,吕树继续背负着陈百里向山涧上游走去,灵气越发的浓郁,而水流声也越来越大。

    转过一出山石,原本狭窄的山涧豁然开朗起来,吕树竟是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事情与事物……

    此时映入眼帘的是一潭蔚蓝色的池水,清澈的只是看一眼便觉得沁人心脾。这种感觉,就像是看到了九寨沟无污染的池潭,美丽如画。

    而在水潭中央,一颗翠绿色的植物正在绽放三朵蓝色的花,此花绽放速度极快,就仿佛昙花一现般,可吕树很确定,这并不是昙花。

    他感受到,所有的灵气,仿佛都来自于这株植物的根茎处。

    然而这并不是最怪异的,最怪异的是……

    “小凶许,你在干嘛呢?”吕树出声问道。

    他眼前小凶许正在杵在岸边和潭水里的一条翠绿小蛇对峙,小凶许也不下水,小蛇也不上岸……

    小凶许扭头看到吕树的刹那,吕树就已经看到后台里来自小凶许的+1+1+1开始飘起来了,什么情况,见到自己不应该是高兴嘛……

    潭水里的小青蛇也看向吕树,眼睛里冷冰冰的没有丝毫情感,吕树拍了拍背后的陈百里:“老爷子?”

    拍了半天也没啥反应,吕树放心下来,不过这还不算完,他从山河印里取出来一件自己的短袖黑色T恤盖在了陈百里的脑袋上,然后下一刻尸狗直接从星图之内飞出,小蛇很快,单看速度来说可以说有D级的实力。

    可还是那个道理,再快也没有尸狗快啊!

    吕树一剑便将潭水里的小青蛇给斩成了两段,然后被这灵泉的活水给卷入了下游。

    小凶许一看,自己对峙了这么久的敌人竟然被吕树一剑给斩掉,当时心里就有点怂……这特么,它以前在北邙遗迹里的时候觉得吕树这货也没啥特别嘛,但是之后出来一看自己简直大错特错!

    吕树看了潭子里花朵一眼,纳闷的问道:“这花也没啥特别啊,你看啥呢?”

    小凶许思考了两秒钟然后开始比划,吕树挠挠脑门:“写字说,作业都白写了是吗?”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1+1……”

    它用小爪子沾了点水,在岸边的石头上写道:“我就看看发,这发太漂亮了,你先走,等会儿就追上你。”

    吕树看了这段文字一懵逼,然后把小凶许拎过来,自己也手指沾水:“你这什么发音,看看花,不是看看发,你老家胡建的么?!罚你写‘花’字二十遍。”

    小凶许:“???”

    这是写作业的地方吗?!就知道一见你准没好事!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1+1……”

    不过现在不是就缠这个的时候,小凶许赶紧小爪子沾水写了二十个花字,然后写道:你先走吧。

    吕树似笑非笑的看着小凶许:“这花有问题是吧?”

    “来自小凶许的负面情绪值,+1+1……”

    “这花对你有好处是吧?”

    “来自……”

    “怕我抢你东西是吧?我能是那种人吗……我是。”

    小凶许一下子瘫在了岸边,完犊子,宝贝没有了……然而不知道为啥,小凶许总感觉吕树看自己两颗大门牙的样子,有点怪怪的……

    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它下意识的把牙齿包在了嘴巴里……

    就在此时,花瓣忽然开始向潭水里坠落,而后转瞬化成晶莹的蓝色光辉融入池水消失不见。

    吕树此时感觉到,每掉落一片花瓣,那潭水里的灵气便再浓郁一分。

    不对,不是这水有灵气,而是这花瓣的力量!

    再也顾不得许多,吕树直接把陈百里放在岸边,然后自己踏入没膝深的潭水里去,等着花每凋零一瓣,便直接用山河印收走一瓣,这花瓣遇水会转化为浓郁的灵气,掉在掌心里却无事。

    吕树一共收了11片花瓣,其余的全都在之前落入了水中,此时潭水里的那株植物依然是光秃秃的三根小绿枝了。

    他大概感受了一下,竟发现这一片花瓣似乎都能抵上十颗灵石左右的浓郁程度,难怪这水流里的灵气如此浓郁。

    没想到进了遗迹还有如此大的收获啊,然而还没等他转身回岸上,那三株光秃秃的绿枝上竟然再次开始结出蓝色透明的果实!

    岸边的小凶许一下子就坐直了,吕树恍然,原来小凶许和那条翠绿小蛇等的是这个!

    待到三枚蓝色的果实长大到停滞的时候,整个山涧里竟散发出来清澈的幽香,吕树手一兜就把三枚果实全都给揽进了山河印里,这玩意虽然能吃,但现在还不是吃它们的时候,鬼知道吃完会发生什么?

    小凶许看到吕树把蓝色果实收走的时候就已经绝望了,岸边昏迷的陈百里似乎在这极度浓郁的灵气环境里醒转,他虚弱的问了一句:“吕树……天黑了吗?”

    吕树看到那件还蒙在陈百里脑袋上的黑色T恤,顿时开始思考,自己该怎么跟陈百里解释现在才刚刚中午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