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吕树从来没想过一颗洗髓果实竟然有如此大的效果,竟然让陈百里直接晋升了A级,这是……世界上第一个A级了吗?

    按照陈百里所说的话可以判断出,对方的瓶颈已经卡了足足几十年,都是破败的根基导致,现在根基修复,一切突破都好像成了水到渠成。

    李弦一曾说过,这世界上的瓶颈就像是一块天花板,大家都卡在这里的时候好像都感觉很难突破,当第一个人开始突破的时候,就像是历史上的一次革命一样,整个人类都的水平都会开始再次攀升。

    从李弦一的意思来看,突破A级这种事情,早就不是一个个体的事情了。

    陈百里突破之后,天罗内部自然会有关于突破瓶颈的交流,然后以陈百里提前一步的经验来促进整体进步。但这不是一国修行者的盛世,当国内的A级和其他异能、修行组织交手的时候,对方也会总结出一些规律,然后慢慢开始进行突破尝试。

    好在,这一次中国的修行者们走在了世界最前列。

    吕树看着在自己面前作揖的陈百里心情有些复杂,他赶紧扶起了陈百里:“天罗别这么客气……人情我记下了,我的功劳可别忘了……”

    “来自陈百里的负面情绪值,+66.”

    在陈百里想象中,正常人都应该是谦虚推让一下,然后他再坚持一下,互相来回几个回合……结果吕树第一个回合就压根没有谦让的意思。

    不过他本身也不是什么虚伪的人,陈百里说记下这个人情,那就是真的记下了,所以产生的负面情绪值并不是很多,这些负面情绪值纯粹针对吕树这货的尿性,而不是针对这件事。

    陈百里站直身子,他将手里的那颗洗髓果实递给吕树:“老道已经用不到这个了,它对提升你的资质有帮助,你拿去吃了吧?”

    吕树听了一惊,那怎么行?!他之前就考虑了这个问题,自己要不要直接说自己吃下一颗,然后只给陈百里一颗?这样一来还可以偷偷回去给李弦一一颗,就说是遗迹里得到的。

    但是想了半天这事是行不通的,天罗地网里甲级、乙级资质都跟灵石挂钩,如果自己吃下去了对方肯定会要求自己重测资质的,到时候自己资质之谜可就瞒不住了。

    他若真只是A级还好说,可他吕树不是啊!

    当初一滴血下去,钠钾合金出现了色度表上并未标示的颜色,直接超越了A级资质!这玩意他该怎么和天罗地网解释那璀璨如星辰的钠钾合金?

    所以,这颗洗髓果实他不能当着面陈百里吃,甚至更不能让陈百里以为他吃下去了。

    他很想借此机会给李弦一老爷子一颗洗髓果实,就在刚刚他忽然想起小鱼当初听那位叫做石学晋的天罗与李弦一聊天,天罗地网承诺若是在遗迹里找到可以弥补根基的天财地宝,一定送给李弦一。

    那么……这颗洗髓果实,对方会如约送给李弦一吗?

    这世上的盟约,好像都是用来破坏的。

    但吕树觉得自己可以赌一赌,没赌对了也就是损失1000负面情绪值而已,天罗地网内部若是有与陈百里一样根基破败限制了修行的天罗,也算是自己做点贡献,保证内部更加稳定。

    若是赌对了,那么李弦一的问题也就解决。

    吕树甚至想借此机会看看天罗地网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或者看看那位聂廷天罗是不是真的如传说中那么光明磊落。

    1000负面情绪值而已,这玩意对陈百里他们来说很稀罕,但对吕树却不值什么,李弦一那边这次就算没得到洗髓果实,以后自己照样能找到机会给他。

    赌了。

    “天罗,”吕树忽然义正言辞道:“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能吃呢,你拿走吧,我不能要!作为社会主义接班人,我不能那么自私!”

    陈百里总觉得吕树怪怪的,可对方明明这么义正言辞大公无私啊……是自己先入为主的观念误会了这个少年吗?

    不管怎么说,这少年大体还是很不错的啊,天罗地网现在发展阶段,正好需要这样的有志少年啊,少年强则国强!

    陈百里内心感慨道……

    吕树忽然好奇道:“这玩意既然是果子,那应该也会有过期这方面的担忧吧,怎么保存呢?”

    “无妨,”陈百里道袍衣袖一挥手中便出现一枚小巧的玉匣子,老道士将洗髓果实小心翼翼的放进了玉匣子后便赶紧收拢盖住,吕树感觉到这玉匣子上的灵力波动很强,恐怕也是个宝贝了吧。

    此时,一潭蕴含巨大灵力波动的池水已经在陈百里突破的时候变成了与寻常无异的透明池水,而潭水中的那株植物也在吕树摘下果子后开始慢慢枯萎,水流一动,它便化成一堆晶莹的光粉落入水潭,然后再也消失不见。

    吕树看到这一幕也是松了口气,这特么原本他还想着要是自己运气好的话拿到阵眼该多好,以后搞不好还可以回来探索一下,结果现在陈百里直接突破了A级,吕树觉得自己已经不用再惦记阵眼这种事情了……

    跟A级大能抢阵眼,吕树想想都觉得蛋疼。

    这颗植物死了也好,省的陈百里以后再会遗迹里发现,咦,怎么又结的是蓝色果子,不是红色的么?

    那吕树就呵呵了……

    陈百里忽然旧事重提:“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吕树这次还是摇摇头:“我还是觉得现在挺好的,您的好意我心领了,觉醒就够用了,修行太费劲。”

    对于他来说修行当然费劲,只是他有这个毅力坚持下去,但他不能那么跟陈百里说。本身就是想帮忙打架的,帮完忙就应该事了拂身去,这样多帅气?吕树美滋滋的想着。

    不过这次陈百里没有再坚持什么,他的寿元已经再次突破,不再随时担心自己会化为一捧尘土,来日方长。

    而且,强扭的瓜不甜,陈百里暂时不再考虑这件事情,若是再遇到了吕小鱼,再问问那小娃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