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心想,自己顶着这一头杀马特造型,是不是要在家里避避风头,反正臭豆腐什么时候都能卖嘛。

    在吕树心里他就觉得一头纯正的黑发挺好,而且他其实对于自己的形象没什么要求,干净利落就好了,现在忽然就要归入杀马特葬爱家族,他有点心慌……

    正在吕树准备扛着箱子回家避避风头的时候,手机上忽然接到了一条信息,是西吠发的:今日晚7点,所有人归校,收到请回复。

    然后下面就是一长串的收到、收到……

    呵呵,尼玛。

    吕树一看这个就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而且还是直接要面对全校师生……

    当然,最值得庆幸的是没人往遗迹果实或者觉醒方面联想,杀马特就杀马特吧,呵呵,吕树这时候有种众人皆醉他独醒和一种麻卖皮的心情。

    只是,今晚这么急的召集所有道元班学生归校是为什么?难道又是有豫州范围内的遗迹开了?

    吕树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回家之后他就开始采购东西塞进山河印里,物资储备这种事情什么时候都得有,吕树尝试过,不管是他的山河印还是吕小鱼的空间戒指,里面都仿佛是真空状态,活物什么的恐怕很难存活,但好在食物是可以保鲜的。

    不仅他的山河印里增加了许多的物资储备,吕小鱼的也一样,当吕小鱼看到吕树掂着那么多零食回家给她的时候,眼睛都笑的快弯成小月亮了……

    “虽然零食多了,但千万不能当饭吃啊,”吕树小心叮嘱,他担心吕小鱼的生活不规律,零食吃多了影响她的身体健康成长。

    “嗯,”吕小鱼今天格外乖巧的点了点头。

    夜晚降临的时候吕树孤身一人前往洛城外国语学校集合,不过到了学校门口便发觉,今晚可能并不是召集大家去某个遗迹。

    之前遗迹开的时候,军用的运兵车早就停在学校门口待命了,今天反而是静悄悄的。

    学校操场上已经聚集了不少学生,吕树硬着头皮走了进去,尽量低调。

    结果他那一头蓝色头发实在是太扎眼了点,立马就有人藏在人群中对他指指点点,最后变成了……全校对他指指点点……

    “不好好修行,搞这些歪门邪道,”有人冷笑道,说话的是一位己级资质的道元班学生,这学生在学校里影响力虽然不如曹青辞、姜束衣,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近段时间,在天罗地网彻底重新整合道元班之后,即使仍旧没有极为正式的训练等等,但内部风气依旧出现了一些转变。

    此时道元班学生一部分已经自愿退出,留下的那些则以自己勇敢留下为荣,甚至出现了大家同在学校里,留下的那些学生在文化课的白天,出言讽刺那些退出学生的情况。

    这是一种畸形的荣誉感,他们甚至没想过其实大家当初在遗迹里表现是一样的,至于他们现在的勇气,都还没有经历过什么考验。

    但这种畸形的风气与荣誉感,起码要比以前的‘畏惧’强。

    在这种环境下,有些学生现在一心修行,以天罗地网军官身份自居,甚至见不得别人偷懒。

    吕树听到这句话后看都懒得看这货一眼,这些选手有优越感,吕树也有,在和B级强者交手之后,他的优越感已经快要突破天际了……

    姜束衣还没有回来,可能是因为什么事情耽误了两天吧,吕树觉得今晚可能就是自己给姜束衣改善修行环境的时机,之前就搞清楚对方家在哪住了,放假前那两位感知体质的修行者高手就又回了京都,看样子感知体质还挺稀罕的。

    现在姜束衣又没回来,感知体质的高手又不在,这不正好是自己改善姜束衣灵气环境的机会?自己就一点一点的小心把灵气挪过去,同时修改好几个地方的灵气,姜束衣又有不在场的证明,这样吕树起码能确保不会好心办坏事,坑了姜束衣。

    姜束衣不在,吕树就有点无聊了啊,连个聊天的人都没。

    他就呆在自己F-9班的方阵里呆着,想要看看天罗地网到底打算干嘛,西吠看见吕树之后眼睛一亮,点头跟他打了个招呼。

    此时,刘里从吕树身边经过,结果吕树连看都没有看他,眼神不知道飘到哪里发呆去了。

    结果刘里停下了脚步:“如果你不好好修行而是搞这些歪门邪道的话,迟早会被我超过的。”

    现在洛城道元班大多数资质过得去的人都卡在E级巅峰的坎儿上,只要获得一点功劳就能够取得功法直接突破D级,到时候吕树的这个E级力量型觉醒者确实不够他们看的,毕竟D级之后就发武器了啊。

    在这些学生眼里,有没有武器就一个分水岭。

    然而他们可能不太清楚的是,这次盐湖遗迹之后天罗地网再次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疏漏:武器。

    之前天罗地网思虑的是,枪械之类的东西必须经过训练才能使用,不然一群学生搞不好能误伤自己人。

    但是在盐湖遗迹之后,天罗地网内部已经开始思考,虽说D级以上的制式长剑产量很小,可是还可以配发非法器级别的合金剑。

    起码学生们不用再赤手空拳战斗,哪怕剑砍断了,这种相对低成本的武器也不是那么心疼。

    吕树一脸懵逼,这刘里的言语间,总让他有种无敌中二气息的宿命之敌感觉。

    别给自己加这么多戏好吗,跟谁俩呢……呵呵,我特么搞什么歪门邪道了?我薅你头发了?!

    旁边几个道元班的女生凑在一起正聊天呢:“最近压力太大了,头发一掉一大把。”

    还没等别的女生接茬呢吕树已经冷笑起来:“知足吧,刘里一共还没有一大把呢。”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999!”

    就在此时,李一笑慢慢走上升旗台,所有方阵开始安静下来,各个班主任开始调整队形。

    这段时间以来,大家的纪律性还是提高了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