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天才正在火热的商量着该如何挣钱养活自己的计划,有人说去后海的酒吧当乐手啊,有人说去当家教其实也可以,就是家教的回款周期有点长。

    然而事实上,一群小屁孩的乐器水平你跟人家正经的乐手比,还是差远了好吗。

    吕树懒得听他们说这些,自从吕树表示自己会胸口碎大石之后,这群选手就不怎么乐意跟吕树交流了……画风不一样啊!

    吕树朝一个报亭走去,曹青辞全程都没有参与讨论,她静静的看着吕树离开,却依旧一言不发。

    “老板,打个电话,”吕树对报亭老板喊了一声,报亭的中年老板抬头看了吕树一眼,这年头谁还用这种固定电话啊,他自己都很少用了。

    不过抬头一看,吕树也不像是外来务工的,就像是个普通的学生,别是手机被偷走了吧。

    吕树现在记忆力惊人,顺手就拨出去电话,而且电话立马就接通了,里面的声音惊喜道:“喂?”

    “我,吕树,打……咳咳,祖安啊,赶紧来车站接我,动作要快,姿势要帅,”吕树说道。

    “树兄!”陈祖安惊喜道:“你真来京都述职了?等着!我马上过去!”

    电话挂了以后吕树就站在报亭门口,中年老板抬头扫了吕树一眼:“一分钟4毛。”

    “没钱,”吕树依旧理直气壮的站在报亭门口。

    “来自王兵的负面情绪值,+99……”

    还没等老板生气呢,吕树便说道:“我朋友等会儿就来了,肯定会付钱的。”

    老板听了,看吕树的样子也不是那种无赖,就没再管什么。

    天才们还在那热火朝天的讨论呢:“咱们今天晚上可以先住售票大厅里,那里好像有椅子,咱们是不是要体现一下自己能吃苦的精神?”

    “我觉得可以,那明天呢?关键是咱们连晚饭钱都没有,要不要去帮别人抗行李什么的?”

    “抗行李有点太低端了吧……没法在天罗地网面前展现我们的智商天赋啊,这个会减分的吧?”

    商量了半天也没商量出个所以然来。

    事实上许多人都很清楚,合伙做生意,能发出声音转变决策的人就最好不要超过3个,超过3个就完犊子。现在这些天才虽然通过这么一个困境迅速的抱团起来,暂时放下了自己的矜持与骄傲,但问题是仍旧谁也不服谁啊,谁都想做出点惊人的事情引起天罗地网的注意。

    结果就是,谁都说,结果谁说了都不算……

    吕树就乐呵呵的看着,易燃瞅着旁边被冷落的吕树还好心道:“吕树,来一起讨论啊。”

    “没事,你们讨论就行了。”

    其他人看到吕树这样子就有点生气,凭什么大家都在努力想办法,你就要坐享其成等着我们集思广益的成果?

    结果没到20分钟,一辆豪车轰鸣着引擎就开了过来,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然后大家眼睁睁的看着吕树跟车上的人打了个招呼坐上了副驾驶的位置。

    “这样也可以?!”有人惊了!

    “作弊啊这是!”

    难怪吕树不参与他们的讨论,原来是已经找到了退路!

    “我在京都为什么没有朋友……”

    “羡慕他干嘛,我舅舅就在京都呢,但你们想想,要是你借助外力来通过考核,天罗地网会怎么看你?”

    “也是啊,考核就是考核,怎么能借助外力投机取巧。”

    “唉,还以为他挺不错的,但这种小聪明在天罗地网面前还是别耍为好。”

    “等会儿,你舅舅在京都,你能记住他电话吗?”

    “额……记不住……”这年头,不是自己父母或者爱人之类的,谁记电话号码啊?刚才说舅舅在京都也不过是一句吹牛逼的话,别说电话了,他连舅舅在哪都不知道……

    有人蛋疼道:“吕树就能记住……”

    吕树这边,陈祖安也有点好奇:“树兄,你们这考核把东西全收走了明显是要考察心性的啊,你这样作弊真的没事吗?”

    “没事,”吕树不在意:“我又没想当天罗,也没想哪个州的大管家,要那么好的心性风评干嘛。”

    “也是……”陈祖安顿了一下:“树兄,你竟然背了我的电话号码,让我有点感动啊……”

    “咱们是朋友啊!”吕树笑道。

    你不是说管吃管住吗,不然说不定还真记不住……

    “咱们现在去哪?”吕树问道。

    “哈哈,当然是见识咱们京都的繁华,还有灯红酒绿!”

    ……

    京都,灵境胡同。

    这个胡同的名字没有在任何地方备案,然而真实存在。

    顺着小小的胡同朝里走去,却别有洞天。

    这胡同里建筑分布看不出来什么规律,却给人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平檐房舍间隐藏着无数条路径,清幽安静四通八达。

    再往前去,却在一个转角处出现一个通往地下的台阶,台阶没有什么门禁,似乎驻守在这里的人从来都不担心有人能闯到这里来。

    地下的一间大屋子极为宽敞且富有科技气息,其中,一面墙高达4米,宽幅十多米,上面嵌着一块巨大的屏幕。

    而屏幕中,则是数不清的监控画面,房间当中便是控制台,控制台有按键有摇杆,似乎可控制所有屏幕里监控摄像头的画面。

    此时聂廷便安静坐在控制台前,眼神涣散的看向面前的屏幕,似乎在看哪里,又似乎哪里都没看。

    石学晋走了进来:“真的有这种必要吗?”

    “有。”

    “我们现在急缺力量,”石学晋想了想说道。

    “小人不是我们所需要的,不会有所助力,只会酿成大错,”聂廷眼神未必,平静说道。

    石学晋叹了口气,他想说的是心性也可以后天改造与鞭策,这样一竿子打死真的太绝对了,那些可都是甲级资质的天才,都是有希望登顶的学生。

    放弃一个,对于整个修行界来说,都是莫大的损失。

    在这方面,石学晋和聂廷是有分歧的,然而石学晋尊重聂廷的选择,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聂廷旁边看起书来。

    对于石学晋来说,看书比什么都重要。

    ……

    屏幕里的镜头一直在不断的变换,若是不知情的人,恐怕会以为聂廷只是坐在这里发呆而已。

    然而那一幕幕画面不停的映入他涣散的眼睛,似乎什么画面都没有漏过。

    这间屋子向来是天罗地网的一个秘密,大家只知道所有情报都会交给石学晋,然后由石学晋送进来,而聂廷就在里面。

    世人只知聂廷此时武力当排天下前三,这一身修行得来的战力可怕的惊人。

    却没有人想过,这样的人,会不会再觉醒什么可怕的能力。

    实在是没人愿意去想,已经够可怕了,若是再觉醒……确实难以想象。

    聂廷忽然指着右下角一处屏幕:“陈家的小子把吕树接走了,公然作弊……”

    石学晋笑着瞥了他一眼:“为何这么重视他?”

    聂廷没有说话。

    “你是觉得……他能成为第九位……?”石学晋来了兴致:“可他这么不择手段,你该当如何?”

    聂廷不再看屏幕,合拢大氅吐出一口浊气来:“乱世将至,若是太安分,反倒不好。不择手段并不意味着没有底线。”

    “看来你是真的很看好他,”石学晋笑道:“不过,我觉得你会失败,你有没有想过,他好像并不在乎他自己在天罗地网里得到的一切?”

    ……

    求月票啊求月票,看在我更新这么稳定的份儿上,是不是能预定一下,下个月的月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