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341、跟谁横呢(第二更)
    吕树蹲在自助餐的门口百无聊赖的等着,陈祖安已经进去了,俩人商量的是也不用让陈祖安那么丢人,反正吃够三天的量就行。

    按照吕树的想法,既然是自助餐,自己凭本事一口气吃15天的饭量,有啥好丢人的。

    不过陈祖安不同,陈祖安是真的有点放不下这个面子……

    然而自助餐也不便宜啊,吕树还是专门找到一家附近最便宜的,49块钱,陈祖安进去吃,他在外面等着。刚才买了俩包子吃下去就算完事了,得赶紧想点赚钱的方法。

    吕树其实没什么特别的赚钱手段,他也不是经商的天才,不然当初哪还用辛辛苦苦的去卖煮鸡蛋啊?

    这世上赚钱真的那么容易吗?其实并不是,所谓随随便便就能空手套白狼的生意,那都是极聪明的人才能办到的,而且他们本身在这方面的知识也积累到了一定程度。

    吕树有这方面的积累吗?他没有。

    说实话他跟那些甲级资质的学生相比起来,并不是他聪明了多少,只是他不在乎面子而已。

    这些年,他早就学会了如何把面子放下,也早就学会了如何对生活抱有敬畏。

    然而那些天才们不同,学校里从未教过如何生存,在家里,大人们也会煞有介事的说:“你只管好好学习就行了,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

    他们从来都没有直面过生存的压力。

    过了足足两个小时陈祖安才出来,他看到蹲在门口的吕树心里一阵酸楚,心想自己还能吃自助,吕树却连自助都不舍得吃。

    陈祖安说道:“吕树……你要不要也……”

    话还没说完,吕树已经站了起来:“既然吃饱喝足了你就给我好好干活,走吧,找赚钱的方法去!”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199.”

    陈祖安就觉得很奇怪,只要见了吕树,自己的情绪就很难连贯起来……

    ……

    过了俩小时,吕树和陈祖安一人手里拽着几十只喜洋洋的氢气球走在街上,他们的目的地是游客聚集比较多的公园,尤其是那种父母愿意带小孩子去的那种,小孩子见到这玩意肯定动心,而且这东西加钱也算不上多么贵,打人也愿意买。

    这种气球进货的时候不是论单只卖的,13块钱50个,老板那里有充气的设备免费充,走的是个薄利多销。

    吕树是打算一个卖5块钱,他印象中好多地方都卖10块了吧?不过他也是走个薄利多销的目的,现在又不是要攒钱交学费,够15天过日子就好了。

    俩人扯着气球往前走着,一人手里拽着25只,好在陈祖安对京都比较熟,知道哪里能卖出去。

    “你要把这些气球当成我们的命根子,知道不?要有一种卖不出去就会死的感觉!”吕树教育着陈祖安,他是生怕这货拉不下面子去卖气球。

    结果正走路上呢,路过一个金拱门的门口,地上安静的躺着一个苹果缺一角手机,吕树捡起来刚想大声问问谁丢手机了,结果电话响了。

    吕树接起来:“喂?你好。”

    电话对面劈头盖脸的就开始了:“你最好把手机换给我,我手机有卫星定位,我已经知道你在哪了!”

    吕树一听这个暴脾气就上来了,当即把手上喜洋洋的绳子给捆在手机上,一撒手,爱飘哪飘哪你特么定位去吧,还治不了你了!跟谁横呢啊!

    陈祖安一脸懵逼,俩人沉默了很久,小胖子看着渐渐飘远的一群喜洋洋:“我们的命根子,飞走一半了……”

    “不说话会死是吧,”吕树也蛋疼不已,冲动了……

    剩下25只,吕树拿了13只,小胖子拿12只,真是想象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就这么点破气球,卖了足足6个小时到晚上才终于卖完。

    不是买的人少,而是竞争压力太大,公园门口光是卖气球的老铁就七八个,人家的种类还多,连蜘蛛侠神马的都有,他们就比较单调了,只有喜洋洋……

    不过定价就不一样了,别人卖10块,吕树他们偷摸的卖8块,总共收获150元,还得刨去13块钱的成本。

    “也不知道他们晚上还会不会来抢钱啊,”吕树一脸惆怅的说道:“万一不来,咱们就少了一笔收入……”

    陈祖安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万一人家来几十个人呢?”

    “那不是更多钱吗?”吕树不解。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199!”

    账是这么算的吗??!

    当天晚上吕树和陈祖安故技重施,再次住到了家居城里,结果吕树精神奕奕的等了一晚上,也没见再次有人来抢钱。

    对方肯定不至于怕了自己,要说天罗地网会怕一个C级的个体那简直是笑话。

    难道是因为聂廷认为自己第一天赚到的钱,手段不正当,所以才要把钱抢走?

    也不知道其他天才的遭遇怎么样啊,不知道他们有没有被抢……

    话说他们也没钱可以被抢吧……

    吕树现在甚至想要重新去地铁口拍一次石头来着,看看能不能再把郝志超那群货引来……但是想想自己好不容易搜走钱,又要交给聂廷,这心思也就淡了。

    生存第三天,吕树一早6点就起床拉着陈祖安出发了,做生意要赶早,早起的鸟儿才有虫吃啊。

    结果出门寻找商机还没多久呢就遇到一个摆摊卖葡萄的老汉,摊位前面摆着个牌子:所有葡萄贱卖,老伴生病急需回家照顾。

    吕树看到牌子就是一愣,他看老汉愁眉苦脸的表情不似作假,当即走过去问道:“大爷,您这葡萄咋卖啊?”

    “我这都是自己家种的葡萄,在这卖了两天了,昨天还卖4块8一斤,今天是突然接到老伴电话说她生病了,所以赶紧处理了赶回去照顾她,你要买的话,2块钱一斤!”

    吕树愣了一下:“您这总共多少斤啊?”

    老汉也愣了一下:“应该有一百多斤吧。”

    吕树问道:“能尝尝吗?”

    “可以!”

    吕树摘下一颗尝尝,很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