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微在基金会里向来以智者自居,而老挝一战基金会最终能够取得阵眼,知微的智谋也是功不可没。

    其实当时基金会本身就有很大的优势,因为灵气复苏刚刚开始的进程了,基金会掌握着巨大的优势,然而一切都因为一个叫做李一笑的胖子出来搅局而改变。

    当时知微精准的分析了李一笑的行为模式,分别用了声东击西、以逸待劳、无中生有、暗度陈仓、隔岸观火等等计谋,然而都被李一笑以笑里藏刀计给破除了……

    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不是计谋,是一个形容词汇。形容那时候李一笑生死大战时,用得还是刀……

    不得不说李一笑还是头硬,全世界组织派人汇聚老挝遗迹,结果被李一笑一个人搅的人仰马翻,这就是老爷子李弦一烦他的由来……

    最后知微终于使出了借刀杀人计,促使全世界高手都追着李一笑跑,基金会才有了取得阵眼的机会……

    也正是这一次,知微帮助李弦一获得了续命的药草。

    不管之前计谋失败了多少次,但总归是获得了阵眼,这让知微在基金会里大受称赞。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吕树面前,没有走过三招……

    这三招,指的是三次招呼……

    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让知微深感蛋疼。

    知微面对着吕树深深的吸了口气稳定情绪,然后把手里的两张请柬递给他就转身走了,他要回去想想如果下次再见面,该如何破解。

    “来自知微的负面情绪值,+3+3+3……”

    吕树一边看着手里的请柬一边回屋,原来李一笑所说非常难搞的请柬,就是这个吗?!

    这请柬倒是简单,其实就是一张入门证而已。

    ……

    芭提雅本来就是一个旅游城市,到了冬天有数以万计的游客来到这里过冬,在交通越来越便利的情况下,有经济条件的人群越来越喜欢追逐气候迁徙,南下过冬早就成了国内游客的首选。

    然而此时芭提雅第一次接纳如此多的修行者与觉醒者,说实话,C级以上修行者们大多数都挺有钱,来到芭提雅消费时也有人跟撒钱一样。

    除了李一笑……

    当然,吕树也始终不肯承认自己现在很有钱,

    不少有实力的修行者组织选择在这里开办集市并非没有道理,吕树到了集市上才发现,原来汇聚在这里的修行者可不仅仅是C级以上的大佬们,从F级到D级凑热闹的人数已经是C级以上大佬们的数十倍之多。

    有些人完全是来瞅瞅有没有机会进入遗迹捡点东西的,遗迹之大无奇不有,强者们的目的是抢夺阵眼,只要有了阵眼,遗迹里的所有东西都是他们自己的,所以在这个过程里强者们大多数更倾向于直奔目标而去,路上的收获会适当的放弃一些,就是捡大放小的道理。

    这时候就会有些低级的修行者想要浑水摸鱼,既然大佬们顾不上小东西,那他们随便拣点出去都够吃够喝了啊。

    这事肯定有风险,但这世界上愿意铤而走险的人多得是,正所谓富贵险中求就是这个道理。

    而有些人则是希望能在遗迹外围修行,毕竟遗迹外围修行跟吃了多倍经验丹一样的事情,早修行界里早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平时又没有什么额外的修行资源,飞过来蹭蹭遗迹也是好的,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机票才几个钱?

    也有人来到芭提雅,是因为手里握有法器或者零散修行资源的人,想要看看有没有机会换到适合自己的东西,或者卖钱。

    吕树瞥了一眼身边的李一笑:“我说李天罗,你是来买东西的吗?”

    李一笑看到集市就两眼放光:“买啥东西,我是来卖东西的。”

    “你不会要把黑龙矛给卖掉吧,”吕树当时就震惊了,因为他在李一笑身上除了黑龙矛也没见过别的了啊。

    “灵石!我卖灵石!”李一笑强调。

    奥,吕树点点头,自己现在每个月都发8颗灵石呢,李一笑肯定比自己只多不少啊,只是您一个天罗出国卖灵石,不感觉寒碜吗。

    吕树心想这里面假东西应该会少点吧,毕竟真要是哪位E级卖家卖给B级大佬假货被发现,出来真可能会死的吧……

    他们出示请柬进去,这里其实就是一个规模大了点的酒店,直接被基金会租了下来办成修行者集市,一个个服务员战战兢兢的十分客气,他们可能也知道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普通人面对这么多修行者不怂真的不行。

    现在这里可能是芭提雅服务态度最好的地方了,衣衫褴褛的小姐姐们都不如这些服务员……

    基金会这边的集市要比其他地方要更加热闹一下,毕竟大家虽然天天吐槽基金会多管闲事,然而心里却很明白基金会比其他组织处事公允的太多了,在这里起码不用担心基金会黑吃黑,不仅如此,基金会还在努力保护着每个买家、卖家的权益。

    所以大组织此时当双方有利益冲突的时候都挺烦基金会的,但是又不敢吭声,然而基金会却极受散修们的拥戴,有时候散修若是能加入基金会也是一件值得请客三天三夜的事情,就跟国内有学生考上清华北大一样的感觉……

    话说吕树之前高考的目标一直是清华北大来着,结果现在铁定是只能上修行者学校了,普通学校是跟他彻底绝缘的。

    反正吕树打定注意,以后要是跟自己孙女吹牛的话就说,当初你爷爷被清华北大抢着要呢,但是不行我不能去,你爷爷我要匡扶人类社稷,只好上了北邙山大学……

    话说北邙山大学也可以叫北大吧?!

    此时吕树已经开始认真思考以后要不要出去直接就说自己是北大的学生?自己这也不算是说谎啊!

    到了集市门口,李一笑看着里面的人有点发呆:“咋都喜欢藏头露尾呢。”

    只见集市里大部分人要么带着兜帽遮掩大半容貌,要么就带着口罩和鸭舌帽,即便大家再不担心基金会黑吃黑,起码为了防止别人记住自己,也要随便做点防护措施的。

    李一笑乐呵呵笑了起来:“没事,我们行事光明磊落,不需要……”

    还没说完,他就看见身边的吕树和吕小鱼整齐划一的从背包里取出鸭舌帽和口罩……

    “来自李一笑的负面情绪值,+199!”

    吕小鱼正是高速发育期,大半年的时间身高早就到157了,所以也未必比大部分女性低多少。一男一女组合多了去了,未必有人真能记住他们的特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