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快来协助我们!”

    “拜托了!”

    他们说的话吕树都能听懂,而且都用的敬辞,然而吕树却是半点都不想帮他们,甚至还有点想帮石像鬼……

    这三个神集的修行者见吕树无动于衷,还以为他是听不懂日语,赶紧又用英语了说了一遍:“help!please!”

    吕树本来想仔细看看这些石像鬼都有什么手段呢,同时也想看看神集的修行者还有什么绝活,结果他无意中回头看了一眼,只见身后竟然有密密麻麻的石像鬼朝他冲了过来。

    啥时候出现的啊?吕树刚才光顾着赶路了,都没注意到。

    他果断从高出的黑石上冲了下来用日语大喊:“不要慌,我来救你们!”

    原本吕树还有点失落,这好不容易学了那么久的日语,连口语到好好跟着视频和电影练过标准的发音,简直用功无比,结果扭头葫芦却不能用了,这让吕树感觉非常心疼自己。

    不过,现在日语好像又有了用武之地啊!

    神集三人一听,哎呦我去竟然是自己人啊,离得远他们也看不清长相,毕竟光线不太好,然而他们战斗中转头看向吕树的时候,却忽然发现吕树背后的天空上,竟然出现了十多只石像鬼……

    你特么!

    三个人大惊失色,这特么哪是来救人的啊,这是团灭发动机好吧!

    “来自鹤田广博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佐藤秀乡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

    吕树此时一边狂奔一边大喊:“不要慌,有我!”

    三个人压根不听吕树说啥转头就跑,这还打个屁啊,留下那个傻子去喂石像鬼去吧。

    鹤田广博三个人对视一眼,当即决定让后面的吕树去吸引所有火力,然后他们三个尽快逃跑,这么多石像鬼确实不是他们的能力范畴了。

    他们也不知道身后到底是不是自己人,然而对方发音标准,而且国内不就神集一个组织嘛,理所当然的就是自己人啊,可组织内部团结哪有生命重要,如果说他们还有一战之力的话当然会去救了,可问题是就算三个人都冲上去,也是团灭的下场。

    这样一想,大家就心里就少了一些负罪感……

    狂奔中鹤田广博说道:“回去后不要跟组织提起这件事情,明白了吗?”

    “明白了!”有人回答道。

    鹤田广博三个人都愣了一下,这声音不是他们发出来的啊,他们三个一边狂奔一边向声音来源处转头看去,吕树在他们旁边咧嘴笑道:“勾门纳塞!”

    “来自鹤田广博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佐藤秀乡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

    鹤田广博怔了好半天,这道歉还挺诚恳的……

    他当即提起手中的太刀法器砍向吕树,结果吕树手臂一挥,鹤田广博根本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太刀就已经被吕树捏住刀刃夺走了……

    然后鹤田广博三人便眼睁睁的看着吕树手里抓着太刀一骑绝尘,他们目光中吕树的背影越来越远,而且途中又出发了好几个石像鬼,那些石像鬼所在的黑石开始出现裂缝,随时都可能腾空而出……

    凉了啊……

    “他为什么会跑的这么快……”佐藤秀乡绝望说道。

    “我没见过他,他不是我们的人!”鹤田广博眼中闪过仇恨,他们三个人今天逃不出去了!

    没想到这次遗迹,远要比以前任何一次都要危险,就连这边缘地带的生灵都是D级!

    就在三人绝望的时候吕树忽然又拐了回来,佐藤秀乡一刀斩向吕树,咔,也被夺走了……

    实在是太轻松了,力量与速度都是碾压的,佐藤秀乡砍刀的动作,简直就像是把刀递出去一样。

    于是只见三个人一路狂奔,而吕树把目光投向第三个人:该你了,快砍我快砍我……

    “来自鹤田广博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佐藤秀乡的负面情绪值,+999!”

    “来自……”

    鹤田广博当时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这货怎么这么贱!

    这咋还专门回来夺刀呢!?

    最后一个人墨迹了半天,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特别想砍人却丝毫不敢出刀……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这仨人简直变成了吕树负面情绪值的刷分小怪……

    吕树等了半天也不见第三个人出刀,他懒得等了直接上手去夺,现在神水天天嗷嗷待哺呢,要是有条件的情况下吕树也不想喂这种成长性法器吃草啊不是嘛?都是生活所迫啊!

    鹤田广博三人看着吕树再次狂奔离去的背影一阵无语,太糟心了啊!

    吕树在远处站定回身看向战场中,仔细观察着石像鬼的攻击手段还有这三个人的底牌。

    只见二十多只石像鬼如天空中盘旋的秃鹫准备随时进食一般,那一秒,那黑压压的石像鬼全部朝鹤田广博他们三个扑去。

    此时吕树才看清,那石像鬼手臂前端的爪子和脚爪,都是锋利到几乎可以反光的程度,一个个石像鬼的头部忽然从中间裂开,化成一个巨大的嘴巴,带着锋利的细碎牙齿朝鹤田广博三人咬去。

    只是鹤田广博三人好像除了身体术与手中的长刀法器以外,并没有什么太多的底牌了。

    佐藤秀乡绝望中忽然抬手朝一只石像鬼劈去,手掌之中竟裹挟着雷电,没想到这佐藤秀乡竟然还是修行与觉醒双修的,然而,那些石像鬼好像丝毫不怕这些雷电似的!

    吕树惊了一下,魔抗这么高吗?那进来遗迹的那些元素系觉醒者该怎么玩?

    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好像也不对,若是单纯将水做切割的物理手段,还是可以对石像鬼起作用的吧?

    此时鹤田广博等人再无抵抗能力,纷纷被石像鬼撕碎吞噬,而后石像鬼重新腾空而起朝吕树飞来。

    观察的差不多了吕树不再犹豫,尸狗与伏矢尽出向石像鬼们席卷而去,起初吕树只是用伏矢刺破一只石像鬼的腿部,却发现对方并没有像石俑那般畏惧,而且吕树也没收到丝毫负面情绪值。

    这些石像鬼没有魂魄,也没有意识,只有杀戮的本能。

    不过吕树也发现,这些石像鬼虽然好像魔抗高了些,但物理防御却并不高,相对于他们D级的速度与力量而言,吕树的尸狗与伏矢给他们造成的伤害却像是打在E级的身上。

    尸狗一一穿过它们的头颅,一个个石像鬼全都碎裂成了石块落在地上。

    屠杀一般的场面残酷至极,这里晦暗如炼狱,而在遗迹的哀嚎声中石像鬼们纷纷陨落。

    时至今日的吕树面对这些只有D级的石像鬼,完全不是对方用数量就能填平差距的存在了。吕树从山河印内招出神水,将三柄太刀一一腐蚀。

    “这石像鬼为啥不拿武器啊,差评!”吕树惋惜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