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470、什么遗产?(第二更)
    吕树恍然,原来这最终还是神集内部保守派与主战派的战争,而保守派现在只能以领袖之子的名义来暗中积蓄力量,不过他觉得不对劲啊:“这高中生现在人在哪呢?”

    “三天前在家割腕自杀了,我们的人,也就是那位保姆发现了这个事情后向学校请了病假,将这件事情瞒了下来,尸体已经处理掉了,但这个机会我们不想错过,”幽明羽说道。

    奥,原来是这么回事,天罗地网的外勤好不容易跟上了一条重要的线,结果这条线就团灭了……

    而钟玉堂他们有点不甘心想要继续在神集内部搞事情,所以就想让吕树过去,聂廷相信,只要吕树过去了,他一定能搞出大事情来……

    难怪钟玉堂来的这么急,原来是时间不等人,病假撑不了太久。

    吕树好奇道:“那我怎么过去,其他用准备什么吗?”

    “准备?不用啊,”幽明羽愣了一下说道:“聂天罗说你自己都准备好了,有伪装的面具,还会游泳……”

    会游泳像话吗?啊?!

    吕树当时就懵逼了,合着觉醒了水系异能就得游到岛国去?!聂天罗你是不是对水系觉醒者有什么误解啊?!

    阵眼的事情李一笑也早就打报告上去了,此时此刻,自己好像真的非常胜任这个角色!

    “那日语的事情怎么解决呢?”吕树好奇道,天罗地网应该还不知道自己已经熟练掌握英语日语的事情吧,甚至在下过苦功看视频学习之后,可能在听力与口语方面,学了那么多年的英语都不如他现在的日语。

    其实吕树很清楚,自己确实非常胜任这个任务。

    幽明羽点点头:“日语这个事情确实比较麻烦,不过这个高中生平时在学校就比较懦弱不太爱说话,所以你完全可以先不说话假装腼腆,然后由那位保姆来手把手教你如何说日语。反正这个高中生本身比较内向,没什么人熟悉他。”

    修行界的保守派领袖之子却很内向,这不按剧本来啊,不该是嚣张跋扈的二代吗?

    幽明羽看出了他的疑惑:“有些人生活在霸道家庭环境里,父母越是霸道威严,有时候孩子反倒会越发的懦弱,这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确实很懦弱,不然面对父母的死亡和保守派老臣的威逼利诱,也不会选择一死了之。据说他一直都在跟随父亲修行可谁也没见过他出手,就算被同学欺负了也没出手过,所以这种极端的懦弱一直在被保守派内部嘲笑,现在他就成了最合适的傀儡,因为大家都觉得他一定会言听计从。”

    “可就算是这样,我也不觉得他有太高的利用价值啊,”吕树诧异道。

    “他一直跟随父亲修行,虽然从未出手,但保守派内部一直认为他的实力不会太低,但这还不是关键的,关键是他手里握着他父亲这一脉的传承。”

    明白了,归根到底还是这群人想从桐原洋介身上得到传承。

    “什么时候走?”吕树问道。

    “越快越好。”

    “遗产什么时候给我?”吕树追问。

    “等你到了岛国,保姆会交给你的。”

    吕树有点疑惑,这个保姆也忒牛逼了吧,连东家的卡和密码都搞到手了,厉害厉害。

    “不需要给我培训一下间谍知识神马的吗?”吕树好奇,就让自己直接这么过去?

    “聂天罗说你随机应变就可以,他觉得你不需要培训,”幽明羽说完便打电话让土系觉醒者来接应自己了。

    吕树沉默了半晌,聂廷还真是看得起自己啊,这么大个事,竟然让自己自由发挥……等会儿,任务的目的是什么还没说呢啊!这个也自由发挥吗?

    吕树忽然心中有种明悟,是不是聂廷其实也没什么很明确的目的,就是让自己去恶心一下神集就好了啊……要不是李一笑和目标身份不太匹配,这货怕不是要让李一笑去。

    天罗地网现在的对外方针就这么走远了吗!?

    ……

    最终吕树并不是游泳过去的,有人专门送来了崭新的护照和一切身份材料,还有一张夜里前往岛国西京市的机票。

    身份材料上的人吕树不认识,也不是他要假扮的那个少年,似乎纯粹就是一个偷偷入境的身份而已,吕树没有特别费劲就变幻了模样,等到今日岛国境内,他只需要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变成那个叫做桐原洋介的少年,就可以正式进入角色了。

    此时的吕树有三重身份,一个是已经被刺身亡的吕树,一个是用来飞入境内的陌生人,一个是需要扮演的桐原洋介。

    因为要赶飞机的缘故吕树来不及当面跟吕小鱼道别,他给小鱼发了条短信:“之前我们说过,拿了人家的资源就要帮人家做点事情,我去西京赚笔快钱就回来,你要好好上课!不要在门口贴我寻人启事!”

    “来自吕小鱼的负面情绪值,+999!”

    对于吕树来说这个任务其实没那么复杂,既然天罗地网不做任务要求那他就去混混日子,看机会搞事情就好了,看见情况不对就立马变换身份撤退。

    很简单的讲,就是搞事情,拿遗产。

    吕树站在登记的走廊看着外面的飞机起起落落,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快就要再次出国了,而且是孤身一人。

    听说岛国的学生妹子们冬天都光着腿,上学都穿短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

    刘海胡同四合院里,石学晋慢慢悠悠的把面前的一个大葱蘸好了酱卷在了一张山州煎饼里面咬了一口:“你就这么放心他一个人去,连个任务目标都不给?比如说撺掇主战派和保守派打起来,又或者比如策反保守派残存的力量?”

    对石学晋来说他始终觉得,既然是个任务吧总要有目标才行啊,总不能真让吕树随机应变临场发挥吧。

    聂廷皱眉:“这种东西有什么好吃的?”

    石学晋看看手里的大葱卷饼,又看了看聂廷,继续旁若无人的咬了一口,大葱在石学晋的嘴里咔咔的响。

    “话说就算不要任务,可你这么骗他过去,真不怕他恨你啊?”石学晋问道。

    “不骗他,他恐怕不会去,恨不恨什么的,恨我的人还少吗?”

    此时吕树刚刚循着材料上的地址来到一个叫做米花的武道馆门前,这是个雅致的小院子,走进去便看到岛国特色的木质建筑精致而简单,一个穿着休闲衣服的中年女人看到吕树后眼睛一亮:“你终于来了。”

    吕树:“遗产呢?”

    对方愣了一下:“什么遗产?”

    吕树忽然抬头望着天空:“我特么就说哪里有点不对劲,聂廷,这事咱俩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