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477、棋局与棋子(第一更)
    樱井弥生子并不知道吕树是易感知体质,毕竟这样的体质太少了,偌大的天罗地网里面也仅仅只有少数几位,绝对不超过一巴掌的数。

    所以她有些疑惑,为何桐原洋介这样一个血气方刚的年龄,却好像对女生根本没有什么太大兴趣的样子?

    老师不是说天下所有男人都无法拒绝美色吗,难道老师错了?

    不,老师不会错的,一定是桐原洋介伪装的好!

    “桐原君,那我今天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继续学习剑道,”樱井弥生子恭敬的说道。

    “去吧去吧,明天来记得带学费,”吕树乐呵呵笑道,一天1200一个学员只用教2个小时,这要是一个月十多个学员……

    樱井弥生子还没走呢就看到那位桐原洋介似乎陷入了某种美好的遐想之中,她真的有点看不懂这位少年了……

    夜晚,樱井弥生子身穿和服跪在棋盘前面陪着老师下棋,属于樱井弥生子的黑色棋子在棋盘的右下角犹如一柄利剑般从始终贴来的白子之中突围而出,而白子却在此时忽然从杀局之中跳脱出来,大局中白子交相呼应,竟是挫掉了黑子的所有锋芒。

    老者平静笑道:“总是横冲直撞未必能赢,大开大合也未必对所有人有效。”

    “那老师以为如何?”樱井弥生子平静问道。

    “那少年今日对你的手段看似简单其中消力功夫极为厉害,不疏远,也不靠近,看似一句只保持肮脏的金钱交易像是玩笑,却在玩笑中站稳了自己的位置,”老者称赞道:“没想到桐原家竟然又出了一个能够独当一面的人才。”

    樱井弥生子忽然有点疑惑:“他真的能想到这些吗?”

    老者忽然正色道:“弥生子,千万不要小看任何人。”

    “是的,老师,”樱井弥生子羞愧的低下头:“以后不会了。”

    “他现在恐怕戒心很重,毕竟父母刚刚死亡,又要面对两派之争,这种时候要是我的话,也会与所有人保持距离的,只要手里握着桐原家的传承又不参与争斗,大家为了吃相不太难看也都不会拿他怎么样,不过我们需要他加入,因为桐原家在大家心中的地位确实太高了,”老者感叹道,只是下一刻他转而笑道:“没想到竟然还有少年能够在樱井的魅力下保持本心,这样的少年真的很难得了,怎么样,你愿意与他继续接触吗?”

    樱井严肃道:“我愿意为了师门做任何事情,委身于他也并无不可。”

    “不急,”老者笑道:“不急。”

    “那我们该怎么办?”樱井弥生子有些迷茫,虽然她跟着老师修行多年,更是跟着老师学习纵横捭阖之术,心机是有,手段也有,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高校学生倾慕她了。

    然而她毕竟还只是17岁的少女,阅历太少了。

    老者想了半晌:“我亲自去见见他吧。”

    樱井弥生子有点着急:“老师,您现在不适合在外面露面啊。”

    老者缓缓站了起来,一时间身上涌现出强大的自信来:“我想走的话,西京还没人能够留住我。”

    ……

    吕树在庭院里温习李弦一传授的剑道时,谷口文代便在一旁微笑着品茶,她感受到吕树身上的活力,就好像看到了祖国的未来一样。

    原来这些年,国内已经又出现那么多少年天才了。

    这种感觉,即便她身处海洋彼岸,也会由衷感到自豪。只是她有点不解,例如吕树这样的少年应该是非常出色的那一批人了,组织怎么会舍得派吕树来当间谍呢?

    吕树出剑的一瞬间,忽然面前不远处的竹叶宛如一柄利刃划过似的,一条线上的竹叶竟是纷纷平整的断裂开来。

    吕树自己都愣了一下,刚刚那一剑他竟是感觉到自己与气海雪山有了轻微的联系,随心而发一剑竟然催动了剑罡?

    只是他再尝试的时候,却又感觉不到那种微妙的联系了,真是奇怪。

    不过看到自己这剑罡的威力,吕树有点忍不住想要赶紧将雪山磨倒,一旦开了气海,自己的实力一定大增。

    谷口文代温婉笑道:“您累了吧,快来喝杯茶吧。”

    吕树过来将小小茶盏里的茶水一饮而尽,根本不去品味茶水的滋味,不过谷口文代并不介意。

    “你不介意我这么喝茶吗?”吕树好奇道。

    “茶不就是用来喝的吗?”谷口文代微笑道。

    吕树愣了一下:“这句话里有大道理啊……”

    就在此时,又有人登门,一个苍老却稳重的声音在门口响起:“请问,有人吗?”

    “这大半夜的又有谁来了,以前桐原家也这么多客人吗?”吕树小声问道。

    “以前桐原家是保守派的领袖,当然会有很多人过来拜会,只是他们去世后就没什么人来了,我想,可能是因为您的到来吧,”谷口文代小声解释道,她其实有点不确定吕树到底干了点啥,为什么会导致有人连续登门。

    “你呆在这里吧,我去看看,”吕树说罢就朝外面走去,结果刚刚来到庭院门口就愣住了,这不是资料里显示的现在保守派的新任领袖织田拓真吗?

    那位时至今日都没被主战派杀死的B级强者。

    说实话也不知道是吕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还是多次战斗之后底气足了一些,所以见到这位织田拓真的时候并没有紧张。

    在他看来如果对方忽然出手,吕树真的有八成把握逃脱,打是肯定打不过的,但跑路却没什么问题,而且在西京这种地方,吕树敢保证对方一定不敢追着自己满街跑……

    “织田叔叔您好,”吕树说道,织田拓真曾经跟桐原家关系很好,谷口文代都说过桐原洋介是管织田拓真叫叔叔的,这时候吕树要表现出一副没见过对方的样子,那只能用失忆这种狗血的桥段来解释了……

    织田拓真笑了笑,亮了一下手中的棋盘和棋子:“总是听你父亲说你会下棋,可是一直都还没下过,怎么样,陪叔叔下一局?”

    “一局两万。”

    “来自织田拓真的负面情绪值,+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