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482、深夜杀机(第三更)
    天罗地网派吕树过来是想搞事情的。

    保守派以为桐原洋介性情大变一定会搞事情的。

    然而这位桐原洋介的替补者吕树,搞事情搞的方向好像有点跑偏了。

    夜晚的时候吕树坐在后院里数钱,谷口文代在他旁边一直欲言又止,吕树乐呵呵笑道:“想说啥就说吧,没事。”

    “您赚起钱来,真的很认真专注呢……我去给您做饭了,”谷口文代跑了,她对自己的任务也开始产生某种动摇,说好的配合某位精锐搞事情呢?怎么就变成配合赚钱了啊?

    樱井疲惫的慢慢走来对吕树说道:“老师,如果没有事情的话,那我先回去了。”

    今天是真的累着了,完全没有心思继续诱惑吕树,她现在只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就算是修行者,高强度的教导学生一天时间也会疲惫啊,其实主要还是心累。

    吕树乐呵呵的数出来十几万日元递给樱井:“这是你的提成。”

    樱井弥生子愣了一下:“老师,真的不同给我提成,不需要的。”

    她在保守派里资源随手可取,哪看得上这点小钱啊,十几万日元而已,也许她几顿饭就吃完了。

    吕树硬塞在她手里:“拿着拿着,这是你自己赚的钱,不一样的,怎么样,自己赚钱开心吗?”

    樱井弥生子有点疑惑的看了一眼吕树,她总觉得话里有话,吕树笑道:“去吧去吧,赶紧回家休息吧。”

    樱井弥生子回到家里躺在自己的床上,虽然在老师那里仍旧需要跪坐在地板上,不过她却更喜欢床啊沙发啊椅子这种东西,她觉得这些好像更加方便一些。

    她躺在自己粉红色的床上衣服都没换,手里拿着十几万日元发呆,说起来这确实是她第一次用自己的辛苦劳动换来的金钱。

    感觉有些古怪,却似乎更加心安理得一些。

    樱井弥生子起身将这十几万日元塞进天花板的一个隔断里,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想把这笔钱给存起来,像是有什么特殊意义似的。明明对她来说,这些钱根本就不算什么。

    夜深了,米花武馆后院一个黑影悄无声息的朝外面飘去,吕树静悄悄的在屋檐上行走着,脚掌自如的控制着自身的肌肉,不发出任何声响。

    过了十多分钟,吕树停下脚步确认了一下方向,而后继续前行。

    直到半个多小时后,他才终于站在了一家酒吧房顶的霓虹灯之后,以霓虹灯的光亮遮盖着自己的身影。

    吕树在耐心等待,犹如当初在北邙遗迹里耐心等待骷髅骑兵一样,吕树的耐心一直很好。

    此时,一辆豪华轿车在酒吧门口停下,从车上下来两个年轻人朝酒吧里面走去。

    吕树松了口气,他已经确认了目标,其中一人便是野际雄信的亲生子,同样是主战派内的骨干野际博隼。

    本来只是碰碰运气,没想到对方真的来了,其实吕树并不确定对方今晚会不会来,只是知道对方常来而已。

    他下午出来一趟看似是发传单,其实是为了观察一下地形,毕竟西京市很大,不亲自走过一趟前,有些重大的事情还是别干为好,吕树很谨慎。

    野际雄信的死亡导致神集对自己发布了通缉令,而操作这件事情的人就是野际博隼,这是来岛国之前幽明羽就给过他的资料。

    实际上有些谷口文代没有的信息,吕树却有,甚至是野际博隼的生活习惯。毕竟这里还隐藏着谷口文代都不知道的其他天罗地网成员,甚至是神集的内部。

    没道理神集在天罗地网里有间谍,天罗地网就对神集一无所知,双方都是老交情了,真的针锋相对起来谁都不会留手。

    在岛国,酒吧和居酒屋有很大的差别,居酒屋可以说是正经吃饭的地方,而酒吧则不是,一般情况下留学生想要勤工俭学的话只能去居酒屋,如果被发现去酒吧工作就会被遣返。

    当然,也不是所有酒吧都不正经。

    吕树并没有贸然进去跟踪,因为西京市的很多酒吧都需要预约,虽然公开开放,却有很多的规矩。尤其是例如现在所处的这家名店,几乎类似私人会所。

    在这一类酒吧里,规矩多到堪称复杂,服务员甚至从给你递上第一块毛巾的时候就开始观察你了,他们会确定你是不是第一次来,或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顾客。

    酒吧里的东西也是不可以乱动的,高档一些的酒是不可以整瓶买走的,吕树并没有把握在这种地方依旧装作像是一个正常的岛国人。

    每国的文化都大不相同,就好比一些通用的常识就是岛国人的手机大部分人在公众场合里都是静音的,而拍照却必须有声音,私自拍照别人话,对方是可以报警的。

    这种情况下,吕树很难保证自己能注意到所有情况,毕竟这种地方和学校有所不同,岛国学校风气如果和几十年前一样他也完全没法适应,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你到底怎么回事了。

    所以这个时候,吕树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对方出来然后继续跟踪,而不是进去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

    足足等到凌晨3点钟,吕树始终目不转睛的盯着霓虹灯之下,终于等到了野际博隼出来上了一辆轿车后座,轿车慢慢驶离。

    吕树没管野际博隼的同伴在哪,他只管利用面具变换成主战派内部另一位身形与他相仿的修行者面孔,跟上那辆轿车,城市里即便再空旷,车也不可能跑的比修行者更快。

    轿车没有刻意的兜圈子,似乎西京这种地方给予野际博隼了十足的安全感,他并不认为有人会在这里对自己动手,毕竟就连国内保守派也不敢出来搞事情了。

    轿车十分钟后在一处门店前面接上了一位年轻女性继续行驶,最终停在了一栋别墅前面。

    吕树静静的站在夜色中的别墅屋顶,看着野际博隼搂着那位女性进入别墅,半个小时后,别墅的灯光熄灭。

    窗户是连着报警装置的,玻璃内部连着极细的金属丝线,就算悄无声息的割破也会触发警报。

    他又默默等了20分钟,然后吕树干脆召唤出一层薄薄的神水直接腐蚀屋顶。

    这黑夜里所有人都熟睡了,根本没人注意到这栋别墅的楼顶竟然直接暴力的从屋顶上悄无声息的腐蚀出了一个可供一人通过的大洞!

    淡淡的金光很扎眼,但是并没有人看见,这就是吕树选择凌晨4点下手的原因。

    他心眼不大,有人悬赏自己的生命,那就必须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

    被反超了啊,求月票啊求月票,额,不过还是想说咱们做好自己哈,千万别去别人书评区带节奏哈,依靠作品来争榜单,千万不要把事情牵扯到作品以外,咱们自己立身要正,而且大家写书都不易,争榜单是为了曝光度啊等等谁都有权利争,互相攻击带节奏真的没必要。

    我会好好把大王饶命写出彩,以实力去争。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