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517、漂洋过海的支票(第四更)
    也是这个时候,吕树忽然意识到高岛平津的献祭仪式可能需要大量的灵石,不然对方为何现在在自己的后台里疯狂的刷999呢……

    这一瞬间,吕树忽然发现其实自己这次来岛国搞出来最大的事情,就是拿走了灵石啊!

    原本吕树还有那么一丝崩人设的愧疚,然而现在的他,忽然理直气壮了起来……

    自己拿灵石是为了自己吗?不是啊,是为了让天罗地网少一个A级的敌人,这难道不算功劳?吕树觉得必须算,谁说不算他跟谁急!

    果然,自己还是要不经意间才能搞出大事情来,正正经经的都失败了……

    高岛平津心中已有决断,原本灵石搭建祭坛便是为了替代血祭的生命,尽量减少人命的损失,毕竟对于神集来说人数也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可是现在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高岛平津心中很清楚,若是此时自己再不晋升A级,恐怕整个神集都不复存在。

    他向心腹看去,事实上关于献祭的事情他的心腹最清楚该怎么办,心腹眼中露出疯狂的神色,他们早就誓死效忠高岛平津,人也已经疯狂了。

    亲卫们每十多人一小队由一个C级高手带领穿插进入人群之中,互相之间犹如一张巨大的网,将堡垒地面的神集成员都兜在里面,而有一队人则直接杀向那些普通人。

    一时间哀嚎遍地,那些普通人万万想不到这个时候最先遭受灾难的竟然是他们!

    普通人对上修行者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很快,血液如河流般蔓延开来,吕树心中升起厌恶,这神集竟是完全不拿人命当一回事,说杀就杀。

    神集的其他成员也有些不明就里,他们慢慢安静下来看着那些亲卫去屠杀普通人,而后拖着这些人的实体回来,在整个地面堡垒上面以人为笔,以鲜血为墨,画出了巨大的符箓。

    而这个符箓,便将所有神集的成员全部囊括在内,无一例外!

    吕树一时毛骨悚然,这高岛平津不会疯了吧,竟然打算拿这么多人献祭?!还都是他的自己人?

    神集的修行者们也愣住了:“这……”

    他们只修行过献祭的功法,这功法有两种用途,要么如同北邙遗迹下面一样以人命堆砌实力,要么就是牺牲自己的修行未来短暂的提升实力。

    然而眼前这一幕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亲卫将17号、15号的仓库抬出来摆放在献祭大阵里,赫然开始指挥修行者摆放灵石,吕树忽然觉得这群神集修行者就犹如自己把自己放在锅里烹煮,还自己切好了葱姜蒜似的。

    吕树发现其实这些神集修行者未必不知道高岛平津想要干什么,可问题是对方竟然有大部分人都并无怨言。

    这太疯狂了,吕树很难理解这种思维,可却现实存在。

    眼前的一幕幕太过荒诞,吕树忽然有种不现实感。

    有人高声质疑:“高岛大人,您是否要将我们全部献祭?”

    然而话刚说完,穿插在人群里的亲卫便手起刀落将之斩杀,而此人的血液则成为符箓的新墨。

    此时之前被囚禁在基地里的那些“货物”都被抓了上来,足足有数百人,他们都因为注射药剂失去了行动能力。

    高岛平津说道:“此时神集面临强敌,眼看着家园即将被毁,我神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是诸位为神集牺牲的时刻到了。”

    “玉碎!”

    “玉碎!”

    “誓与神集共存亡!”

    “誓与神集共存亡!”

    大多数人眼中出现疯狂的神色,而有一少部分人则忽然向外面逃去:“我不献祭!”

    一人带头便有上百人跟随着朝外冲去,不知道为何吕树心中忽然轻轻的松了口气,这种感觉就像是在肮脏恶臭的泥沼中看见了一片正常的土地一样,誓死捍卫家园他能理解,可这种献祭自己为高岛平津提升实力的心态他真的理解不了。

    好在,神集里面还是有正常人的。

    吕树并没有动,高岛平津的亲卫开始屠杀那些修行者,其他人则漠然的看着。

    这些人杀完之后亲卫继续带领大家按照特定的纹路来摆放灵石,上千人一起摆放灵石数万枚灵石的场面非常壮观。

    别人在前面摆,而吕树则一边在后面偷偷的捡,场面混乱,根本就没人注意到他干了什么……

    不过吕树也不是就在一个地方捡,他像一只小蜜蜂似的,捡两颗就换一个地方,捡两颗就换一个地方……

    咦,这里有一颗,咦,那里也有一颗……

    好多人摆着摆着忽然一回头,咦,自己刚才摆的灵石呢?!

    现在是特么本来灵石就莫名其妙被偷了六成,结果现在还有人趁乱捡灵石……

    “来自浅野胜人的负面情绪值,+199……”

    “来自……”

    吕树正捡的开心呢,忽然听到一名高岛平津的亲卫吼道:“注意身边的人,有人在偷灵石,发现者速度举报!”

    吕树有点意犹未尽呢,这么搞自己就捡不成了啊……他有点心疼,要知道这可是数万颗灵石啊!

    亲卫们一边监督摆灵石一边搜身,看看到底是谁捡了灵石,结果到了吕树这边的时候兜比脸都干净,手上只有刚刚发给他的五颗,吕树一脸热血:“玉碎!”

    这一嗓门给亲卫吓的手一哆嗦:“好好摆灵石!”

    吕树一边墨迹着摆灵石一边思考自己该怎么破坏这个献祭仪式,首先他自己就是被献祭的对象首当其冲啊,就算他能逃掉,可若是高岛平津顺利的晋升到了A级,那外面的卡洛儿不就有危险了?

    若是寻常其他散修吕树也就不管死活了,然而这场所谓的北欧神族与神集的战争,似乎正是因他而起。

    若让他看着卡洛儿因他而死,吕树真的做不到。

    对方以赤诚之心待他,他当以赤诚之心回之,这便是吕树做人的道理啊。

    而且找机会还得告诉对方自己并没有死,之前感谢的支票酬金神马的,寄出去了自己还是能收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