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籁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都市澳门银河娱乐登录网址 > 大王饶命 > 530、又见刘里!(第三更)
    刘修这样的人,他存在的意义便像是黑暗里的灯塔,我们行走在黑暗里,身边冷漠又冰凉,不需要谁来告诉我们前面还有多少欺骗、谎言、丑陋,而是需要有人来告诉我们,其实我们还可以成为另一种更美好绚烂的模样。

    吕树站在人群后排默默的看着,郝志超告知吕树,刘修最后溘然长逝的模样会被制作成铜雕塑伫立在灵境胡同里面,基座上则镌刻着刘修的生平。

    天罗地网不介意让谁知道高岛平津就是他们所杀,基座上写的清清楚楚,刘修协助同袍斩杀高岛平津过程中战死,力崩而卒。

    然而大家却始终无法得知那基座上所谓的“同袍”到底是谁。

    吕树牵着吕小鱼去给刘修送行,只见吕小鱼认认真真的来到刘修灵棺旁鞠了一躬,低声道:“谢谢你救了吕树。”

    有些可惜,她并没有在灵棺里感受到刘修的魂魄,这也是吕树带她来的目的,吕树曾猜测若是七剑集齐,那有没有可能自己将拥有再生他人魂魄的能力?

    这一切都是猜测,但留一点念想总比完全不去努力强。

    吕小鱼对吕树摇摇头,吕树神情暗淡了一下,这样也好,万一没法重塑魂魄的话刘修不就魂飞魄散了吗,在研究清楚之前还是不要冒那个险了。

    不少人看到了吕树,好多人震惊欣喜的过来跟吕树打招呼,刚刚走了一位战友,竟然又回来一位战友。

    事实上大家在葬礼上悲恸归悲恸,可都不是什么脆弱的人,肩上抗好刘修的使命继续前进就好了,从悲痛里面走出来,大步继续前行,大丈夫不过如此。

    吕树简短的解释自己其实是配合去骗取深海白沙来着,别的并没有多说,原本吕树还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假死骗酬金这种事……

    可让吕树没想到的是,这群货竟然一直叫好:“骗的好,就该这么干,又拿东西又报仇,解气,最关键的是你没事就好!”

    吕树无语了半天,果然都是聂廷带出来的好兵……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竟然在刘修的葬礼上看到了刘里!

    吕树愣了好半晌,他拉着幽明羽指了指刘里:“他怎么来了?”

    幽明羽好奇:“你认识他?”

    “这不废话吗,他是我道元班的同学!”吕树没好气的说道。

    “奥,他是刘修的堂弟,聂天罗让通知他过来参加追悼会的,”幽明羽解释道:“他好像小时候跟堂哥关系很好,刘修离开的时候他五六岁,据说那时候刘修天天让他骑在脖子上出去玩呢。刘修是刘里从小就崇拜的榜样,而后去到岛国当卧底,更加让刘里感到为国家为民族的自豪。当然,他只知道自己堂哥在为国家做事,不知道堂哥到底去了哪里。”

    吕树震惊了,刘修和刘里竟然也能扯上关系吗,简直没有一点点防备啊!

    他想到自己以前那么气刘里,简直太不应该了,吕树感到非常的愧疚!

    “小鱼你稍等我一下,”吕树说完就朝刘里走过去,结果刘里抬头看到吕树朝他走来也很震惊!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999!”

    “你……你竟然没死!”刘里像是见了鬼一样。

    吕树有点尴尬,说实话他现在真的不想赚刘里的负面情绪值,然而自己以前好像做的太过分了吧,吕树只能安慰自己对方以为自己死了结果又看到活人,有这个负面情绪值也很正常嘛……

    他激动之下过来想找刘里说话,结果到面前了吕树却不知道该说啥,气氛一时间就这么诡异了起来,吕树想了半天:“以前的事情真的很对不起,我们以后就是战友,是同学,一定要相亲相爱……”

    刘里看着吕树一脸诚恳的样子都特么懵逼了!

    “来自刘里的负面情绪值,+999!”

    吕树死的时候刘里满心在想自己一定要好好修行帮吕树报仇,虽然他们之前有过恩怨,但刘里也承认吕树其实不坏啊。

    然而现在他又见到吕树的那一刻,吕树的样子真的吓着刘里了,这是干嘛啊,怎么一副痛改前非的样子,大哥你正常一点……

    幽明羽、郝志超在旁边也是一脸懵逼,这贱圣改性子了吗?!没错,现在京都这边的天罗地网战友们都管吕树叫贱圣,当初大家都被贱的一脸血。

    刘里憋了半天忽然问道:“既然你没死……为什么不参加洛神学院的招生考试?现在已经结束了。”

    吕树这会儿还兀自的说着:“……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有人欺负你了你就跟我说,你要缺钱花了……钱就算了,你也不缺钱……你等会儿,你刚才说啥?!”

    自己竟然错过了洛神修行学院的招生考试?!自己果然还是被坑了吗?!

    吕树的脸当时就黑了,他直接转身朝钟玉堂走去:“我应该是可以参加洛神修行学院补考的吧?!”

    钟玉堂忽然朝幽明羽招手:“幽明羽,我找你有点事情要说!”

    结果钟玉堂刚准备迈步离开,直接就被吕树揪回来了,就吕树那手劲,要不是钟玉堂及时止住身形,衣服都能给扯破了……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374……”

    “是这样的啊吕树,咱们洛神修行学院的事其实跟高考一样啊,都是统考,没有补考这一说……”钟玉堂笑着说道,只是笑容有点僵硬,他作为吕树替身行动的策划人当然知道吕树在神集干了什么。那特么A级伪境都死了,他钟玉堂现在能是这货的对手?!

    然而没办法啊,他这段时间都挡了多少权贵了,这事行不通的好吧,不能开走后门的先例啊!

    更何况,走后门这种事情他钟玉堂说了真不算,钟玉堂想了想说道:“小树啊,其实这事很好解决,你去跟聂天罗或者石天罗说一声就完事了啊,找我没用的……”

    吕树:“呵呵。”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666!”

    “你先松开我……”

    “呵呵。”

    “你松不松……”

    “呵呵。”

    “来自钟玉堂的负面情绪值,+999!”

    ……

    我知道这两天的更新时间有点扯,然而今天临时赶飞机去外地,我怕白天没时间码字了,连夜码出来三章,码完不发又手痒……

    就这样吧,赶飞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