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树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自从大棚草莓的事件过去之后,村里大部分的村民见到吕树和吕小鱼都选择了低头避让。

    俗话说人善被人欺,可吕树从来都没觉得自己是个良善之人,成为村霸这种事情虽然传出去不好听,毕竟这种名字老是跟欺负人、霸占俏寡妇联系在一起,但吕树不介意。

    说到底,他需要的就是没人敢再来偷他家的韭菜而已。

    早上吃完饭吕小鱼背着小书包就上学去了,临走前她忽然问道:“吕树,你怎么不去上学呢?”

    吕树噎了半天这特么真是风水轮流转,以前是他催吕小鱼,现在变成吕小鱼催自己了……

    “我……我这不是还有正事要干呢吗?”吕树挥挥手:“赶紧上学去吧。”

    他为什么现在有点排斥上课?!

    还不是因为自己现在跟吕小鱼是同班同学了,吕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啊!

    以前倒是忽略了这个问题,心里想着吕小鱼只要愿意学习愿意上学就是好事,结果呢,现在比自己小了6岁的妹妹跟自己是同班同学,这在一个班里别扭不别扭?!

    妹妹11岁上高三,考上了修行学院,他呢,他自己17岁上高三,想要考修行学院还得留一级……

    吕树受不了这委屈……

    按照钟玉堂所说,这次修行学院的招生比例还是很高的,整个洛城道元班加上天罗地网人员也就总共三百多人被编入了治安序列,也就是说通过率在百分之七十左右。

    吕树一大早来到来到北邙山基地上面,事实上洛城修行学院的校址和天罗地网的洛城总部都是在一起的,也就是说吕树以后要在这里上班,而他的同学们要在这里上学……

    想到这里吕树就气不打一处来!

    他来北邙基地之前就给西吠打过电话了,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西吠带着二十多个人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鼓掌开玩笑说道:“欢迎民族英雄吕树莅临指导工作……”

    不过大家的热情也不是假的,虽然杀死高岛平津的事情还没多少人知道处于绝密阶段,但就算没有高岛平津的这个功勋,吕树在象岛遗迹里面杀死野际雄信的事情也已经让天罗地网内部的成员们感到莫名震撼了。

    所以大家出来迎接,也是想看看那个能杀死B级强者的少年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很多人是没见过吕树的,毕竟天罗地网前一段统考之后调令频出,很多天罗地网成员也是刚到洛城任职,所以有些人脑中脑补出来的吕树的形象应该像是李一笑李天罗那种身材壮硕孔武有力的模样。

    结果今天一见就大吃一惊,这也忒清秀了一点吧,根本就不像是个高手啊,跟普通高中生好像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吕树已经无语了,一大早的你们都这么闲吗?他清了清嗓子:“既然大家这么热情那我就讲三点,每三点里有十个小点……”

    “来自西吠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等会儿等会儿,不用讲话的其实……”西吠赶紧拦着吕树,他知道就吕树那尿性,没人拦着他搞不好真给你从早上恶心到晚上。

    吕树把西吠拉到一边去:“赶紧给我办好手续,话说我是不是不用去上课了,呆在基地里就行?”

    西吠摇摇头:“你不用待在基地里,有情况我们会迅速通知所有治安序列的成员赶到现场。”

    “奥……”吕树有点惆怅,还是得去上课啊。

    说实话西吠也不想让吕树待在基地了,不然他们一群人和疑似B级的大佬在一起压力山大好吗。

    “所有道元班的成员在下周开始都必须去接受集训……”西吠说道:“毕竟天罗地网的正编成员都是经过新兵连集训的,倒不是为了增加什么技能,主要还是这个过程很重要,这个集训时间大概三个月左右……”

    “我不去,”还没等西吠说完呢吕树就一口拒绝了:“我集训过了。”

    当初甲级资质的所有天才集训时他就参加过,这跟愿不愿意吃苦没啥关系,该吃的苦也都吃过了,而且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西吠这就有点蛋疼了,跟隐藏大佬说话就是憋屈,吕树说不去,他能说什么?这事恐怕钟玉堂都不愿意跟吕树去纠结,得聂天罗亲自来说才行了……

    然而西吠恐怕想不到,聂天罗现在也在躲着吕树……

    现在的情况就很有意思了,大家心中各有自己的计较,吕树莫名其妙的就成了一个自生自灭的三不管选手。

    吕树慢悠悠的磨蹭回去,好不容易磨蹭到下午才终于下定决心还是回去上课吧。

    就像他跟吕小鱼说的那样,学习不是为了别人也不是为了一纸文凭,更多的还是培养思维习惯。有时候接受过澳门银河娱乐官网教育和没接受过澳门银河娱乐官网教育的人,思维模式相差还是很大的。

    与上次返校打爆人家的篮球不一样,这次吕树异常的低调,生怕别人发现自己。

    默默的走进校园,学校里的一切场景都让他倍感怀念,不得不说之前在岛国高校里度过的那段时光还挺有意思的,学生时代所有的意义与回忆好像都只是虚度时光的片段里每个人所拥有的那些笑声。

    吕树低调的跟石青岩办了销假的手续,当他从教研室出来的时候,里面的所有老师都还处于懵逼状态。

    “刚才来办销假的那个……是那个民族英雄吕小树?!他不是牺牲了吗?”曾经监考吕小鱼语文科目的老师路红惊诧问道,事后她还跟吕小鱼道歉来着!

    石青岩面色复杂:“确实是他,看来他没有死……”

    这就是道元班所在学校里老师们的蛋疼之处了,自己手底下的学生一个个光怪陆离,学生之间打架嘴里喷火就问你怕不怕?有学生晋升C级以后上课歪歪晃晃的玩飞剑你怕不怕?

    而吕树就更玄幻了,这特么都官方公告已经死亡的人了结果现在又起死回生,咋的,同学你现在是鬼修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