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云楚说道:“我们带来的法器非同一般,而且对于你和李天罗我们都是很有诚意的。”

    “诚意不诚意什么的,我觉得要真的看到才算数,”吕树笑眯眯的说道:“洛神修行学院将成,而且这次交易的造势本身就吸纳了太多散修过来,说句不夸张的话,现在洛城的黑市流水恐怕当属全国第一,这可不是一笔小生意。”

    “但二位也要明白,”李云楚平静道:“如果我们各个家族想要硬争的话,恐怕你们二位的财力……”

    吕树一听,这咋还准备反击呢,他笑道:“我觉得其他家族应该会有其他想法,我跟您确认一下,您是打算跟我们争一下吗?”

    李云楚:“……不是,你误会了。”

    “来自李云楚的负面情绪值,+299!”

    这时候李云楚忽然意识到吕树和李一笑把各个家族完全分裂开来的厉害之处,因为他们之间没法沟通,那么也就完全无法达成一致的意见。

    人心隔肚皮,就在这种竞争下各大家族竟然成了弱势的一方。

    吕树有后路,因为他后面还有很多家可以谈,但是李云楚却没有后路。

    吕树坐在李云楚的对面仔细想了想说道:“灵石价格是次要的,我们这次谈判主要是想看看各位带了什么法器和修行资源过来,毕竟灵石就那个价格,我们卖了各位也不亏,但我们平白让出这个黑市,我们却很亏。所以我们的条件是,交易灵石的同时,各位要搭一件法器。”

    “等等,你说搭一件法器?也就是白送?”李云楚皱起眉头来:“法器的价格可不便宜!”

    吕树笑道:“黑暗王国上面法器的价格有高有低,但均价也就在亿元左右,一个法器换一个黑市,难道不划算吗?”

    李云楚发现吕树直接略过了灵石这个条件,虽然看起来是等价交换,他们掏钱买灵石,而法器是用来交换黑市的,很划算不是吗?

    但问题在于,他们买灵石的价格必然是高出市场价的!

    吕树说道:“还是先看看你们手里的法器吧,不知道会不会比其他几家强一些?这也是我们选择买家的重要因素之一。”

    到了这个时候吕树已经图穷匕见了,他本来打的主意就是获得法器,这一次,法器才是他的主要目的。

    然而恐怕家族子弟们都没想到吕树竟然会这么贪,把各家族隔离开来然后占据谈判的主动权,现在他们是走也不行,不走也不行。

    李云楚沉思中认为现在最关键的一点在于吕树并非是狮子大开口,这个条件家族子弟们仔细思考一下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所以,对方从一开始他就是打算白拿的?

    到现在为止李云楚连吕树的身份都不知道,他有些惊异,为什么这场交易的主导者不是李一笑而是面前的这个少年。而李一笑,则更像是一个打手的角色在外面看着各个家族不能随意动弹。

    这少年到底何方神圣啊?是李一笑找的谈判专家?也不像,虽然对方行事缜密,可是语言逻辑跟谈判专家比还是差远了。

    李云楚他给身边的堂弟使了个眼色,只见李云穆从兜里拿出一枚紫色的玉佩,李云楚说道:“这枚玉佩是我家祖上在万历年间偶然淘得,佩戴在身上有凝神功效,还可活血保颜,延缓衰老,修行途中可保不走火入魔。”

    吕树接过来揣进兜里:“还有吗?”

    李云楚:“???”

    这就揣兜里了?交易达成了吗你就揣兜里了?而且……兄弟你还想要几个?

    “李云楚的负面情绪值,+666!”

    吕树说道:“你们该不会以为这么一枚玉佩就够了吧?这种东西说起来能保修行者不走火入魔,但功效嘛也就一般,你们是觉得我不懂行?”

    其实市场上这方面的玉佩还是很贵的,倒不是修行者需要,而是那些位年轻女性需要,曾有一位明星出价1.2亿购买,这种东西可比打针整容划算多了,这是真正的健康和驻颜有术!

    不过这玩意对吕树来说没什么用啊,而李家也很清楚,他们拿出来的这个东西只能换金钱,没法换等额的法器,因为女修行者们本身不需要这个东西,而男性修行者则更在乎纯粹的实力,其实是个很鸡肋的东西,只是在普通人的世界里非常畅销罢了,对修行者用处不大。

    虽然李云楚他们处于劣势,但也不是任人拿捏的:“如果你觉得这件不行,那就算了。”

    吕树有点意犹未尽,他又跟李云楚僵持了好半天终于发现,这些家族在法器这方面的态度还是非常强硬的,毕竟家族子弟们也不傻,法器虽然有价,但却往往无市。

    谁也不会随便把赖以立足的东西给卖出去,不是吗?

    吕树乐呵呵笑道:“这枚玉佩先放在我这里保管吧,你们应该不会担心我跑了吧?”

    李云楚洒然一笑:“我们这点魄力和气度还是有的。”

    话是这么说,但李云楚还是有点担心的,毕竟他也不知道对面这个选手到底是谁啊……

    “法器我很满意,那咱们来谈谈灵石的价格,”吕树笑着说道。

    李云穆翻了个白眼,刚才明明还一副看不上眼的样子好吗?

    李云楚问道:“不知道你们的价格是?”

    “这个肯定不是由我们来开价了,”吕树镇定的坐在椅子上:“想必各位也有心理准备,价高者得。”

    李云楚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他最怕的就是吕树拿了他的价格去跟其他几家要价,到时候他们李家还玩个屁?

    李云楚的手掌在扶手上不自觉的拍打起来,这是他思索时的标志,现在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

    他想了想,决定要先出个高价把水搅浑再说:“为了让你们看到我们李家的诚意,灵石的价格,我们愿意出40万一枚!”李云楚笃定说道。

    “成交,”吕树说道。

    李云楚:“???”

    “来自李云楚的负面情绪值,+999!”